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歷史軍事›財閥前妻你高攀不起
財閥前妻你高攀不起 連載中

財閥前妻你高攀不起

來源:外網 作者:唐俏兒沈驚覺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唐俏兒沈驚覺

唐俏兒隱姓埋名嫁給沈驚覺三年,本以為一腔熱血能捂熱他鐵石心腸。沒想到三年期滿男人送她一紙離婚協議。她心灰意冷,毅然離婚,搖身一變成了富可敵國的唐氏千金!從此千億財閥是她、妙手仁醫是她、頂級黑客是她、擊劍冠軍也是她!拍賣會上她一擲千金打臉白蓮小三,商場上她雷厲風行奪走前夫業務。沈驚覺:「唐俏兒!你做事非得這麼絕嗎?」唐俏兒冷冷勾唇:「我如今對你的,不過你當年對我的萬分之一!」展開

《財閥前妻你高攀不起》章節試讀:

五日後,沈驚覺開完早會把秘書韓羨叫到辦公室。

「白小小的事,你查得如何了。」

男人面對落地窗望着盛京豪景,高岸挺拔的身材投射出一片極具壓迫感的剪影。

「抱、抱歉沈總,沒有任何進展。」

韓羨緊張地揩汗,「而且那晚離開後,少夫人並沒回之前工作的療養院,我還親自跑到夫人老家雲城查過,上面地址是假的,那裡根本沒有一戶姓白的人家。」

「地址是假的?」沈驚覺猝然回身,目光暗沉壓人。

「是的,我去當地派出所查過,也是查無此人。」韓羨到底叫了唐俏兒三年的少夫人,一時真改不了口。

沈驚覺腦中嗡地一聲,他這是娶了個什麼?女特務嗎!

「她那晚跟唐樾走了,查唐樾也沒線索?」

「實不相瞞啊沈總,要唐總真想金窩藏嬌那估計咱們真是查不出什麼……」

「金屋藏嬌」四個字令沈驚覺俊眉狠狠一跳,漆黑的眸湧起躁火。

「唐樾這個人,看着人品端方,怎麼能幹出挖牆腳的下作手段?」

「額……也不算挖牆腳吧,這按理說應該叫接盤……」

沈驚覺一記凌厲的眼風飛過去,韓羨驚得一口氣沒喘勻,咳嗽了一聲。

那晚唐樾衛護着白小小的畫面歷歷在目,男人眼裡的情意深切何其濃烈。

沈驚覺不知怎麼,心口悶悶然。

他那木訥的妻子,魅力怎麼大到,連唐樾那豪門圈出了名的無情無欲「菠蘿頭」都成了她的護花使者,裙下之臣?

――「驚覺,可不可以……不離婚?」

――「因為……我愛你!」

「騙子!」沈驚覺眯了眯眸,渾身散發凜冽寒意。

越想越氣,越氣越想!

這時,手機在桌上發出震動。

沈驚覺收起思緒,見是金恩柔打來的,忙接起。

「柔兒,怎麼了?」

「驚覺哥哥,我在沈氏集團的大堂,你來接我一下好不好?我給你帶了我親手做的點心,想第一時間給你嘗嘗。」

金恩柔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又膩又蜜,聽得一旁的韓羨骨頭都麻了。

「你現在,在集團樓下?」沈驚覺眉宇鎖緊。

「是呀驚覺哥哥,怎麼了?你不想見柔兒嗎?」金恩柔嬌滴滴地問。

「沒有,我讓韓羨接你上來。」

掛斷電話,沈驚覺的神色沉鬱了幾分。

他現在和白小小手續還沒走完,且仍然沒公開官宣離婚的消息。這時候金恩柔堂而皇之來集團找他,會惹出不少是非。

他倒不怕什麼,主要是……

這時,手機又震了。

沈驚覺垂目看着屏幕,驀地心尖一緊。

「爺爺。」

「豬油蒙心的混賬羔子!我跟你說過什麼你全當耳旁風?!」

沈老爺子沈南淮發出中氣十足的怒斥,「我告訴過你既然你娶了小小就不許再和金家女有任何往來!

