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大宋第一任鐵血首相
大宋第一任鐵血首相 連載中

大宋第一任鐵血首相

來源:google 作者:荀小尋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穿越重生 童小童 荀小尋

穿越成童貫之侄,聚財練兵,終是敵不過共天下的士大夫,被發配嶺南,坐吃等死不,靖康恥怎能放,只能泡蔡九,做奸臣,練兵待機,最終滅西夏,復燕雲,踏金囚高麗,平倭,改制促和,君主共和,任第一任首相,保華夏萬世強大展開

《大宋第一任鐵血首相》章節試讀:

翌日,一大早,二個13,4歲小美女服侍童衙內起床,哇嘎嘎,這古代上層就是愜意啊,難怪那麼多弱雞,這完全是養肥了啊。看着這2個小美女,這在現代還是個初一學生,唉,忽然有種罪惡感,總感覺**叔叔會突然蹦出來,拿出手銬曰:「你涉嫌動用童工,買賣人口,猥褻女童......你不需要說,但所說的我會記錄下來,將來會成為定你罪行的呈堂證供!」想着,童小童警惕的看看周圍,趕緊推開一個給他穿衣、一個正在穿鞋的小美女,忽然冷汗直流。二個女孩趕忙跪下,哭泣道:」少爺,您饒恕女婢吧,下次我們會再小心的。」接着叩頭不止,這萬惡的舊社會啊,唉!

「沒事,起來,跟你們沒關係,是少爺我自己的問題,」小童扶起小丫頭道:「以後不要幫我穿衣了,我自己會穿,你們不需要這麼害怕,你們叫什麼名字啊?」「奴婢小紅、小綠,」我去,這麼沒文化?「好了你們打水過來,我要洗漱。」少頃,小紅打水,小綠拿着青鹽,洗漱完畢。小綠拿來帽子幫我歪戴着,一把紙扇,我去,扇面竟是春宮圖。

「喂,你就這德性啊?真是個不學無術的廢材啊。」竟然沒有回應,感受到對方的不好意思。

扔掉紙扇,帶正帽子,照一照銅鏡,倒也玉樹臨風,嗯,過了,一般以上是有的。不同於小高的美,倒是有一種陽剛之氣,有點性感,嘿嘿!這妥妥的高富帥啊,要不要繼續紈絝下去,泡泡李師師,調戲李清照,這不行,清照是趙挺之兒媳,娃娃親的那種,趙挺之幾年後就是當朝宰相,算了,蔡九也行,娶到康福公主,從此邁上人生頂峰。

唉,不行,穿越一場,不阻止靖康之恥,一切都是過眼雲煙,蔡九被流放,康福會.......會更慘不忍睹。

收起小小心思,吃完早餐,坐在軟塌,抱頭沉思,下面該如何是好,一頭霧水啊。

「衙內衙內,洒家來了,」聽魯達的雷鳴之聲,渾身一驚,頓時倍感精神。好吧,是被嚇着了。

「媽的,再如此大聲,就吊起來,不許吃肉」,魯達摸摸光頭,不好意思的咧嘴傻笑,彌勒一樣可愛異常,好吧,看你這麼慈祥,暫且饒了你。

思來想去,首先要有錢,要有人才,才能有資本。

其次,東華門唱名,才有資格宰執天下。

"東華門外以狀元唱出者乃好兒 "語出北宋名臣韓崎,有宋一朝,由於趙大得國不正,又經過五代十國武將亂世,故宋開國定下文人執政,這就是「與士大夫共天下」的大方向,大宋的文人在成為治國理政的 "士 "之前,都要經歷過科舉的篩選,只有金榜題名才能鯉魚化龍、完成最終蛻變,拿到宰執天下的入門券。

在進士及第之後,非常重要的儀式就是 "唱名賜第「,這種儀式是眾舉子在東華門等待放榜唱名,就那個一甲頭名童小童,二甲五名小童童,這就是宋朝政治的基本制度。

文人天下到什麼程度呢?話說北宋名將狄青的老部下焦用犯了事被韓琦逮到,狄青原本以為憑自己和韓琦的交情,加上焦用本人也曾為國立過功,宋朝一朝又不嗜殺,覺得求個情應該沒事,沒想到韓琦說只有中進士了在東華門外唱過名的才是好男兒,焦用乃至狄青這些武將都不算什麼,然後就當著狄青的面把焦用砍了。在韓琦眼中,或者在宋朝士大夫的共識里,國朝只有不殺士大夫的傳統,哪怕是戰功赫赫的狄青,敢犯事照樣要有被砍頭的覺悟。

所以沒有東華門唱名者,登不上青雲宰執,只有進士及第才被宋朝「士」的階層接納,才有資格施政,參與國家決策。

現在最重要的是什麼呢?十一世紀最重要的是人才、是人才、是人才,從人才開始吧,東京將門雲集,楊門剩下一個楊志快來賣刀了,高寵有其人嗎?這二個應該不會理我;岳飛、楊再興還是個孩子,想來想去,就林沖和韓世忠可以弄來,對,還有金大堅、蕭讓、安道全,先把他們弄到手。

「來人,」家中奴僕阿旺來到:「少爺有何吩咐」?

「去老爺那,讓他調一隊斥候給我,要信得過的給我,有大用。」

「諾」。

左右無事,發覺小高未來,大洋也不見了,不會這麼快就搞定了吧?小高狐疑道,小日子這麼開放嗎?

