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它小說›大牌棄婦:老公今夜禁止回家林卿越慕亦宸
大牌棄婦:老公今夜禁止回家林卿越慕亦宸 連載中

大牌棄婦:老公今夜禁止回家林卿越慕亦宸

來源:外網 作者:林卿越慕亦宸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林卿越慕亦宸

結婚兩年,小三大腹便便找上門。六代單傳的慕家,為了繼承香火,嫌棄林卿越生不齣兒子,竟然讓她和小三同住在一個屋檐下。渣男老公將小三寵成寶,陪着小三在醫院待產,卻不知林卿越默默留下一張離婚協議書,悄悄生下三個男寶。四年後,卿越挽着未婚夫華麗回歸。前夫慕亦宸闖入她的婚禮現場,手裡提着一個搓衣板。「老婆,搓衣板不行,可以換鍵盤!鍵盤不行,我還有榴槤!」展開

《大牌棄婦:老公今夜禁止回家林卿越慕亦宸》章節試讀:

卿越躺在空蕩蕩的大床上毫無睡意。

最近她老公慕亦宸回家越來越晚了。

身上還經常帶着別的女人的香水味,電話短訊也比平時多。

凌晨3點,慕亦宸終於回來了。

他喝了酒。

滿身酒氣中依舊夾雜着女人的香水味。

卿越很想問,但話到嘴邊又吞了回去,急忙閉上眼睛裝睡。

她不是真正的白家大小姐白落雪。

她只是和白落雪有五六分相似的農家女,替嫁過來的沖喜新娘。

結婚兩年,她一直盡量縮小自己的存在感,被慕家人當成傭人使喚也不敢反抗回擊,生怕被慕家發現她是冒名頂替。

因為白落雪的性格溫靜內向,不善言辭,是標準的大家閨秀。

故而很多事,卿越只能假裝愚鈍,生生吞入腹中。

身上一沉,一隻大手輕車熟路探入她的睡裙。

「嗯……」

卿越被壓得悶哼一聲,想要推開他,可他太重了。

耳邊傳來男人低沉沙啞的聲音。

「不想要嗎?」

「我有點累。」卿越小聲說著,將臉偏向一旁。

她不想嗅到他噴出的酒氣,熏得她胃裡翻騰。

最近不知怎麼了?

味道稍微不對勁就想吐。

「我想要。」慕亦宸說著,將卿越的雙手固定在頭頂,我行我素,強勢而來……

事後。

慕亦宸點燃一根煙,「記得吃藥。」

卿越抓緊被子,遮住布滿青紫的身體,小聲囁嚅。

「祖奶奶那頭……又催我們要二胎……」

慕亦宸捻滅煙蒂,白茫茫的煙霧後面一雙墨眸疏淡而又涼漠。

「我不喜歡小孩!」

說完,慕亦宸起身走入浴室。

卿越望着磨砂玻璃上,男人健碩充滿力量的身影,死死咬住下唇。

是的!

他不喜歡小孩。

對他們的女兒也是冷冰冰的,話都懶得多說一句。

豪門之家,更重男丁,何況慕家六代單傳,把男孩看得比金子還重。

卿越很想為慕亦宸生個男孩。

那樣的話,婆家和慕亦宸都會很高興。

女兒在慕家的日子也能好過一些。

卿越望着掌心中潔白的藥片,忍住心口酸澀,將藥片塞入嘴裏,硬生生吞下。

她從來不會忤逆慕亦宸,對他的話言聽計從。

因為她愛慕亦宸。

哪怕明知他不愛她,也願意用盡全身力氣愛下去,相信終有一日能焐熱慕亦宸冰冷的心。

卿越臉紅心跳,急忙藏在被子下面,不敢多看一眼他黃金比例的好身材。

慕亦宸特地檢查了藥瓶,確定少了兩片,這才烘乾頭髮睡覺。

他就是這樣,從不輕易相信任何人。

他說過,「相信別人,是給自己留下隱患。」

卿越不知慕亦宸為何將他的心,包裹得那麼嚴實?

總是披着厚厚的盔甲,不僅對她冷漠,對慕家的長輩兄妹也是如此。

他唯獨對一個人不同。

就是最近回國的表妹顧念夕。

聽說顧念夕從小在慕家長大,被當成半個女兒養,和慕亦宸青梅竹馬,感情最好。

慕亦宸不但經常給顧念夕買禮物,說話也比別人溫和。

卿越很羨慕顧念夕,可以得到慕亦宸特殊的偏愛。

望着身側熟睡的男人,他劍眉高鼻,五官深邃,稜角分明。

渾身上下每一道線條都是上帝精心打造。

她老公長得真好看!

