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大秦:道士鎮天門,發現師門無敵
大秦:道士鎮天門,發現師門無敵 連載中

大秦:道士鎮天門,發現師門無敵

來源:google 作者:西湖第一劍仙 分類:歷史

標籤: 歷史 張山峰 西湖第一劍仙

後世第一道士張三丰發現末法時代真相!逆行光陰長河!回到了大秦祖龍時代!沒想到,在武當山裡早已聚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同伴!道士下山!與祖龍將會碰撞出怎樣的火花?祖龍:國師,從今天起,我命由我不由天!扶蘇:老師,這案件太過離奇,彷彿惡鬼殺人奪命一般!張山峰:小小詛咒之術,怎敢班門弄斧!(爽文人設道士秦時明月)展開

《大秦:道士鎮天門,發現師門無敵》章節試讀:

從師父的房間出來,張山峰還感覺有幾分不真實。

心不在焉的回到了廚房附近。

「山峰!忘記我教你的東西了嗎?」

二師叔王重樓手持桃木劍站在平地之上,目光悠遠。

「二師叔,我要下山去了。」

張山峰猶豫了一下,拱手間略微有些委屈巴巴的說道。

「嗯,我知道,你我最後練一次劍,心不寧,何以下山?」

王重樓將另外一把桃木劍扔給張山峰。

張山峰伸手接過,表情複雜。

不給他更多的時間反應。

一道劍風迎面襲來。

他下意識躲開,手持桃木劍與之相抗!

叮噹聲響起,叔侄二人轉眼間便來回數個回合!

王重樓只是單純的運用劍術。

一開一合之間,儘是返璞歸真的劍意。

此中有真意,欲辯已忘言。

待到張山峰微微喘氣,額頭出了一層薄汗,這才停下。

「不錯。」

王重樓面帶微笑,滿意的點了點頭。

「嗯,多謝師叔!」

張山峰略顯稚嫩的臉龐微微一怔,恭謹的對着王重樓打了一個道揖。

王重樓坦然接受。

微風拂山崗。

小道士和老道士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張山峰的心湖已然不動如山。

任世間有萬事不太平,吾唯有一劍!

可斬妖除魔,可肩挑日月。

敢叫天翻,敢叫地覆。

二師叔平日對他嚴格至極。

但不教他武功道法之時,卻又是對他最為寵溺。

他深吸一口氣,看向這個自己生活了二十年的道觀。

今日便要道別了。

「啾……」

一聲鳥鳴,三師叔張段德帶着一隻仙鶴飛到近前。

不是騎着仙鶴,而是抱着仙鶴飛來。

只因張段德實在是有些胖,他若騎着來,估計仙鶴就該抗議了。

落到地上,張段德摸了摸鳥頭,推到張山峰近前。

「三師叔帶着胖球來送我下山嗎?」

張山峰連忙上前,略帶驚喜的摸了摸胖球。

這位三師叔向來喜歡挖人祖墳,盜墓手段實乃天下第一等。

「小子,這仙鶴我先借你一用,下山去好生注意,別讓人給騙咯,遇上事記得該跑就跑!」

張段德碎碎念地囑咐。

三師叔對他,向來是放養,從不干涉他的一切行為。

對他講過最多的一句話便是:「干不過就跑,保命,不磕磣!」

「三師叔,我下山後,你這完美的身材恐怕難以維持了。」

張山峰一陣感動,同時看向廚房。

自己下山後,誰來照顧這幾個糟老頭子呢?

都一大把年紀了,怎就沒學會照顧好自己呢?

張段德露出和藹的笑容,笑着搖了搖頭,背過身去笑罵一句。

「滾犢子去吧,還能餓死不成。」

張山峰對着那肥胖的身軀也是恭謹的打了一個道揖。

離愁別緒,五味雜陳!

…………

沒有太多的行李要收拾,多帶些錢財便是。

張山峰很快便騎上仙鶴。

仙鶴翅膀一展,朝空中飛去!

回過頭,雲霧繚繞間,山門逐漸消失不見。

隱約間,張山峰彷彿聽到了小白的咆哮聲。

彷彿是在與他道別一般。

再遠些,再回頭,哪裡還有武當山,彷彿憑空消失了一般。

同時,武當山上,王重樓和張段德皆是望向張山峰離去的方向。

眼睛微微有些酸澀。

這風……有些大。

掌教老頭也出現在兩人身邊,望向張山峰離去的方向。

這小子終究是下山了。

王重樓和張段德連忙打了一個道揖:「道兄!」

「嗯,我們也該為這個臭小子爭取更多的時間了啊!!!兩位道友!」

青牛不再懶散。

小白呼嘯而至。

巨龜石像睜開雙眼。

前有呂祖騎鶴下江南,今有道士乘鳳下天山。

「胖球,快回去吧,你也要照顧好自己,那幾個糟老頭做的東西可千萬別吃。」

張山峰落在地面,親昵的摸着胖球的頭,胖球也乖巧的輕蹭他的手。

一番道別後。

胖球往武當山飛去。

張山峰只感覺胖球格外的神俊。

在其尾部,彷彿拖拽着一束烈焰一般一頭扎向武當山。

張山峰不由的痴了。

…………

半響。

張山峰迴過神來,轉身。

背對武當,面向大秦。

舉目望去,皆是沒見過的陌生景色。

倒是頗有幾分新奇。

不遠處,有一個小村子,生活着少數百姓。

不知道是不是人人皆如師傅和師叔那般厲害。

自己是師門裡最菜的一個,遠比不上這山下人道法深厚!

此番下山,雖師傅說是大勢所趨。

但……

總而言之,一切小心!!!

切記不可再自稱道爺了!

爺感覺有點委屈!TMD。

但是我該如何去尋找祖龍呢?

