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褚爺,夫人又收拾行李跑路了
褚爺,夫人又收拾行李跑路了 連載中

褚爺,夫人又收拾行李跑路了

來源:google 作者:唐漾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唐娜 唐漾 現代言情

【changdu】唐漾聽不到那邊的情況但以她的觀察水準來看,唐娜吃癟了!心情莫名的好了一些這種宴會很是無聊,她就是來看戲的,現在也沒什麼興趣了,低頭正打算從兜里拿出手機玩結果還沒玩幾分鐘,肩膀忽然被輕輕...展開

《褚爺,夫人又收拾行李跑路了》章節試讀:


宋姨面色更難看了。

「你莫不是忘了,到底是誰請你來的?」

「宋姨……」

唐娜忽然出聲,宋姨凝重的臉色變得有些蒼白起來。

她確實搞忘記了……

請她回來的人其實是……原來的唐夫人。

唉……

「大小姐,對不起。」

「我馬上去把東西拿回來。」

「不用了。」唐漾悠悠的說。「要去也是她去。」

「啊?」

宋姨愣了愣,又愣了愣。

唐娜也是一臉的不可置信,她甚至覺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這裡是我家,我丟一些東西出去,有什麼錯?」

「你家?」

唐漾聽完,樂了。

「你確定……這是你的家?」

到底誰給你的自信?梁姐姐嗎?

「難道不是嗎?」唐娜梗着脖子,不服氣道:「我從小就住在這裡,這裡怎麼就不是我家了?」

唐漾冷笑一聲,眼神像是在看一個傻子:「這棟別墅,是我外公外婆給我媽媽置辦的婚前財產,怎麼就成你的家了?」

「什麼?!」唐娜一怔。

這……怎麼可能?

唐娜探究的目光望向宋姨,宋姨在家裡幹了很多年。

她應該知道事情的真相。

因此,在唐娜目光望過來時,宋姨點了點頭。

「而且我媽的遺囑上面,明確說明了,這棟房子,是我的。」唐漾漫不經心地解釋着,「只是因為當時我沒滿十八歲,暫時上的父親的名字。」

「所以,這裡怎麼就成你的家了?」

唐漾的質問,如同一聲聲的號子,狠狠的砸在唐娜心尖尖上!

從唐漾回來開始,唐娜就擔心她會搶走自己的一切。

包括從小寵她到大的父親!

可誰能想到……就連她們一家住的房子,都是人家唐漾的?

為什麼……人與人的差別這麼大?!

「道歉。」唐漾眼眸中沒有任何溫度。

唐娜咬着牙,不願意接受事實。

氣氛越發的詭異了,宋姨站出來打圓場,「二小姐,要不我們還是道個歉吧,這事兒也就過去了。」

「誰說事情就過去了?」唐漾沒好氣的說:「扔了我的東西,一句道歉就完事了?」

「那你還想怎麼樣?」

「三天之內,我會拿一份清單給你,你按照清單上面的東西給我一樣一樣的去商場買回來,你丟的東西里有好幾本書都是孤本,你必須得賠給我。」

「我要是不呢?」

唐娜還很不服氣。

這房子是唐漾的又怎麼樣?現在戶主是爸爸,她難不成還要把親生父親趕出去不成?

她賭唐漾會認這份血緣親情!

「你不賠也可以……」

站的時間有些長了,唐漾腿軟軟的不太舒服。

走到單人沙發邊坐了下來,語氣輕飄飄的,「我那幾本書沒什麼大不了的,但我看你這衣帽間里的東西少說也花了小几百萬吧,不知道掛到二手平台會不會有人買。」

「你敢!」唐娜一瞪眼。

惡狠狠的眼神像是恨不得衝上去把唐漾生啃了!

唐漾翹了翹眼尾,一副「我最狂」的表情。

她最不怕的,就是被人威脅了!

就喜歡戳她的銳氣!

「唐娜,你別賭我,我這人心情不好的時候,就喜歡拿人當小白鼠,正好前幾天新研究了幾個穴位……」

「我還差個小白鼠,你想當我也不介意。」

說著,指尖就多出來了一根銀針!

唐娜看得呼吸一滯。

秒慫。

嗚嗚嗚……這小賤蹄子欺負人!

「你只有三天時間。」

唐漾沒什麼耐心的說完,站起身來離開了唐娜的房間。

她也沒說如何緩解唐娜此刻的癥狀,宋姨又不會中醫之術,只能眼巴巴的瞅着。

干著急!

