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從戰場歸來後,我成了一代皇子
從戰場歸來後,我成了一代皇子 連載中

從戰場歸來後,我成了一代皇子

來源:google 作者:李想想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喬烈 軍事歷史 武昭國

喬烈干架的時候被一板磚給拍穿越了,成了大夏國一小兵直面冷兵器互搏的原始戰場,他只能繼續拿出那股不要命的狠勁——不想死,就得把敵人往死里干!至此,喬烈開始了他不一樣的古代人生,不知不覺,也混了個風生水起!展開

《從戰場歸來後,我成了一代皇子》章節試讀:

喬烈聽了,不作聲了。

街邊陸陸續續的,亮起了燈籠,麵攤邊上的胡二,還跪着,嗚嗚的哭。

喬烈罵了一句髒話:「雇個車回你老家,要多少銀子?」

「要80兩,俺問遍了車行,沒人願意拉這樣的活,少了80兩沒人願意去…」

胡二抽泣着,嘴裏一直念叨着沒人願意去,想來也是受了不小的刺激。

80兩,喬烈掏遍全身也不夠,若是胡二沒把他們的賞銀給輸了,還能想辦法再湊一湊。

哎,看着胡二的模樣,喬烈狠不下心不管他,一起上過戰場的交情,不是其他可比的。

就好比從前,跟喬烈一起混的兄弟,喬烈也從來沒有讓兄弟吃虧的時候。

「起來吧,帶你去洗洗,換套衣服,銀子的事咱們再想想法子,老子還不信,為國捐軀的烈士,還回不了家鄉了。」

說到這,喬烈腦子裡靈光一閃,猛的一拍大腿,對呀,胡大是為國捐軀啊,他們是剛從戰場上下來的士兵啊。

「走走,別哭了,你哥呢?趕緊帶我去。」

胡二不知道喬烈咋了,他現在也沒了主意,只能喬烈說什麼他就做什麼。

聽到喬烈要去看他哥,胡二領着喬烈來到了城池外,在遠離城門的角落,一個破草席子卷着一具屍體。

這是胡二從戰場上找到的胡大的屍體。

現在天還不冷,就這麼一天的功夫,草席子上就聚滿了蒼蠅。

喬烈現在看到這些,已經不噁心了。他拉開草席子,臉上帶着一絲凝重。

「胡二,就算有辦法雇車,我看,你哥的屍體也運不回去,這天這麼熱,還不等你到家,非的臭了爛了。」

「嗚嗚嗚~那可咋辦?」

「我說你能不能別哭了,你殺敵人時候那個勁呢?」

胡二聞言,憋住了聲,眼前這個喬烈年歲不大,可上了戰場那都是頭一個,要不然,人家也不能這點年紀就成了伍長。

現在沒人幫他們了,只有喬烈願意幫他,胡二心裏不自覺的就忽略了喬烈的年紀,事事都等他吩咐。

「今天天晚了,咱們先找個地方住一晚,明天一早,帶着你哥,咱們去官府。」

帶着胡大,沒有客棧願意收他們,最後,只好讓胡大繼續留在城外。

為了省錢,喬烈找了一家最便宜的大通鋪,一進屋子,一股子臭腳丫子的味。

好在,他們剛從戰場下來,身子還沒恢復過來,這客棧總比帳篷里好多了。

一夜無話,兩人躺下就睡,一大早起來,喬烈就讓胡二去把胡大給弄進城來。

「你把你哥帶上,咱們去..官府。」

胡二二話不說,去了城外把胡大重新卷好,橫着抱在了懷裡。

待重新進了城,喬烈打聽了一下,就朝城中一棟建築走去。

城中間一棟高大的宅子,上面掛着一塊匾額,上面寫着縣衙。

縣衙前的一大塊空地,往來行人幾乎沒有從門口過的,都遠遠的繞着走。

