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愛成災恨纏綿
愛成災恨纏綿 連載中

愛成災恨纏綿

來源:google 作者:顧非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月 現代言情 顧非墨

「不值得,但也不後悔」林月坐上副駕駛,表情十分平淡,心裏卻總有感慨她向來敢愛敢恨,就這樣堅持了三年,本以為遲早會打動他的心,卻不料他根本不會為自己所動霍征一邊發動車輛一邊看她,「打算怎麼辦?我先送你回海城?」展開

《愛成災恨纏綿》章節試讀:

顧非墨這才知道,沈清然竟然背着他以他女朋友的身份用了顧家的勢力。
他聽得擰眉,顧非墨多麼高傲的人,從來不屑於使這種下三濫的手段,立刻打電話斥責了沈清然一頓。
接着,看着薇薇安發來的短訊,向來對任何事都遊刃有餘的顧律,第一次覺得在女人面前丟了臉。
許久,他還是發了道歉短訊。
【抱歉,非我本意,所以謠言我會為你澄清。】那廂薇薇安冷淡的很,許久才回了一個「嗯」。
第一次在女人這兒收到這種冷遇,顧非墨對她倒是越來越好奇。
另一邊,沈清然被顧非墨斥責幾句,而且這次事後他還沒有哄她,沈清然心裏更加生氣,又把錯都怪到薇薇安身上。
她第二天去了一趟曦光律所,打算看看這個女人是何方神聖。
結果還在門外,就看到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
沈清然站在律所不遠處,看着林月竟然走進了律所,她愣在了原地。
但她根本沒往林月是律師身上想。
畢竟在所有人眼裡,林月都只是一個沒有文化窮人出身的孤兒,跟律師這種精英職業不沾邊。
她下意識便想,這個女人一定是貪心不足想要打離婚官司,分顧非墨的財產!
沈清然冷冷的看着她的背影,鄉巴佬,你休想!
她轉身就往星海走去。
辦公室里,聽完沈清然說的話,顧非墨果然放下了手上的工作。
「非墨,我今天在律所看到林月了,她是不是覺得當初離婚分得少了,所以找律師諮詢,想分顧家的財產?
你可千萬要小心。」
顧非墨眯了眯眼,並不太信。
結婚前,他和林月簽過婚前協議,寫明了除非他主動贈予,否則顧家的財產她一分也拿不到,林月就算要打官司,也是做無用功罷了。
他沒太當真,不過等沈清然離開後,想到林月出現在律所,還是覺得可疑。
但這件事並沒有費他多少心神,很快,助理走進辦公室,彙報了另外的事。
「顧總,盛世集團最近在找律師代理。」
盛世集團是京北數一數二的企業,這樣的合作星海當然志在必得。
不過,林月那邊,亦是盯上了這塊肥肉。
「阿月,你確定要去爭取跟盛世的合作?」
別墅里,霍征問她。
林月靜靜地點頭:「盛世是一個巨大的平台,這麼好的賺錢機會,我為什麼要讓?」
霍征一笑:「但是顯而易見,星海肯定也對他們志在必得,你就不怕和他碰上?」
林月並不在意,從決定留在京北做律師的那一天,她就做好了面對顧非墨的準備。
「那又怎麼樣?」
「星海在京北根深蒂固,你有把握搶得過他嗎?」
就事論事,如果光看實力,就算盛世集團選擇了星海,也沒什麼好意外的。
林月當然知道這一點,她自信的一笑:「山人自有妙計。」
「阿征,下周盛世集團總裁丁俊會舉辦一場慈善晚會,你弄兩張邀請函來。」
霍征看着她,似乎明白了她想做什麼。
他勾唇一笑:「看來下周有好戲看了?」
一周後,慈善晚會在北島酒店舉辦。
林月提早了一個多小時跟霍征一起來到酒店。
「阿月,你也太早了,丁俊都還沒來你就來了。」
「誰說他沒來。」
林月下巴一抬,就看到丁俊站在大廳里,正在巡查現場。
「這位丁總裁是個實幹派,做什麼事都喜歡安排好一切,這麼重要的晚會,他當然會來的很早。」
她一副早就打聽清楚的語氣,讓霍征有些意外。
林月又道:「顧非墨也有提前到的習慣,你的任務就是拖住他。」
說完,林月扯出一抹笑容,徑直向丁俊走去。
「丁總,您好,我是曦光律所的薇薇安。」
丁俊三十齣頭,身高頎長,也一直是京北有名的青年才俊,第一眼看到穿着紅裙的林月,眼中便流露出驚艷。
「薇薇安律師?
久仰。」
兩人握了手,林月開門見山:「實不相瞞,我想跟您談談合作的事。」
丁俊早已猜到,微微一笑,第一眼的驚艷已經收起,只剩公事公辦的語氣:「星海的顧總也約了我今天聊聊,很遺憾……」林月微笑着,不急不忙的開口:「丁總,據我所知,顧非墨背後的顧家,跟盛世集團的競爭對手sj集團一直過從甚密,顧非墨作為顧家的繼承人,如果與他合作,您真的能做到毫無芥蒂嗎?」
果然,一句話,丁俊便變了臉色。
林月立刻道:「丁總,樓上聊聊,如何?」
丁俊盯着她看了許久,最終點了點頭。
半小時後,兩人才從樓上的私人雅間出來。
林月笑着伸出手:「合作愉快。」
丁俊也不得不佩服這個女人的口才,竟然能在短短半小時內就將他說服。
他伸出手:「但願你不會讓我失望。」
慈善晚會已經開始,丁俊率先下去,林月站在樓上望向樓下,一眼便看到了人群中十分顯眼的顧非墨。
她淡淡一笑,從另一個方向的樓梯離開。
樓下,顧非墨換了鞋後走出來,臉色十分難看,助理在他身後看着臉色,更是大氣都不敢喘。
老闆一進來就被人潑了一腳紅酒,真是出師不利。
「顧總,那雙被不小心澆濕的鞋,您……」顧非墨聲音沉沉:「扔了。」
他說完,便看到丁俊已經出來,挽了挽西裝袖扣走過去。
「丁總。」
丁俊向來是個八面玲瓏的人,即便已經提前答應了林月,此刻仍然笑得十分客氣:「非墨啊,你來了,現在有些忙,等我致完詞再來找你。」
說完,轉身就走。
顧非墨何等聰明,一看到丁俊態度有變,就猜出在他來之前可能發生了意外,立刻眸光沉沉的讓助理去打探。
不出五分鐘,助理便悄悄在他耳畔道:「顧總,我問了丁俊身邊的特助,他說盛世已經選擇跟曦光簽約了。」
顧非墨忍不住一頓,這個薇薇安,竟然能搶先他一步?
他眯了眯眼,表情有些不虞。
這時,現場的燈暗下來,只留一束在舞台上,丁俊作為主辦者上台致辭。
致完詞後,要由他來跳開場舞。
而丁俊剛才在樓上,便已經邀請林月作為舞伴。
此刻,林月一席性感紅裙,襯得身材凹凸有致,臉上帶着白色羽毛面具,與他一同走上了台。
紅裙艷麗,墨發如雲,她的舞姿也飄逸優美,性感而不艷情。
一下子便奪下了所有人的矚目,甚至包括顧非墨。

《愛成災恨纏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