回到房間里,望着滿地狼藉,唐漾的嘴角瘋狂跳了兩下,走到床邊隨手拿起一件衣服收拾起來。

收拾完後躺在床上。

有些失眠了!

凌晨兩點,唐娜還坐在冰涼的地板上。

屋子裡空調溫度再高,她也感覺周身冷颼颼的。

唐漾睡覺前反鎖了門,戴上了防雜音的耳機,宋姨知道她故意要針對唐娜,過來敲了兩次門以後也不敢再有動靜了!

「宋姨,你快幫我想想辦法呀!」

「二小姐,這……」

宋姨也是一臉的着急,「小姐呀,從一開始我就跟你提醒過的呀,不要丟那些東西,結果你就是不聽……」

「那能怪我嗎?」

唐娜欲哭無淚。

她現在渾身都麻透了!

偏偏一點力氣也沒有,宋姨也不敢輕易挪動她。

只能是去衣帽間找了被褥過來給她蓋住。

這就是個魔鬼!

唐娜在心裏罵道!

外面天空狂風亂作,捲起了路上掉落的樹葉。

嘩啦啦的聲響很大又很嚇人,雷電交加,雨水斜斜的從陽台門飄進來,樓下被扔掉的衣服和首飾已經被宋姨撿了回來。

這一次,

唐娜估摸着損失了小兩百萬!

真是氣死她了!

翌日。

唐漾起來時,打開門,宋姨就站在門口。

態度比昨晚好了些:「大小姐,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就原諒二小姐這一次吧。」

「她已經在地上坐了一個晚上了,再這麼下去,該生病了!」

唐漾聞言,做出一副吃驚的樣子。

「你沒把那銀針取了啊?」

宋姨:「……」

什麼玩意兒?

銀針取了就可以了嗎?

唐漾沒啥淑女形象的伸了個懶腰,「不好意思啊,我昨晚搞忘記了。沒想起來你們不會中醫,抱歉抱歉……」

宋姨:「……」

「宋姨,我餓了。」

宋姨嘴角抽搐了兩下,還沒從唐漾的惡趣味當中回過神來,聽到她的下文,趕緊點了點頭:「好好好,我馬上去準備早餐!」

太可怕了這人!

利用了大家都設防她的心理!

誰知道處理方式竟然這麼簡單?

唐漾心情還挺好的吃了早餐。

準備了一下。

她出發去了褚雲譯的別墅。

不久之後,馬藺卓也發現,唐漾今天的心情似乎還不錯?

「褚哥,事情我都查清楚了。」

馬藺卓抱着白色平板,站在褚雲譯身邊,看着緊閉着的屋門,小聲逼逼,「她說得確實沒錯,唐漾的外公外婆是當地有名的村醫,而且三年前她確實有一個師傅,也真的救治了一個植物人患者。」

馬藺卓洋洋得意地說了一堆。

好似在向褚雲譯邀功!

但很顯然,人家並不想理他。

「褚哥,說不準……她真的能治好呢。」

「但願吧。」

言簡意賅的三個字,算是他的態度。

屋內。

唐漾搬了張椅子坐在床邊,白嫩的手掌支撐着下巴,盯着躺在床上的男人,兜里的手機忽然響了一下。

等待的時間裏,唐漾將手機拿出來看了一下。

顧:「最近還好嗎?」

Tang:「還好。」

顧:「有任何不對的地方,都要第一時間告訴我。」

Tang:「好。」

到了時間,唐漾收了手機,站起身來微微活動了一下手腕,輕車熟路的開始收針。

很快,唐漾走了出去。

「怎麼樣?」褚雲譯朝她靠近了過來,男人一米八幾的身高,站在她這個165的人身邊略顯高大了一些。

「快了。」

「什麼意思?」早早等在外面的專家忍不住了,「你這快了到底什麼意思?快醒了還是快好了?」

「能不能不要賣關子?」

「對啊,你趕緊說啊!」

唐漾耐着性子,「快醒了。」

她不太喜歡這種隨時被懷疑的感覺,說完這句以後唐漾就不想再講話了,她低下頭,全然無視了旁邊嘰嘰喳喳沒完的幾位專家。

這就是……學中醫的人的怪癖?

馬藺卓在心裏想。

不,這只是唐漾的個人性格!

唐漾去了一趟洗手間。

剛洗好手,拿了紙巾準備擦乾。

手機忽的一陣瘋狂震動起來,唐漾拿出來,看了來電顯示,按下接聽!

「唐漾!」

「你特么是不是瘋了?!」

「你是不是不要命了你!!啊?」


《褚爺,夫人又收拾行李跑路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