不管她了,帶上花和尚,和四個家丁,奔赴林沖家而去,路上聽大和尚說起林沖,剛成親不久,與岳丈同是禁軍教頭,也就是教些槍棒,不過為人穩重,混不似二十多歲,性格偏弱。轉眼間到達張教頭家,眼看張教頭家門前很多人,在叫嚷。壞了,渾不是這小子帶着大洋來強搶林沖娘子吧?這要林沖歸心,不好辦了。

快馬向前,和尚一聲大喝,眾人連忙閃開,讓出一條道,只見一個青年男子持槍擋在門前,一個老年男子嘴角流血持刀在後。眾潑皮在叫囂,一個青年武者手持單刀,擺出決鬥架勢,和尚怒不可遏,就要上前廝殺,這時隱約看到不遠處有衙役在,怎麼會有衙役呢?在又為什麼不制止呢?許多問題浮上心頭。趕忙攔住魯達,用眼神制止進一步行為,和尚平時大大咧咧的,關鍵時刻異常清醒,媽的,都是影帝啊。

「住手,都他媽給我住手,光天化日的,天子腳下,竟敢如此無法無天,還有王法嗎?」

「你丫的是誰?莫要多管閑事,否則本虞侯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王法。」

這麼囂張,一個身穿黑色圓領大袖,頭上戴黑色襆頭,身材矮胖,眼睛圓睜,精明帶着戾氣的三十歲的男子,正欲拔刀,和尚連忙擋在前面,護住衙內。

「你是陸謙吧?」小童拍拍和尚肩頭,示意稍安,和尚讓開道路,小童走上前去。「你是何人,敢在......」陸謙沒有說完,「住嘴,你算什麼東西?敢在我面前如此說話,本衙內橫行東京時,你還只是個腌臢潑皮吧,是我高世叔抬舉你,帶你入禁軍,賞你個虞侯做做,現在敢在我面前撒野?」

上前對着矮胖子一個腦瓜崩,陸謙正要分辨,「你不要說話,你一說話我就想幹掉你,」想起水滸橋段,小童越想越生氣,手指着陸謙道:「你與林沖本交好,因借賭錢與林沖交惡,並懷恨在心,前日你慫恿小高去大相國寺,強搶林娘子,你以為我不知道嗎?你知林沖和張教頭定反抗,你伺機帶領禁軍來他門前挑釁,買通開封衙役在遠處等待,等林沖傷了禁軍,死了更好,伺機抓人,高太尉為了小高,肯定做實林衝殺人,出事有殿帥府出面,當真打得好算盤啊。」

「衙內明鑒,卑職不曾如是想,是我家小衙內要卑職這麼做的。」

「大膽,你還敢狡辯?」小童大怒,手指陸謙道:「小高昨日今天一直跟我在一起,而且通過昨天我兄弟商議,早說通放棄林娘子,此時正與我府大洋同行,今日我便捉你回去,看高世叔如何發配於你。」

陸謙後退一步,「大師、林沖,給我拿下此賊。」和尚早就等不及,林沖精神大振,雙人齊出,呈前後夾擊之勢,陸謙也就是一個三流高手,林沖和魯達皆達到准一流,又處在陸謙膽戰,一心想逃,僅僅二招,並已被擒。

遠處開封府衙役正欲過來,發現陸謙被擒,知曉和陸謙勾當已敗露,忙躲開遠遁。

「這等不仁不義,害主忘恩之徒,和尚廢掉他一腿一臂,」和尚即刻出手,捏碎膝蓋骨和臂彎骨,陸謙大叫:」衙內饒命啊.」

「你若不逃,尚且不至身殘,今日怨恨在心,不死已是萬幸。」說道安排親隨帶着禁軍押送交給高太尉發落。

圍觀眾人拍手大呼衙內威武,小童抱拳頷首向眾人致意,說道:「公道自在,天子腳下,當不懼此等不公,都散了吧。」

眾人散去,林沖邀小童進入中堂,「老丈可有傷着?我拿貼請太醫前來診治?「小童扶着張教頭說道。「有勞衙內,老朽無礙,皮外傷,未有傷筋動骨,」張教頭躬身頷首,入座奉茶,和尚介紹小童,林沖再拜:「今日有賴衙內搭救,否則此事難以善了,由此大恩,林沖定報之,」何止是難善了,是家破人亡啊,小童跟腦子裡的說道,沒有回應。

「兄長無須掛懷,區區舉手之勞,不提也罷。弟聞兄師承周侗周老英雄,槍棒雙絕,幾無敵手,區區一個陸謙,小菜而已。弟又聞大師與兄一見如故,很是豪氣,故今日特地與兄相見,」說著小童抱拳,林沖趕忙起身,口稱不敢。

「兄有此等武藝,區區一個教頭,實在屈才,不知兄可想馳騁沙場,建功立業呢?」

「不瞞衙內,卑職跟隨師傅,也曾幻想兩軍陣前,斬將奪旗,博一個封妻蔭子,奈何求告無門,唉!」

「無妨,天生我材必有用,機會就在當下,今日事急,五日後兄到我府,我們一起飲宴再詳敘如何?」

「正合我意!」林沖、大師和小童皆撫掌大笑。

裝了一天賢者,真是累啊,下次再招募要換個風格了。

《大宋第一任鐵血首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