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帶着寶驢打九州
帶着寶驢打九州 連載中

帶着寶驢打九州

來源:google 作者:八隻青蛙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林湘 齊雲

所有人都認為齊雲是大燕王朝的第一大笑話,第二敗大家子他卻樂在其中,帶着寶驢一路拼殺,扮豬吃虎有驚無險的取得皇家賽馬大會的冠軍,卻被太子下令騎驢到河西赴任,三年內拿不下河西走廊就要殺頭不想自此步入一個個局中局,套中套,最終真相到底是什麼?且看齊雲如何一步步成長破局,攪動九州風雲,連橫合縱,收復失地,重整破碎山河展開

《帶着寶驢打九州》章節試讀:

又走了一程,一行人來到一個看着還算完好的驛站。

驢車上兩個暈菜的貨早就清醒了,正在打嘴仗。

雨墨努着小嘴氣鼓鼓地說:「你什麼人啊,幹嘛坐我們車,我這驢可金貴,你趕緊下去。」

那大頭也不是個好相與的,回懟道:「小屁孩,你叫我說我就說,本大爺豈不是很沒面子。我偏不說。」

甚至還跟小孩一樣做了個鬼臉,這一臉胡茬子大黑臉,說是做了個鬼臉才名副其實。

這一下雨墨不幹了:「我告訴你,我家少爺那可是四品的將軍,你這是衝撞官駕,小心抓你去坐牢。」

「哈哈哈,還官駕,就你們哈哈哈,這驢車哈哈哈……」大頭笑的前仰後合。

被這兩個夯貨吵的不行,齊雲清咳一聲,對那響馬大頭說:「那個大頭,你最好還是回答他的問話,不然真的會抓你送官。」

大頭這才看清楚前邊牽驢竟然是那個公子,把山谷里的事一下子都記起來了,激靈靈打了個冷戰。

「嘿嘿,我說我說,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嘿嘿嘿,你問,小兄弟你問。」大頭腆着臉說。

雨墨被他這一臉諂媚的樣子噁心到了:「呸,誰是你兄弟,你看看你這樣子都能當我爺爺了。我問你,你叫什麼?住哪兒?以何為業?」

齊雲一聽樂了:「小雨墨別跟他拽文,整的跟升堂辦案似的,他又聽不懂。」

響馬大頭頓時不樂意了:「別瞧不起人,小兄弟問的俺都懂,不就是那戲文里縣令升堂要問的嗎?」

頓了頓又說到:「俺大號叫房書平,江湖人送外號大頭魔王,就是爺爺我。」

齊雲微微一瞪眼,大頭看了直搓牙花子,改口道:「你是爺爺,俺是孫子,俺是孫子……其實他們都叫俺大頭,在前邊十里處的落鳳坡上飛鳳寨里做第二把交椅。」

小雨墨打斷道:「什麼第二把交椅,就是賊頭,是響馬。這麼一伙人出來搶俺們。哎?不對啊,你是怎麼到我們車上的,我們沒被抓啊?」

大頭剛要解釋,看到齊雲的冷冽的眼神,把話硬生生的咽下去了。

齊雲岔開話題問道:「前邊那個驛站看着完好,能住嗎?你們寨子離得這麼近,沒有去光顧過那裡?」

大頭老大不高興地說道:「哎,別提了,俺們寨子原來有三十幾號人。前年來了個使槍的俊逸小哥,三下五除二把我們都給收拾了,他做了大當家的。還給俺們定了規矩,只能搶過往行商富賈,不能搶做官的和窮人,而且也不能騷擾這裡的驛站。」

大頭越說越生氣,一拍大腿說到:「最氣人的是,居然不讓搶金銀細軟啊,只能搶糧食牲畜。這可把山上的兄弟們給害慘了,幾年下來就只剩下二十個無處可去的兄弟了。一個個連把像樣的傢伙都沒有,只能拿農具充數。」

齊雲倒是對這個俊逸小伙起了興趣,看着天色漸晚就先撿着重要的問了:「那前邊的驛站能不能住?」

大頭急切地回答:「不能,當然不能,那驛站據說是驛路上重要的節點,住了好些個精壯的官兵,厲害的緊。俺們寨子里的老四就是不聽勸,帶了幾個人就去搶驛站,結果沒出半盞茶的功夫就讓人全收拾了。」