慕亦宸帥氣多金,喜歡他的女人數不勝數,但他有嚴重潔癖,出了名的潔身自好,在外從未傳出任何花邊緋聞。

而且剛結婚時,慕亦宸對她說過,他會對她負責。

卿越敲了一下自己的頭,「我老公怎麼可能出軌!」

卿越在慕亦宸的臉頰上,輕輕親了一口,小聲說。

「老公,晚安。」

清晨。

卿越照常準備好愛心早餐。

剛將最後一道小菜端上桌,主宅那頭又來送補藥了。

她生女兒時傷了身體。

這一年來,祖奶奶一直用各種偏方補藥給她補身體。

盼着她早點為慕家生個男孩。

卿越喝完補藥,送走孫媽,實在受不了嗆鼻的藥味,沖入洗手間吐了起來。

卿越本身是學醫的,可她完全分辨不出補藥里都加了些什麼東西?

最近味道更是難以下咽,聞到就想吐。

剛洗了一把臉,女兒小諾心一手提着奶瓶,一手拖着兔寶寶的大耳朵,睡眼惺忪地站在洗手間門口,奶聲奶氣喊「麻麻」。

女兒軟糯呆萌的小摸樣,瞬間把卿越的心融化了。

「我們諾諾醒了呀!我們洗臉臉,吃飯飯。」

幫女兒洗漱完,抱着她去餐廳。

慕亦宸已經起床,坐在餐廳主位。

一襲手工定製黑色西裝,筆挺尊貴。

他看着面前的小米粥水煮蛋,眉心不悅蹙起。

李嫂嚇得心臟都提了起來。

「我去給少爺重新準備!」

卿越急忙開口,「早餐是我準備的,不要怪李嫂。你腸胃不好,昨晚喝那麼多酒,小米粥養胃。」

慕亦宸看着面前橙黃濃稠,香氣撲鼻的米粥。

應該花費了不少時間慢火輕熬。

慕亦宸沒說什麼,優雅拿起勺子開動。

卿越見他動筷,臉上綻開明媚的笑容。

「多吃點,都是容易消化的。」

她將下飯小菜放在慕亦宸面前。

面對卿越的殷勤,慕亦宸的態度依舊冷漠,沒有什麼波瀾。

卿越也不介意。

這兩年來,她早就習慣了他惜字如金,幾乎和自己零交流的淡漠。

這時,慕亦宸的手機響了一聲。

亮起的屏幕彈出一條短訊。

雖是一串陌生號碼,卿越卻不陌生。

最近一段時間,她不止一次看到這個號碼聯繫慕亦宸。

不是卿越有心偷看。

慕亦宸沒有設置消息隱藏,手機又隨處亂放。

往常都是一些極其普通的問候,又或是宣傳廣告。

她一直以為是垃圾號碼,不然慕亦宸為何沒保存?

當卿越掃見消息內容,心臟猛然抽緊。

「昨晚回去那麼晚,她沒說什麼吧?」

慕亦宸沒看手機,依舊認真吃飯。

對方等不到回應,直接打來電話。

慕亦宸濃眉擰起,略顯煩悶地拿起手機。

「嗯,沒問。」

「她從不問我的事。」慕亦宸說著眼尾餘光掃了卿越一眼。

見卿越毫無反應,安靜低頭吃飯,慕亦宸的心情忽然不好了。

「好了,我在吃飯。」

慕亦宸說完,不給對方多說一句的機會,掛斷手機,忽然沒了胃口,放下筷子起身上班去了。

小諾心見爹地出門,跟着追出去。

卿越趕緊拿了一件外套,去追小諾心。

四月的天,雖已轉暖,但風依舊很涼。

「粑粑,掰掰,粑粑,掰掰……」

慕亦宸頭也不回上車。

卿越將外套裹在諾心身上,心口傳來綿密的刺痛。

那個女人是誰?

和慕亦宸是什麼關係?

卿越抱着女兒剛要回屋,婆婆吳蘭帶着顧念夕來了。

吳蘭一進門,讓李嫂帶小諾心去院子里玩,連小諾心伸着小胖手喊「奈奈」,也沒搭理一眼,拍給卿越一張懷孕化驗單,對卿越說。

「念夕懷孕了!」

卿越一臉懵,顧念夕懷孕關她什麼事?

她和顧念夕又不熟!

緊接着,吳蘭的話猶如晴天霹靂,讓卿越大腦一陣嗡鳴。

「是亦宸的!」

《大牌棄婦:老公今夜禁止回家林卿越慕亦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