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仙俠修真›都市逆天醫仙
都市逆天醫仙 連載中

都市逆天醫仙

來源:外網 作者:陳飛蘇念念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陳飛蘇念念

【醫生+逆襲+全能+輕鬆+勵志】,實習醫生陳飛偶獲先祖傳承,看他如何在逆境中一步一步成長,開啟嶄新的人生。,美女的青睞,他又將如何抉擇?,他面對強敵,臨危不懼,面對紅顏,柔情似水。,縱使前路迷茫,他也將逆天而行。展開

《都市逆天醫仙》章節試讀:

「爸,陳飛是我請來的,我相信陳飛的人品,請你也要相信我。」

林峰聽到自己的父親要趕走陳飛,直接站了出來。

「林總,我看你的兒子也是被這小子蠱惑了,看這小子的穿着就知道他是一個缺錢的人,肯定是知曉了公子的身份,伺機想要騙錢。」

李不易此時眼中滿是對陳飛的怨恨,添油加醋的說道。

「你憑什麼這樣說我的朋友,陳飛之前根本不知道我的身份,何來的騙錢一說。」林峰看向了李不易,目光如炬。

李不易不屑一笑,

「之前可能是不知道,現在不是知道了嗎?就他那個窮酸樣怕是看到這個莊園眼都移不開了吧。」

「不過是一個低賤的人,還敢來質疑我?我吃過的鹽比他喝過的水都要多。」

「呸,垃圾一個。」

「我不許你這樣說我的朋友。」林峰怒道。

「夠了。」

「峰兒,還嫌不夠丟人嗎?」林震天突然一拍桌子,大聲吼道。

林峰見狀,心中氣憤。

眼睛緊緊的盯着自己的老爸,來表達自己內心的不滿。

陳飛看到林峰為了自己,不惜可自己的老爸對峙,心中有了一絲溫暖。

林峰這個朋友值得深交。

此時陳飛也不想看到林峰父子不和。

於是站了出來,

「好兄弟,伯父已經下了逐客令,我確實不適合在呆在這裡,你也不必為了我搞得父子不和,這是我不想看到的。」

「清者自清。」

隨即看向了李不易,

「我看大師你額見泛着黑氣,怕是也被煞氣侵襲了,只怕不久便會有血光之災。」

「你這小子竟然敢咒我,我堂堂大師還會怕什麼煞氣,簡直是好笑至極。」

見李不易不聽,陳飛也不去管他。

來到林峰身邊,從自己的手腕取下了一串地攤上買的手珠,悄悄的捏了一個辟邪印。

「林峰,這個手珠我開過光,可暫時保你不被煞氣侵襲。」

遞給林峰手珠之後,便大步離開了林家莊園。

「哼,故弄玄虛。」看到陳飛被趕走,李不易摸了摸發白的鬍子嘲諷道。

「喵……」

李不易正自得意的時候,大廳內不知哪裡跳出了一直華貴的黑貓。

一下子便跳上了李不易的臉上,貓爪鋒利,瞬間李不易的臉上便多了一道爪痕。

「大膽畜生。」李不易吃痛,大聲吼道。

隨即便用手去抓,可是黑貓靈活,李不易根本就抓不住。

黑貓跳到了一個裝飾的大花瓶上,藉著花瓶跳到了頂上的裝飾用的大燈。

大燈搖晃,隨即落下。

林峰和李不易此時正站在燈下,兩人已經是躲避不及。

這時,黑貓再次跳上了大燈,改變了大燈落下的軌道。

大燈直乎乎的砸向了李不易,而林峰卻是毫髮無損。

「哎呦……」

李不易被大燈砸到腦袋,頭上鮮血直流。

林震天父子看到這一幕都是驚呆了。

這時的場景再結合陳飛所說的話,林震天的內心也有一些不確定了。

難道峰兒認識的那個陳飛真的是位深藏不露的高人?

而此時李不易已經是氣的神志不清,

「哪裡來的黑貓?林總這等畜生還留着幹什麼?必須打死這隻黑貓,這隻黑貓就是禍亂之源。」

李不易捂着腦袋,看着滿手的鮮血,惱羞成怒。

而此時林震天看着他的狼狽樣和醜態,微微皺眉,

「黑貓通靈,怕是看出了什麼?」

「什麼黑貓通靈?不過是他人的無知之談,林總你要相信我,黑貓就是禍亂之源,必須清除。」

李不易何時如此狼狽過,心中氣急,已經忘記了自己的身份,開始質疑起了林震天。

果然林震天聽到這話,眉頭皺的更緊了。

心中更加的相信陳飛所說的話,想要去喊回陳飛,但是面子上總感覺過不去。

「老爸,我看陳飛說的沒錯,這個什麼所謂的大師就是一個騙子,趁陳飛沒有走遠,要不我把陳飛請回來。」

「陳飛看在我的面子上一定會回來的。」

林震天聞言眉頭一挑,

「峰兒你可有把握?既然如此,這件事就交給你了。」

「好的,老爸。」林峰聞言一喜。

怒視了一眼李不易,直接離開了大廳。

直至此時,李不易終於意識到了不妙,

「林總你這是不信任我。」

「哎,大師這話嚴重了,我只是為了保險起見,畢竟這麼大的莊園讓大師一人來看,實在是太辛苦了,我是替大師你分憂。」

林震天這話充滿了官腔。

在不確定的情況下,林震天也不好把話說的太死。

林峰快步走出莊園,發現陳飛正在門口等着。

「陳飛你沒有走呀?」

陳飛聞言一笑,

「那個所謂的大師不過是江湖騙子,而且自身也已經被煞氣侵襲,我知你一定會回來尋我,所以我便在此等候。」

林峰聽到這話一愣,心中感覺有點看不透陳飛了。

雖是奇怪,但不管怎麼樣,陳飛是自己的好朋友,林峰對於自己的朋友是一定會維護的。

帶着陳飛重新回到大廳。

「哼,無知之徒竟然真的敢回來,等會便要你好看。」李不易看到陳飛依舊冷嘲熱諷。

聽到這話,陳飛心中也有了怒氣。

「大師怎麼一會不見,腦袋就開了花,身為大師可否料到自己的血光之災?」

「你……伶牙俐齒,老夫不屑與你鬥嘴,有能耐就拿出真本事。」

陳飛聞言,看向了林震天,

「伯父,你莊園的風水布局本沒有問題,但大廳居中,而金佛又位於大廳黃金線位置,金佛煞氣旺盛,慢慢的已經侵蝕了整個莊園。」

「如不出我所料,這幾天伯父的公司估計也不是太順。」

聽到這話,林震天心中一驚。

他的公司最近確實出了問題,而且這種事他從來沒有跟別人說過,陳飛是怎麼知道的。

「林總,不要相信這個小子,金佛可是從北涼山上求的,而且我也看過,哪有什麼煞氣?他根本是無稽之談。」

「林總你可不要聽信了讒言,這小子沒安好心,一看就是那種雞鳴狗盜之輩。」

林震天不知為何,此時看着李不易是越看越不順眼,冷哼一聲,

「你在教我做事?」

《都市逆天醫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