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農門之嬌悍嫂嫂不好惹
穿越農門之嬌悍嫂嫂不好惹 連載中

穿越農門之嬌悍嫂嫂不好惹

來源:google 作者:七日春信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二娃 古代言情 王氏

特種兵阮清歡意外穿越,沒有金手指就算了,人還倒霉,剛嫁人就死了丈夫,夫家還被抄了,只剩下她與小叔子兩個人,被貶到了窮鄉僻壤,一窮二白,吃了上頓沒下頓,相依為命只好硬着頭皮,依靠上輩子技能,賣草藥、賣涼茶,風風火火開店做生意,順便為那便宜老公查清真相,日子越過越好,阮清歡對這樣的退休生活很滿意,把再婚提上日程然後就發現——突然規矩的小叔子變了,以前只是經常用奇怪的眼神看她,現在居然光明正大拿着掃把,把提親的人趕跑了?!阮清歡大怒:你敗壞我姻緣宋鶴卿一把將人帶回屋子:拿我自己賠展開

《穿越農門之嬌悍嫂嫂不好惹》章節試讀:

第8章 他受傷 要是知道這條路會繞到村長家後山頭,她打死也不走這路。 面對尖酸刻薄的人,選擇不理會就好,但對方顯然不知道得饒人處且饒人咋寫。 王氏嘖嘖嘖的開口:「瞧瞧這人,還當自己千金大小姐啊?撿了一點點柴火掩蓋。」 清歡無語,這是路上碰見順手撿的,倒是沒想到變成了矯情。 「呀,好大一股屎味啊?是誰不知道刷牙漱口,滿嘴噴糞呢?」 王氏青筋暴起,擼起袖子準備大幹,這裡就她和清歡兩人,滿嘴噴糞的人是誰顯而易見。 「小兔崽子!看我撕爛你的嘴不?」 還沒有邁開腿,二娃快速跑出來把奶奶拉回去。 「奶,娘喊你吃飯了,不要在這裡站着了。」 清歡也沒有閑工夫和她計較,宋鶴卿應該從礦場回來了。 看這些天把人瘦得,全然沒有了翩翩公子的氣質了,中午又狼吞虎咽幾個蛋,工地了伙食可想而知。 王氏:「喂喂喂,別走啊,二娃別拉着奶,我還沒有干她呢!」 二娃使勁拉她,「奶,回家吧,別理會了。」 清歡越走越快,腦子裡就想着回去做飯,到了家就看見了炊煙裊裊。 清歡腦子一熱,警惕的趴在圍牆上,撿起木棍揮動幾下,嘴裏小聲嘟噥:「那個狗腿子,偷東西還要用我的灶台做飯,活得不耐煩了?」 出來的人她不認識,料定就是小偷。 「喂,放下我家糧食!」 木棍指着男人,兩身高差距太大,清歡仰着頭氣勢洶洶的瞪他。 李楊一愣,還是第一次見如此可愛嬌小的女娘,竟有些不知所措。 「清歡回來了?」 宋鶴卿虛弱的咳嗽幾聲,打破了外面的僵局。 清歡木棍指着他,慢慢的繞進了房子里,見着了虛弱的宋鶴卿,嘴唇發白,額頭纏着繃帶,一副病弱美人模樣。 「這是怎麼了?他們搶東西還打你了?」 里正也在屋子裡,他自覺拉開距離,咳嗽幾聲解釋:「聽說是磕到了。」 清歡眉目肅然,語氣中隱有嚴厲,「聽說?」 李監工已經站在門口,回答她的問題:「在礦場工作,難免會受傷,已經找大夫看過了,這算是工傷,礦場墊付。」 三男一女同在屋檐下,屬實不妥。 里正推着李楊出去,站在門口說:「既然宋娘子回來了,那我們就告辭了。」 李楊還想說什麼,卻被推着離開了。 要不是罪不及子女,李楊是沒有資格進入松山村的。 