隨即又一臉諂媚的說:「這位公子,看您也不是有錢的主兒,我們都是苦哈哈,說白了咱們是一國的,怎麼能去跟官府較勁,您說是不是。」

雨墨一聽來勁了:「誰跟您是一國的,我們是官身,有大印的你懂不懂。」

然後興奮的對着齊雲說:「少爺少爺,我去我去打前站,終於到了一個正經驛站了,我們今晚不用住野地里了。」

齊雲從貼身兜里拿出官憑交給了小雨墨,雨墨跳下車,屁顛屁顛的去了驛站。

還在車上的大頭看的目瞪口呆「合著這倆還真是官啊,難道真是四品將軍,難怪這麼厲害。」

嚇得他趕緊下車跪在地上一個勁的磕頭,齊雲只是淡淡的說:「起來吧,地上涼!」

大頭剛站起身準備開溜,齊雲開口道:「別想跑,我這可有馬。等明天我們還得經過落鳳坡,用的上你,你老實獃著,別多嘴。還有怎麼把你抓住的,對任何人都不能說。」

大頭嚇得趕緊用手捂住嘴,只是拚命點頭,不敢出一點聲。

小雨墨拿了官憑去驛站,不一會就帶回一個驛丞打扮的人來,見到齊雲的驢車和車上的大頭先是愣了一下,轉而笑靨如花的說:「小吏迎駕來遲,還望將軍海涵。」

齊雲本來就沒有什麼官架子,這又駕着驢車更顯的寒酸,為了緩解尷尬就說:「不必多禮,不必多禮,本將軍這次是微服出巡,為了掩人耳目特別用了這驢車。」

聽得後邊大頭一陣害怕,心想這小子還真是個將軍。

雨墨在那驛丞身後憋着笑,心道少爺就是聰明,窮的買不起馬和好衣服,還能說成是微服出巡。

三人入住後,驛丞親自安排飯食住宿,這一夜總算是不用露宿野外了。

齊雲仔細審視這驛站,發現驛站的表面上看與王朝規定的規制無二,但是深入探究就發現了蹊蹺。

先是驛站中的活計一個個膀大腰圓,顯然是練家子。再者保衛驛站的官兵足有二十人之眾,超出了規定的上限三人數倍。這些官兵全部都用的邊軍的制式軍刀,就連巡邏時的隊列都是邊軍的規制。

齊雲由此判斷,這裡定然藏着什麼玄機,要不是趕路要緊,他一定要探個明白。

大頭被齊雲五花大綁扔在了地上,懾於齊雲的武力,他也不敢跑,所以這一夜三人都是鼾聲如雷。

一夜無話,第二日清晨三人用過早飯後就準備上路。驛丞前來送行,殷切地說到:「不知將軍下面要走哪條路?」

齊雲坦然回答:「沿着官道一直走下去。」

驛丞慌忙說到:「這可萬萬使不得呀,將軍有所不知,據此數里之外官道旁有一落鳳坡,前些年被一夥強人佔了,專門搶劫過往客商和官府。將軍不妨繞道回馬鎮,雖說多走幾里地,勝在平安順遂。」

齊雲一聽,昨晚的好奇心又被勾了起來問道:「奧?既然這麼近,那為何你這處小小驛站沒有被光顧?我一路行來,唯有你這處驛站完好運轉。」

驛丞打了個嗨聲說:「嗨,將軍有所不知,我這處驛站其實是新近設立的,才有一年多的光景,就是為了西北戰事來傳遞軍情的。想必將軍也看到了,我這裡的保衛官兵比王朝定製多了數倍,就是為了防範周圍宵小之徒的。」

齊雲恍然大悟,說到:「西北戰事竟嚴峻至此?」

驛丞自覺失言,四處望了下,然後壓低聲音道:「將軍是去河西上任的,我也不妨多說兩句。聽傳遞信息的邊兵說,西北現在十分糜爛,具體情況也不知是什麼樣,還望將軍到任後多加保重。」

