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恐怖靈異›初之心盛霆燁
初之心盛霆燁 連載中

初之心盛霆燁

來源:外網 作者:離婚後,霸總哭唧唧追妻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離婚後,霸總哭唧唧追妻

離婚後,盛霆燁腸子都悔青了。 怎麼從前那個呆板無趣的前妻,突然就混得風生水起了? 豪門公子是她小弟,國民男神是她粉絲,金融大鱷叫她前輩...... 初之心,你到底有多少個馬甲,我要全部撕掉! --- 盛二少:我那前妻,柔弱不能自理,你們不能欺負她。 眾人:一言不合天靈蓋給你擰開的秀兒,誰敢欺負啊? 盛二少:我前妻是良家,你們沒事別瞎撩。 眾人:不好意思,我們沒見過那麼風情萬種的良家! 盛霆燁:來,老婆,我給你介紹個大佬 大佬:不,嫂子才是我爸爸,請收下我膝蓋! 從此,盛霆燁白天是霸總,晚上哭唧唧,開啟了漫漫追妻路展開

《初之心盛霆燁》章節試讀:

白景行弔兒郎當的聲音在發現盛霆燁這尊萬年大冰山還杵在病房時,戛然而止。
他在打量盛霆燁。
盛霆燁也在打量他。
氣氛,一下子變得微妙起來。
「你們認識?」
盛霆燁看向初之心,聲音清冷的問道。
這兩個人,一個是聲名遠揚的浪蕩公子哥,一個是安守本分的豪門少奶奶,根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何時產生的交集?
「這個嘛……」
初之心有些尷尬的用手抵住額頭。
是她發短訊讓白景行來醫院匯合的,但她沒想到這傢伙這麼快就來了。
准前夫和小鮮肉撞上了,怎麼有點……修羅場的既視感?
「豈止是認識,簡直是女神!」
白景行捧着一束金燦燦的向陽花,熱情洋溢的走向初之心,似笑非笑的朝盛霆燁道:「盛二少有所不知,當年初姐姐可是我們學校的風雲人物,追她的人多得都快排到法國,而我就是她無數仰慕者中,最忠誠的迷弟!」
「今天是她提交離婚申請的大喜之日,我這個大迷弟,肯定要第一時間道賀不是?」
白景行說完,收斂起玩世不恭的模樣,鄭重而深情的將花束遞給初之心。
「女神姐姐,這向陽花送給你,我記得這是你最喜歡的花,花語是向陽而生,逆風翻盤對不對?」
「我認為沒有什麼花,比它更適合你了!」
初之心確實很喜歡向陽花。
只不過向陽花的花語是:入目無他人,四下皆是你。
就像她對盛霆燁的感情。
看到他第一眼的時候,她的眼裡,便再未出現過其他男人。
如今,也該看看別處了,她總不能一輩子在他這棵歪脖子上弔死不是?
初之心欣然的接受了花束,放到鼻前聞了聞,笑顏如花的朝白景行感慨道:「這是我結婚四年來第一次收到花,真香。」
「女神喜歡就好,以後我天天給你送!」
此刻的盛霆燁,英俊的臉龐,已經冷得不能再冷了,室內的空氣似乎都跟着降了幾度。
白景行看向沉默不語的盛霆燁,勾起一抹戲謔的笑,調侃道:「盛總,小弟真心感謝你,給了我家初女神自由之身,從此海城又要多一道靚麗的傳奇了。」
盛廷燁無視白景行的存在。
這小孩兒,不過是白盛元寵溺無度的老來子,一個只知道聲色犬馬的廢材罷了,他沒必要放在眼裡。
金燦燦的向陽花將初之心秀氣的小臉映照得格外楚楚動人。
盛霆燁看得有些晃神,輕聲道:「我竟不知道,你還喜歡向陽花?」
初之心冷笑:「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
而後,又自然而然的指使着白景行:「小白,幫我把花插起來。」
「好勒!」
白景行趕緊狗腿的忙前忙後。
盛霆燁見狀,心中又開始煩躁。
這倆人,到底什麼關係?
一向以桀驁不馴聞名的白家小六爺,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怎麼在初之心面前,跟個舔狗似的?
「盛二少,還有事情?」
初之心禮貌而又不失微笑的看着盛廷燁。
言下之意,你咋還不走?
盛霆燁臉色更難看了,沉沉道:「我再提醒你一句,冷靜期內,你依然是有夫之婦,注意分寸。」
「明白,反正不會像盛二少一樣,搞出人命。」
盛廷燁差點沒被初之心氣死。
但他沒再反駁什麼,冷冰冰的離開了。
他前腳一走,白景行後腳就憋不住開始爆笑。
「哈哈哈哈!」
「初老大,看到沒,看到沒,他那臉色,太臭了!」
「我發誓,我這四年,在無數場合見過他,還是第一次見到他那張冰山面癱臉露出不一樣的表情,實在是太搞笑了!」
「初老大,還是你更會,直接給那傢伙懟得落荒而逃,痛快啊,哈哈哈哈!」
初之心並沒有覺得痛快,反而心裏澀澀的。
畢竟是她愛了四年的男人,她從未想過,有一天他們會鬧到這種地步。
「好了,別笑了,我要的東西呢,給我。」
初之心強打起精神,朝白景行說道。

《初之心盛霆燁》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