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殘疾老公又寵又撩
殘疾老公又寵又撩 連載中

殘疾老公又寵又撩

來源:外網 作者:周霆鈞沈優優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周霆鈞沈優優 都市言情

父親公司瀕臨倒閉,後媽設計她替妹妹嫁給周家殘廢的私生子周霆鈞? 沈優優識破奸計倉皇逃跑,卻意外與陌生男人一夜纏綿。 本以為不過是曇花一現的艷遇,卻不想男人卻口口聲聲要娶她? 外婆病重,她求助無門再遭算計,一夜醒來,終是成了周家的小媳婦。 誰料那艷遇對象再次纏上來,人前處處替她撐腰,人後逮到機會就欺負她。 直到一場家宴,她和他才突然得知,真相竟是...... 「老婆,我錯了。」男人低聲求饒。 沈優優不屑冷哼,「不好意思,我丈夫另有其人。」展開

《殘疾老公又寵又撩》章節試讀:

徐曉說這不是一張簡單的名片,而是權貴人家的私人名片,是出自M國著名設計家迪亞比之手,說罷又拿出手機百度出了幾張圖片。
「你自己看,這模板是不是一樣。」
沈優優似信非信,之前因為心裏煩躁,她也沒好好打量過這張名片,這會再細細地端詳,只覺得這張名片確實做得特別的榮貴高雅。
底色是黑色,外邊框平整地鍍了一層邊,名字和號碼都是用鎏金撰寫的,楷體,字體沒加粗,但筆鋒有利,酋勁雄偉,不像機印而像手寫。
「是挺好看的,而且這名片好像比其他名片來的重。」
徐曉聞言立馬笑出了聲。
她接過名片,一手扯一邊對半撕開,「嘩啦」一下,名片夾層里的金片掉了出來。
沈優優目瞪口呆。
名片里還藏金子?
「沒見過吧。」
徐曉拿起金片放在牙上磕了磕,確認咬不動後立馬笑成了花。
「沈優優你真是走大運了,我告訴你,這個要和你結婚的男人不是權貴就是富商,少說資產也是上億那種。」
說罷又趕緊把桌上的避孕藥扔進了垃圾桶里。
「你這是幹嘛?」
沈優優又把它給撿了回來,徐曉見狀一臉的恨鐵不成剛。
「寶貝,你是不是傻,你都知道他非富即貴了還吃什麼避孕藥,母憑子貴你懂不懂?萬一他只是一時興起說要和你結婚,過兩天就又不想了,這個時候你如果懷孕了,他不娶也得娶。」
徐曉越說越激動,彷彿自己的好姐妹下一秒就要成為富家闊太太了。
她緊緊地拽着沈優優的手,逼着她發誓:「苟富貴勿相忘,你得保證以後有錢了,一定要養我,給我買包,買首飾,然後一年再送我十個美少年。」
話畢拿着桌上的雞尾酒就猛灌了起來。
當然她也沒放過沈優優,逼着她以茶代酒幹了十幾杯。
於是沒多久沈優優的肚子就絞痛了起來。
她腸胃不好。
完了,要上廁所了!
夾着大腿,沈優優快步走到衛生間門口,結果天意弄人,女廁所的大門上掛了一塊「檢修中」的牌子。
「這是怎麼回事,廁所不能用嗎?」正好有服務生經過,沈優優趕緊問了下。
「女廁所的下水道爆了,裏面正在搶修。」服務員顯得有些抱歉,「如果您要上廁所的話,可以先去外面的公共廁所,也不是很遠,出門左拐,走到底,七八百米的距離。」
七八百米?沈優優一臉絕望。
肚子的痛感越來越強烈,眼看要憋不住了,沈優優靈機一動,於是在服務生走了之後,立馬把女廁所門上的牌子摘下來掛到了男廁所的門上。
進去趕緊找了個蹲坑,關門,飛流直下abc 尺。
三五分鐘後沈優優終於結束戰鬥,拉好褲子準備出去,外面一陣潺潺水聲在安靜的洗手間顯得尤為清晰。
有人?
沈優優趕緊縮回腳然後把隔間的門打開一條縫,一番眺望這才望到一個人正背對着自己在小解。
她舒了口氣,看着距離自己只有兩米不到的大門算了算最多也就三秒就能衝出。
所以就算這個小解的男人回頭,看到的也不過是她如風一般的背影。
一切都是那麼完美!
沈優優踏出隔間剛想按照計劃飛奔出去,結果腳下一個趔趄,然後身子直直地朝着前方沖了出去。
「啊!」
沈優優整個人就這麼撞到了一堵「牆」上,而原本窸窸窣窣的水流聲也瞬間消失,就像突然被人關掉了水龍頭。
她沒有感到疼痛,於是帶着好奇去摸面前這堵「牆」,入手竟然有溫度。
沈優優詫異抬頭,直接就對上了一雙宛如深淵般深邃的眼眸。
「是你?」
沈優優驚呼出聲,她做夢都沒想到自己會在這裡遇到Halee,一瞬間竟然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
而男人似乎也不是很高興,一張原本就顯得不苟言笑的臉上此刻更像是被人潑了一層霜。
「沒想到沈醫生除了醉酒耍流氓、打人逃跑以外還有偷窺男廁所的愛好。」
「你胡說,我是因為女廁所壞了才進來的!」
沈優優趕緊直起身子然後做着解釋,目光卻不小心落在了對方褲鏈間的東西。
嗯,有點大。
她雙臉一紅,趕緊把腦袋裡冒出來的虎狼之詞搖掉,然後怒氣沖沖地對着對方大喊,「你是變態嘛,在女孩子面前脫褲子。」
「這裡是男廁所。」
話畢,默默地轉過頭,兩三秒後水流聲又響起,畢竟尿到一半是件很難受的事情。
完事後男人又趕緊拉好褲鏈子,再回頭,沈優優還站在那裡。
她的身體離他有些近,雖然是側着腦袋,但是光線還是把她的側臉照的一清二楚。
晶亮的瞳眸微睜,紅唇因為尷尬而輕輕抿着,即便是隔着一些距離,男人似乎都能聽到她的呼吸,微微着急帶着溫熱,像是柔軟的羽毛在他心頭輕輕地颳了兩下。
只一兩秒的出神,男人很快就恢復原樣。
再開口,聲音充滿了戲謔。
「如果沈醫生真的對我念念不忘,大可不必追到廁所堵我,乾脆直接答應了我,這樣你想看多少次,我都可以名正言順地給你看。」
「你流氓!」
「彼此彼此。」
「你……」
周遭的空氣瞬間冷凝了下來,一向內心桀驁的沈優優此刻有一種被人凌遲的感覺。
她很是生氣,像是為了證明什麼,於是咬着牙道:「你死了這條心吧,我沈優優是不會和你結婚的。」
「是嗎?」
「對!」
「那我就再想想辦法。」
………………
沈優優詞窮了。
於是一番對峙後她扭頭跑了。
而廁所里的這個男人沒多久也出來了。
「老闆,我剛剛看到沈醫生了。」
「嗯。」
「她……怎麼會在裏面。」
男人頓住腳步回頭看了男廁所門上的施工牌,心下瞭然於胸。「明天差人去趟醫院,給沈醫生去送束花。」
墨雨有些疑惑,壯着膽子問:「老闆,您不會真的想和她結婚吧。」
「為什麼不可以?」
「可大太太那裡……」
「我就是要趕在她前面,我如果結婚了,她也就沒有機會給我塞女人了。」
況且,這個沈優優還真的挺有趣的。
張牙舞爪的時候像個小貓,足夠撓人。

《殘疾老公又寵又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