齊雲聽罷連聲稱謝,賞給了這驛丞兩銀子。驛丞千恩萬謝的把三人送走。

齊雲按照先前所想,徑直向落鳳坡而來。

行了幾里,剛剛看到前邊一個高大山坡,還不等齊雲仔細打量地形。就見山坡上一彪人馬衝下坡來。

大頭見了來人,立馬大叫起來:「大哥、三弟,快來救俺啊。」

雨墨朝大頭屁股上踹了一腳說:「咋呼什麼,你的人來了又能怎麼樣,上次還不是都跑了。」

雨墨仔細一看為首的那人,又嚇得雙腿打顫,眼看着就要暈死過去。

只見為首之人騎着一匹黑色雄俊大馬,身高過丈,手中拿着一柄棗紅槊。生的豹頭環眼,雙目似火,絡腮鬍子跟頭髮都連一起了。

那人還沒到,聲音先到了。只聽得他哇哇呀大叫,聲如洪鐘,果真是氣勢驚人。

那人來到近前大聲說道:「呔,小子報上名姓,為何抓我二弟?」

齊雲趕忙說:「這位英雄,小可名叫齊雲,只因……」

雨墨這時候鎮定了一點,對身後的大頭說道:「這就你們大當家的,你不說是個俊逸的小生嗎,這是俊逸嗎,這晚上出來嚇死鬼啊。」

大頭訕訕的笑道:「嘿嘿,俺也知道俺大哥長得不如你家將軍,但英俊真是英俊啊,你看在寨子上還有哪個比俺們大哥英俊的?」

雨墨看看眼前的大頭,想想昨天來打劫的那群歪瓜裂棗,果然還是眼前這個大當家有點人樣。

雨墨不禁讚歎道:「你們這寨子哪是落鳳寨啊,簡直就是落鬼寨。能湊齊二三十號你們這幅尊榮的也是不容易,佩服、佩服。」

大頭就聽懂了句「不容易」和「佩服」,自鳴得意的說:「過獎過獎,想當初這些兄弟可是俺親自挑選的,只要比俺好看的都不要。」

雨墨一聽,這下不害怕了,笑的前仰後合,差點從車上一頭栽下來。

驢車前邊那大漢不等齊雲說完,開口打斷道:「你就是齊雲?你就是那個什麼安西將軍,要到河西去的齊雲。」

齊雲不慌不忙的回到:「正是在下,不知好漢……」

那大漢又打斷道:「俺楊彪一向不跟官府作對,只求做個安靜的響馬,娶個媳婦生一堆娃。只是這丈人要的彩禮太多,拿不起。前天有人花錢買你的狗命,說你是個大貪官。俺人是彪但不是傻,俺心思着不能他說啥就是啥。」

齊雲趕忙恭維道:「好漢明事理,果然真英雄。」

那大漢又說:「別打斷俺。俺想了下,就跟那人說了,你這活俺能接,但是殺錯人怎麼辦,萬一是個清官那?你猜那人怎麼說?」

齊雲一時不知如何回答,剛要開口敷衍幾句。

那大漢又開口了:「俺啥也沒讓他說,因為在俺的地方沒他說話的份。俺就跟他說了,管他清官貪官,反正當官的都不是好東西。想要俺殺人,那得加錢!」

聽到這句齊雲心情就不好了,合著這位說話大喘氣,最後還是要錢啊。

齊雲一臉好奇的問:「這位好漢,我都要上路了,能透個實底嗎?我也不問誰要殺我,只是想知道我的頭值幾兩金子 。」

大漢一聽樂了:「你別想的美了,你這可腦袋人家最開始就給二十兩銀子,俺好說歹說人家才加到五十兩。」

「好了,別多說了,俺還等着收尾款去置辦彩禮那。你就安心上路吧,俺會麻利點的,不疼哈。」

齊雲一聽心道:「這位夠麻利的,怎麼感覺像午門外的劊子手啊。」

那人說到做到,掄起大槊兜頭就是一下。大槊帶着風聲,勢大力沉地向齊雲腦袋猛然砸下。

這下如何是好,搞不好主僕二人加上這驢今天就要交代在這落鳳坡了。

《帶着寶驢打九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