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越之總是無意勾上雙面大佬
穿越之總是無意勾上雙面大佬 連載中

穿越之總是無意勾上雙面大佬

來源:google 作者:蘋果刺蝟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洛賀卿 現代言情 盛言之

【雙男主穿越】結契者盛言之終於完成收集任務獲得了魂穿機會,領了靈魂任務,只是沒想到魂穿還帶來了信香更沒想到因為信香邂逅吸引了美人大佬秉承着美食和美人不能辜負的原則,只能任務和美人全收了,可又發現這美人是個雙重人格是該高興呢還是高興呢?展開

《穿越之總是無意勾上雙面大佬》章節試讀:

「洛總,我想問一下您的雙胞胎哥哥不會經常來公司吧?」盛言之純屬閑的沒事找事,要是仔細看還能看到他眼中隱隱期待。

洛賀卿寫字動作頓住:「你很在意他?」

盛言之:爺的屁股都被他掐了,能不在意?再說你這副……紳士有禮的樣子真不如阿九那副流氓樣有意思。

「我也不想在意的,可是……昨晚我們……」盛言之耳朵慢慢紅透了,低着頭扭捏起來。

洛賀卿心裏警鈴大作:「昨晚怎麼了?」

「他親了我,還非要抱着我睡,我……」盛言之一副被欺負的樣子,眼睛都開始泛淚水了。

洛賀卿扶額,凈給我搞事情,太能耐了。

「他不會常來的,吃完飯就讓你回去。」洛賀卿有些尷尬,也許盛言之不知道,但是自己可知道啊,這小傢伙告的狀說的事情就是自己的嘴和手乾的。

氛圍一度陷入尷尬,連吃飯的時候,盛言之都是低着頭默默吃的,只不過視線都是偷瞄洛賀卿,美人下飯秀色可餐。

而且他還發現洛賀卿懊惱又沒辦法的樣子,十分有趣。

吃了飯,盛言之說要自己回家,拒絕了讓人送,慢悠悠走在街上,全身心享受雪後的靜寂。

走到一個暗巷,盛言之就側身進了小路,倚在了牆上,從空域出來他就感覺有人跟着自己,所以故意找的這樣一個沒人的位置等他們出手。

果然很快就有幾人急匆匆走來,視線在周圍努力搜索,對上懶散站着的人的目光,互相確認了下就是要找的人,才靠近。

「誰讓你們來的?」盛言之抱臂站着,略帶囂張。

幾人凶神惡煞根本不理會問話的盛言之,就從懷裡拎出伸縮棍向盛言之砸了過來。

盛言之皺眉,身子壓低躲過棍子,順勢胳膊肘懟上那人的肚子,反手擒拿奪下棍子,一腳將人踹飛,一套動作一氣呵成。

「沒禮貌,人家問你說話,你是啞巴嗎?」

盛言之手握棍子靈巧躲開攻擊,因為熟知人體敲哪裡最痛,所以幾乎是一棍子一個打倒在地,等着全都倒地,盛言之棍子一扔,雙手一拍:「冷嗎?可惜了這裡的雪,本來好看的連個腳印都沒有。」

「……」

「這麼雪白的雪,不堆雪人可惜了,」盛言之一副真心可惜的樣子,忽然靈機一動,「你們幾個會堆雪人嗎?」

「……」來教訓人的人已經被盛言之的武力值驚到了,看着盛言之笑盈盈的樣子就更害怕,棍子毫不留情砸下來的時候他也是這幅笑盈盈的樣子。

「不會?」盛言之眸子眯了眯,散發了些危險氣息。

「會會會。」幾人忙不迭應聲。

盛言之立刻開心了,指了一個人:「就從你開始吧,躺好了。」

被指定的人還想掙扎,被盛言之抓着一隻腳拉進雪堆按住了。

盛言之捧着雪往那人身上扔,一點一點壓實:「快一起來啊。」

幾人對視一眼,慌忙起身就想跑,被盛言之拎着棍子追上一腳一個愣生生踹回來了,盛言之嘆息:「玩會兒雪人嘛,跑什麼?不跟我玩的,再敢跑我就要拿棍子敲斷腿了。」

「……」幾人趕緊開始往躺在那人身上堆雪,沒一會兒就滾出來一個夾『人』雪球。

阿昭:跟你們說了不要惹他,完了,成真雪人了。

盛言之滿意的點頭:「來來來,抬到這。」

盛言之指揮着幾人抬到外面巷子,那人除了頭和脖子其他的已經被大雪球完全包裹住了。完成一個盛言之又開始找下一個目標,現在本來來教訓人的人第一次如此期盼着能有人經過趕緊解救他們。

可惜這裡的小巷偏僻,附近老園區也很少有人。

天漸漸黑了下來,盛言之看着整齊一排的露頭雪球滿意的點點頭:「真好看,哎呦,天都這麼黑了,我該回家了,謝謝你們陪我玩,晚安哦。」

「大哥,不不不,爺,爺!放了我們吧,一晚上會凍死的。」看盛言之真的打算扔下就要離開,幾人趕緊着急的喊。

盛言之搖了搖手指:「不會的,雪裡很暖和才對,騙人不是好孩子哦。」

「……」

眼睜睜看着盛言之離開,幾人真心懊惱怎麼就接了這個活,哪裡是手無寸鐵的少年簡直是個惡魔。

盛言之打了輛車,找了個好一點的酒店定了房間,反正也是有人報銷。

手上不經意打了個響指,阿昭條件反射般的浮現,一個白色的毛茸茸的毛球出現在盛言之視線內,語氣雀躍恭敬:「阿昭來了,什麼事?」

「……」盛言之看着阿昭訕笑,「失誤了,我沒想叫你。」

「……」阿昭幻化是需要能量的,被虛晃一槍實在是很生氣,毛球在空中用力彈了幾下以示不滿,「阿昭生氣了,再見。」

盛言之快速的揪住毛球:「生什麼氣,許久沒見你這幅樣子了,小毛球。」

「都說了不是毛球,是鳩比,寵物鳩比!」

盛言之笑了伸手揉了下。

盛言之這半天的舉動在的士司機看來就是神經病自己對話(除了盛言之之外其他人是看不到阿昭實體的)。

盛言之注意到司機的怪異目光,尷尬的縮回手,換了個方向裝作打電話:「寶貝,別生氣了,我都隔空摸你頭了,乖。」

毛球在空中笑得滾了好幾圈,盛神也有尷尬的時候,太好笑了。

盛言之看阿昭笑得這麼猖狂,趁着司機不注意薅上毛球就塞到了座椅夾縫裡。

毛球形態在夾縫裡慢慢消失回到盛言之的識海:你竟然卡bug!人面獸心。

盛言之付了錢下車,根本不理會阿昭,找了個偏僻無監控的小店借用了下電話報警告知了那幾個雪人的位置,才到酒店辦理好入住,滿意的洗了個暖呼呼的澡,躺在舒服的大床上入睡了。

《穿越之總是無意勾上雙面大佬》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