喬烈看了看門口站着的兩個衙役,上前幾步,學着以前看電視古代人見面的姿勢抱了抱拳。

「我們是剛從邊境戰場下來的士兵,想要求見….額…」

喬烈回頭問胡二:「縣衙里誰最大?」

「縣令大老爺。」

「哦,」喬烈回頭,面帶笑容:「我們要求見縣令大老爺。」

門口守衛的衙役,打着哈欠,懶洋洋的問道:「找大老爺有什麼事呀?」

「有什麼事是你能問的?」

閻王好見小鬼難纏,從古到今都是一個樣子,喬烈一看這衙役的態度,就知道他肚子里憋什麼屎。

可惜,喬烈沒打算把身上那點可憐的銀錢掏出來賄賂兩個看門狗。

他掏出了自己伍長的小牌子:「老子在戰場為國殺敵,現在有事求見大老爺,還要跟你一個衙役彙報?」

喬烈扯着嗓子大喊,引來了路上不少人駐足圍觀。

「匯什麼?我就問問你找大老爺有啥事,你喊什麼?」

衙役被他一嗓子嚇了一跳,剛剛還帶着笑來,怎麼說翻臉就翻臉?

喬烈舉着小木牌,朝大門裡高聲大喊:「我們要求見大老爺,請大老爺給我們做主!我們為國守衛疆土,大夏國不能讓我們這些在戰場廝殺的將士們,流血又流淚呀~」

喬烈的話,胡二深有感觸,他守着大哥的屍體,忍不住大哭出聲:「求大老爺給我們做主啊~」

圍觀的群眾越來越多,聽着喬烈的吶喊聲和胡二的哭聲,不少人也是對他們深表同情。

生活在邊境的這些百姓們,對於戰爭體會是最深的,看着喬烈那青澀的臉,明明還是個半大孩子,就已經上戰場殺敵了,真可憐。

越來越多的百姓開始指指點點,守門的衙役這才轉身跑進府衙去稟告了。

過了大概十幾分鐘,縣令黃行本扶着官帽疾步走了出來。

「是誰要見本縣令?」

黃行本今年不過35歲,正值壯年,是前幾年的舉人,來到這邊境固城也不過幾個月時間。

他一心想做出些政績,可守着固城這個地方,也只是有心無力。

原因無他,固城位置緊靠邊境,所以,不止有他這個縣衙,還有一處軍護府。

固城一切事宜都歸軍護府的譚將軍管,他這個縣令,平日里除了偷雞摸狗的事,別的也說了不算。

出了縣衙,見門口喊話的,是一個面目清秀的少年,少年眼神靈動,眉目間頗有英氣,見之讓人不自覺就生出了好感。

黃行本放緩了聲音:「你有何事,要見本官呀?」

喬烈好好的看了看這位父母官,只見他身穿一件碧綠色的長袍,腰間是一根三指寬的黑色腰帶,頭頂的官帽,倒有些像電視上的烏紗帽,

可沒有那兩隻呼扇的翅膀,看着利索了不少。

「大老爺,我們是剛從邊境戰場上下來的士兵,這是我的身份證明。」

喬烈把伍長的小木牌遞了過去,黃行本接過一看,點了點頭。

「你這小小年紀,不但能在戰場上活下來,還能當上伍長,果然是英雄出少年。」

喬烈皺皺眉頭,低頭看看自己,很小么?話說,他這個身體到底多大歲數?

「過獎過獎。」喬烈一抱拳,不倫不類的行了個禮。

「大老爺,咱們也別客氣了,我們今天來,是找大老爺幫忙的。」

喬烈回頭一指地上躺着的胡大:「您看,我這袍澤不幸死在了戰場上,也算是為國捐軀了,可恨那些利益熏心的車老闆,沒有人肯送我兄弟一程。」

「這個,大老爺,您看,能不能勞煩您給幫忙找輛車?」

《從戰場歸來後,我成了一代皇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