一瞬間,張山峰的思緒發散開來。

「罷了,一切隨緣!」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與祖龍總有相見之時。」

張山峰很快在腦海之中制定了大的方針,那就是遠離這些「高手」。

他大步朝着遠離村落的方向走去!

不多時,他走到了官道之上。

看着眼前人來人往。

商販、行路人、官兵,應有盡有。

怎麼人越來越多啊,他的第一反應就是快速轉身逃開。

但是,張山峰一咬牙,調頭行走亦有村落。

況且不與他人接觸,如何能夠習得無雙道術?

什麼時候才能幫得到師傅他們,什麼時候才能遇見祖龍?

自己可是入世。

必須要融入進去。

方針什麼的,可以靈活更改不是。

張山峰憂心忡忡的來到城門口,正要朝裏面走,卻被攔了下來!

「站住!」

「你的照身呢?」

城門口的士兵厲聲呵斥。

「什麼照身?」

張山峰渾身一顫,差點納頭就拜,有些疑惑的問道。

這尼瑪剛聯網,還沒刷新!

「寫了你身份的竹篾,你這都不知道?」

「你是哪裡來的?」

士兵看他這副模樣,頓時起了疑心。

「小道在深山修行,鮮與外界接觸。」

張山峰心裏一突,臉上卻是更加鎮定自若。

怕是心裏怕,膽子要放大。

這山下之人果然兇悍,隨便一人便有如此壓迫力。

但是,在他的感知里,這個城門的士兵彷彿很弱。

難道是將實力隱藏起來了,自己看不透?

該是何其恐怖的扮豬吃虎術。

實在可怕!!!

「你從山裡來?多少年沒下過山?沒領過照身?」

士兵上下打量着張山峰,一把拉過他的袖子,伸手摸索一番,語氣凌厲的問道。

「是,我自幼隨師傅隱居山中,從未下過山來。」

張山峰任由他上下其手,誠懇地說道。

遇事不決,自報家門,我有師傅,你別惹我!

士兵們對視一眼,感覺張山峰並未說謊。

並且他身上沒有任何可疑物品。

最近也不是什麼特殊時期。

便緩緩開口:「去吧,你記得趕緊去官府,把照身領了!」

張山峰淡定的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物,優雅的開口道:「多謝道兄。」

隨後,打了一個道揖。

淡定的入城而去。

心裏越慌的時候,越是應該冷靜自若。

「呼~」

入城走入一個街道拐角後,張山峰猛的吐出一口氣。

這是他第一次與武當山以外的人接觸。

萬事開頭難,接下來就是順其自然的一個過程。

來到城內,入眼皆是一些新鮮玩意。

路邊的小攤,賣鹹魚的,賣面的,賣簪花布匹的。

叫賣聲一陣接着一陣,熱鬧非凡。

行路人穿着各異,表情各異,說著張山峰聽不懂的內容。

除了小攤,亦有大店。

客棧、酒樓、米店、糧店,一應俱全。

路邊往往豎起一桿旗幟,上面寫着店名,用來招攬客人。

「客官,來玩兒啊~」

一陣香氣襲來,一名塗脂抹粉,臉比小白的皮毛還白的姑娘突然湊上來!

張山峰定睛一看,這不就是三師叔提過,比老虎還可怕的女人!

當即嚇得連連後退!

這姑娘一怔,雙手叉腰滿眼怒氣的瞪了張山峰一眼:「老娘有這麼嚇人嗎?!」

另一名姑娘拉過先前那名姑娘的手:「你真是不會識人,這般江湖騙子,一個小道士,能有幾個錢,招他做甚。」

「姐姐說的有理,是我太過愚鈍。」

最初招客的那個姑娘瞬間變回知書達理,善解人意的模樣。

然後回過頭來淡淡的瞟了一眼張山峰。

彷彿在說,姐很高貴,你不配。

張山峰在心底暗暗的舒了一口氣,還好沒有找他麻煩。

同時在心裏,給女人打上了標籤。

女人就是母老虎。

可怕至極。

走到另一條街道,此處一家有間客棧,傳出陣陣菜香。

張山峰一摸肚子,有些餓了。

砍柴回來剛準備做飯,就被師傅叫走。

隨後又同二師叔練劍靜心,實在是肚裏空空。

他還記得三師叔曾說過,山下有一名為客棧的地方,可以用來吃飯住宿。

想來就是此地。

他踏步走入,店小二連忙上來招呼!

「客官裏面請,打尖還是住店?」

張山峰看着熱情的小二溫和一笑:「我想吃飯。」

「好嘞!您要點兒什麼?」

「炒野菜,白粥。」

這是張山峰在山上常吃的。

「您不來點烤雞烤鴨?今兒雞肥,可香!」

店小二一聽,當下使出渾身解數為張山峰介紹起來。

「可……以。」張山峰猶豫了一下,接著說道:「但是我不知道我身上的錢夠不夠。」

緊接着他從道袍袖中取出一片金葉子遞給店小二。

這是三師叔給他準備的,說是山下最重要的東西。

店小二一看,眼睛都直了!

「夠,絕對夠!我這就跟您上菜去!」

他一把接過金葉子,放嘴裏咬了一下,興奮地跑去遞給掌柜的!

掌柜的一看,眼珠子都快突出來了。

連忙主動走出來,好生客氣地招待着。

「您這邊請這邊請……」

與此同時,客棧角落之中,一個面相敦厚之人靜靜的看着張山峰。

往嘴中塞了一大口肉,眼中露出一絲與其長相不符的凶光。

..........................................

......................................

《大秦:道士鎮天門,發現師門無敵》章節目錄:

  • 上一篇:暫無文章
  • 下一篇:暫無文章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