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充錢後我帶着物資穿種田文
充錢後我帶着物資穿種田文 連載中

充錢後我帶着物資穿種田文

來源:google 作者:青糰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蘇家墨 蘇小七

現代農學博士穿進一本種田文里,成了惡毒女配蘇小七原主與人勾搭成奸,捂死婆母,毒啞小叔,拐賣小姑,陷害男主……無惡不作面對黑化還有讀心術的男主,換了芯子的蘇小七瑟瑟發抖,她該怎麼辦?幸好她有一手出神入化的醫術,還有空間在手,收拾完原主的爛攤子,蘇小七轉身瀟洒離開可她的烏鴉嘴屬性怎麼破,好的不靈,壞的靈只有男主鎮場才能轉好運蘇小七挨上去:那個,打個商量唄沈昀勾唇:你若留下,皆可商量!展開

《充錢後我帶着物資穿種田文》章節試讀:

第10章 威脅錢氏 錢氏歪着嘴斜睥了蘇小七一眼,見是「聲名在外」的銀賤之人。 錢氏的膽色一下子壯了,雙手插腰,粗大的手指一戳,差點挨到蘇小七臉上。 「不守婦道的銀婦,你敢朝着我罵……」 錢氏對着蘇小七就是一頓臭罵,罵的話難聽得不堪入耳。 蘇小七承受能力強,再加上事兒不是她做的,她心氣正。 不僅沒被錢氏罵服,反過來指責錢氏為人尖酸一門心思欺負出嫁守寡的小姑子。 背地裡刻薄自己的公公婆母…… 這話一出來,錢氏頓時炸了毛。 嚷嚷着要到里正那裡去告她,她一個沉了河的銀婦大搖大擺地出現在家裡就算了,居然還敢罵人。 蘇小七靈機一動揭起錢氏的短來。 錢氏這人毛病一大堆。 其中最大的毛病就是喜歡小偷小摸,走到哪裡都忍不住想要摸點東西回去。 前日偷了鄰居家一把野菜,昨日在里正家順了一個雞蛋…… 「你要是不想賠里正十隻雞的話最好趕緊走人,把嘴巴給我閉緊了。」蘇小七湊近了威脅道。 「你,你說啥子,我,我聽不懂。」錢氏心虛地眨着眼睛辯解。 蘇小七呵呵一笑:「聽不懂是嗎? 里正太太昨天罵街說要是讓她知道是誰偷拿了她的雞蛋還她十隻雞的話也是假的嗎?」 兩人鬧的動靜太大,把養傷的趙氏吵醒了。 得知此事後,她掙扎着起身讓沈小妹把家裡有的吃食分給錢氏一半。 「哼,一半,一半哪能夠,你屋頭多少人,我屋頭多少人。」 錢氏有了趙氏撐腰,腰桿一下子硬了。 看着在趙氏面前稱小媳婦樣的蘇小七臉上恨意昭著。 今天她不把她們家搬空了她就不姓錢。 「喂,你不要得寸進尺。」蘇小七磨着牙擼着衣袖警告。 那些大米可都是她弄來的。 「哼,我得寸進尺,今兒我把話撂這兒了。 要麼把你們家所有吃食都給我,要麼我就去里正家裡告訴他們你沒死,讓他們再把你沉一回河。 還有你們一家人也得滾出去,不要住我家的屋子。 好教村裡的人曉得你們一家子都是狼心狗肺的東西,慣會吃獨食。」 錢氏這個女人真是無恥到了極點。 蘇小七上前一步又要開懟。 卻被聞聲而來的沈昀攔住了,他朝她搖了搖頭,用眼神示意她不要招惹錢氏。 蘇小七不服氣,但拗不過沈昀,被他趕回了房間。 等她再出來的時候,才知道家裡只剩下了一半蒸好的米飯,和一小塊兔子肉。 其餘的大米和兔肉全都被貪心的錢氏搶走了。 憋屈地吃了,蘇小七卻生不出氣來。 因為沈昀和趙氏都只吃了一小口,便推說自己飽了,把吃的都勻給他們三個人了。 「你那麼厲害,為什麼怕他。」 夜裡沈家人都睡了,蘇小七不滿地跟着沈昀進了二蛋的屋子。 成親當天,原主蘇小七就把他趕出了新房,自己個兒獨霸着。 「她是長輩。」沈昀淡淡道,並沒有想要跟她細說的意思。 「那是什麼長輩,簡直就是一吸血蟲。」蘇小七氣呼呼。 那麼多大米她都拿了。 哼,原本她已經拿捏住了她,都怪這豬隊友,想想就生氣,氣得她睡不着。 沈昀悠悠道:「沒事就睡。」 藉著推她出門的瞬間,他聽到了她在心裏不停地罵他:「死沈昀,你不是很厲害嗎。 你不是一手遮天嗎,你不是……」 沈昀手一松離了她的肩膀,關上了門,便聽不到她的心裏話了。 聰明如他,早已經明白了這是怎麼回事。 他眯了眯眼睛,她說的那話是什麼意思,她似乎知道很多他們不知道的事情。 而且不知為何,別人的心裏話他統統聽不到。 只能聽到她的,實在教人費解。 蘇小七看着緊閉的房門,氣性還沒有下去。 只見沈小妹悄悄地上前來小聲道:「大嫂,你別擔心,大哥已經讓我跟里正說了。」 蘇小七挑眉問說什麼了。 「大哥讓我告訴里正說大舅母家有大米。」 蘇小七一怔,想到里正的為人,她展顏笑了。 沈昀啊沈昀,果真還是你會陰人。 於是一大早地,蘇小七就聽到了一聲尖利地叫聲: 「啊呀,莫得天理了,里正明搶了。」接着就是一聲撕心裂肺的哭嚎聲。 蘇小七聽出這是錢氏的叫聲,「撲哧」一聲笑了。 然後就聽到打探消息回來的沈小妹告訴她里正一大早跑到她大舅家分走了他們家一半的米和肉。 這就是惡人自有惡人磨。

《充錢後我帶着物資穿種田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