你不但言而無信還把她弄到集團里來了,你自輕自賤不要緊,你讓小小的臉往哪兒放?!給我滾過來!」

……

會客室中,氣壓底得窒息。

沈南淮拄着拐杖在貼身秘書和沈光景的攙扶下坐穩,臉色黑如墨汁。

沈驚覺挺着筆直的腰桿站在長輩面前,金恩柔被攔在門外,用老爺子的話說,這種下堂妾一樣的女人,不配見他的尊容。

「說!那個女人到底怎麼回事兒?!」沈南淮重重將拐杖杵地。

「爸,您先消消氣……」沈光景忙拍撫着老爺子的脊背,恨鐵不成鋼地瞪視着沈驚覺。

「爺爺,三年期已滿。」

沈驚覺嗓音沙啞,逐字逐句地說,「您答應過我,只娶白小小三年,三年期滿,是繼續是離婚,隨我心意。」

沈南淮臉色一白,如遭雷劈。

三年來,在白小小那乖孩子的陪伴下,他每天過得都開開心心的,一千多個日子彈指之間,他都沒意識到期限已經到了!

「現在,我選擇結束這段婚姻,和我真正愛的人在一起,您不該有任何異議。白小小也已簽了離婚協議,擇日會和我去補辦手續。」沈驚覺輕啟薄唇,淡漠無情。

「什麼?!已經離了?!」沈淮南勃然震怒,起身時眼前一黑,差點兒摔倒。

沈驚覺箭步衝上去攙扶爺爺,卻被老爺子憤恨地推搡開。

「爸!還沒領離婚證呢,只是簽了協議而已,您有中風千萬不能激動啊!」沈光景生怕老爺子痼疾複發,忙不迭寬慰。

「作孽啊!作孽啊!我兒媳婦不滿意,為什麼我孫媳婦也不能找個可心的為什麼啊?!」

沈驚覺僵在原地手不知該伸該放,沈光景也跟着躺槍。

「我要小小!你去把我的小小找回來!離了小小我寢不安枕食難下咽,我誰也不要,就要小小做我們沈家的孫媳婦!」沈南淮越老越像個孩子,竟然撒起了潑。

「驚覺,還不快給小小打電話帶她來見爺爺!」沈光景急聲催促。

「爺爺,您這樣,毫無意義。即便現在我叫她回來陪您,我和她的婚姻也走到了盡頭,沒有繼續的可能了。」

沈驚覺想着長痛不如短痛,與其拖拖拉拉不如直接乾脆點斷了念想,時間長了也就淡了。

「啊啊啊!」沈淮南全身哆嗦了起來,直挺挺地向後仰去。

這一下子,可把沈氏父子嚇到了,又是打電話叫醫生又是找葯一時間人仰馬翻。

沈驚覺無法,只能咬牙打給了白小小。

結果。

「您撥打的電話號碼是空號。」

白小小不但人失蹤了,連電話號碼也註銷了?!

「可惡!」沈驚覺氣得眼眶飈紅,狠狠攥拳。

*

彼端,KSWORLD酒店大門前。

眾高層已等候在外恭迎空降的大領導了。

「聽說今天來的這位總經理,是個年輕的女人!」

「嗤,我就不信了,之前來了四個男經理都沒翻盤,調走的調走辭職的辭職,這個女娃來了就能扭轉乾坤?開玩笑!」

「聽說是唐董的親閨女……」

「唐董三妻四妾的,估計這是個不受寵的私生女吧?真是寶貝女兒怎麼會派來收拾這爛攤子?」

眾人發出竊笑。

「來了!新老大來了!」

一輛頂級勞斯萊斯穩穩停在大門前,後面還尾隨了數輛頂配邁巴赫,排面相當壯觀。

所有人看到車牌9999,霎時鴉雀無聲,屏氣凝神。

車門打開,先映入眼帘的是黑面紅底,盛氣凌人的超高跟。

下一秒,身段曼妙,烏髮如瀑,容色明艷不可方物的絕色美女從車上款款走下,眉目銳利如同秋風掃落葉氣勢洶洶,令人不敢逼視。

「好啊諸位。」

唐俏兒微啟紅潤嬌唇,笑靨美得驚人,「我就是你們的新總經理,不過我不是私生女,讓你們失望了。」

音落,剛才說嘴的幾個人嚇得冷汗如雨。

幾分鐘前,車上。

唐俏兒端起筆記本電腦,直接把酒店門口的兩個監控給黑了。

《財閥前妻你高攀不起》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