「我還有事……」 里正不理會,一個人推着大漢離開,「你沒有事了,有事明天說,回去了。」 清歡拴好門,才放心。 他像刺蝟死的縮成一團,肩膀微微顫抖着,偶爾還能傳來一聲聲的抽泣。 一個男孩子在自己的面前哭了,清歡心一顫。 過了一會兒,他小聲的說:「對不起,我不能幹活了,我賺不了錢了。」 某人嘴角一抽,傷到腦子裏面了? 夜幕降臨,房子里只有一根燃燒一半的蠟燭。 清歡把李楊做的食物簡單的加工,端過來喂他。 安慰道:「沒事,我可以賺錢,你好好養傷。」 他的鼻尖紅紅的,眼角帶着一抹更艷的紅色,他在害怕,害怕清歡會離開。 「嫂嫂,我沒有家了,你在的時候,我才感受到溫暖,我好了還可以賺錢,你不要……離開我……」 後面的聲音越來越小,但清歡還是聽到了。 微弱的火光把兩個人的影子照在牆上,兩個孤獨寂寞的靈魂小心翼翼試探,都不敢靠近彼此。 清歡伸手想要摸他的頭髮,最後還是忍住了,改為拍拍肩膀。 她說:「我們就是一家人,昨晚不是說好不會離開彼此的嗎?你不要難過,我與你同在。」 少年羞紅了臉頰,別開臉不讓她看見。 要是別被人聽見,她是會被浸豬籠的。 「嫂嫂,我……」 清歡假裝嗔怒道:「都是不要叫我嫂嫂,你剛剛不是叫我清歡嗎?以後都可以這樣叫。」 「可你是我哥明媒正娶,八抬大轎娶回家的媳婦,我怎麼能……」 清歡嘆了一口氣,這封建社會要把她折磨死了。 她語重心長的說:「你哥死了,我們是一家人,以後就叫我清歡,這是給你的粥,喝一些吧,吃飽了才有力氣恢復。」 「好。」 清歡趁着有時間,把竹筍切了泡水,然後把後院曬得的藥草撿回來。 忙忙碌碌頭髮竟全濕透了。 洗澡洗頭髮,衣服明天拿到河的下游洗,家裡的勞動力受傷了,沒有人挑水要省着用。 其實她也準備挑水鍛煉身體。 第一次挑水的人,肩膀會特別酸痛,她似乎想到了什麼,回到房間。 她平靜的開口:「讓我看看你的肩膀。」 宋鶴卿鼻尖還有些紅,睫毛濕漉漉的,就像是一隻受傷的小白兔。 「不是……我就是看看你肩膀上的傷口。」清歡連忙解釋。 這樣解釋,宋鶴卿才鬆了一口氣,但耳尖上的紅暈久久不能散去。 這些天乾重活,肩膀的皮掉了一大塊,太陽暴晒又出汗,已經和衣服貼在一起了,稍稍一碰,都能感受到撕心裂肺的疼。 以前是自己洗衣服,不用擔心被發現,這兩天衣服都是放盆里,清歡洗乾淨,發現也是情理之中。 他這樣想着,後背的傷口感染很嚴重,清歡微微皺起眉頭。 一看就是富家公子,干那麼重的活只是為了留下這唯一的親人。 「無妨的,我只是太忙了忘記塗藥,才會是這樣,你莫要哭了。」宋鶴卿手忙腳亂的找帕子給她擦眼淚。 不知何時,清歡早已經淚流滿面了。 眼淚落在手背,燙的她回過神來,這是原主的情感嗎? 外公外婆走後,清歡就再也沒有哭過了。 陌生又親切的感情讓她不知所措,推開門跑出去,猛的洗臉。 宋鶴卿不放心,撩起衣服,探出身子想查看。 「嫂嫂,夜裡危險,不要出去了。」 他抱怨自己沒用,宋家那麼多人一個也護不住,現在就連嫂嫂也沒有護住。 想過自殺,想過魚死網破,可最後全部壓下來。

《穿越農門之嬌悍嫂嫂不好惹》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