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它小說›都市之最強狂兵陳六合
都市之最強狂兵陳六合 連載中

都市之最強狂兵陳六合

來源:外網 作者:大紅大紫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大紅大紫

縝雲監獄坐落在華夏國西南邊境,這個監獄的名字或許不是那麼如雷貫耳,但這個監獄的重量,卻絲毫不弱於京城的秦城監獄。 在秦城監獄裏,關押的或許都是巨貪與巨富,服刑前沒有足夠高的地位無法走進那座監獄。 而縝雲監獄與秦城監獄有着異曲同工之妙,這座監獄裏關押的清一色都是極度重犯,隨便拖出一個人來,身上至少都背負着幾條人命,要麼就是常年遊走在幾國國界邊境上的毒梟與軍火販子。 總之一句話,能住進這裡的,沒有一個不是窮兇惡極的重犯要犯,而且不是被叛了終身監禁就是被判死刑。 就是這麼一座坐落在西南荒涼區域展開

《都市之最強狂兵陳六合》章節試讀:

夏日炎炎、烈陽高照,七八月份的天氣就是燥人,天上掛着的烈陽就跟火球似的炙烤着大地,往地下撒泡尿估計都能當場冒煙。 可即便天氣再熱,也阻止不了街上行人為了討生活的辛勤步伐。 叮鈴鈴。半下午,一個穿着單薄汗衫、踩着一雙軍用解放鞋的青年正蹬着一輛破舊的三輪車在大街上晃蕩。 三輪車的龍頭上綁着一個鈴鐺,車斗內堆着一些爛七八糟的紙板與廢品,車身上貼着一塊大招牌。 收廢品三個字寫的是歪歪扭扭不堪入目,用陳六合自己的話來說,這特么的就是龍飛鳳舞,活生生的文字藝術。 在這三個大字的下面,還有跟蚯蚓般的一行小字,全方位家政小能手,支持上門服務,熱線電話xxxxxxx。 這無疑成了繁華都市內一道惹眼的風景線,當然,投過來的目光大多都是嫌棄鄙夷居多,很難想像一個身材高大年紀輕輕、再加上長得挺不錯的一個小夥子,會在大好年華選擇這種活法。 說好聽點,這也算吃苦耐勞辛勤奮鬥,可說難聽點,這特么簡直就是毫無夢想自甘墮落啊。 幹了半個月這行當的陳六合自然不會去在乎旁人的目光,何況他本身就是一個我行我素、笑看世間百態的人。 經過一番唇槍舌戰鬥智斗勇的艱苦博弈,在陳六合短斤少兩的慣用手段下,成功以極低的價格收購了一位大媽手中的廢紙。 正當他美滋滋的要裝貨上車的時候,突然旁邊的街道上發生了一起事故,只見一輛紅色的5系寶馬車急停在街道中央,在車頭前,躺着一名看上去三十歲左右、賊眉鼠眼的男子。 撞人了!這是所有人的第一想法,很快事故點就圍上了一群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吃瓜群眾。 寶馬車門打開,先出現的,是一雙白色的水晶綁帶高跟涼鞋,緊接着,是一雙白皙嫩滑纖細修長的美腿,美腿在超薄肉-色-絲-襪的包裹下,更加顯得光潔透亮,盪人心弦。 很快,一名女子鑽出了轎車,出現在眾人的視線當中。 車主是一名身穿紅色連衣裙的妙齡女子,明眸皓齒美艷動人,五官端正精緻,配上那妖嬈惹火的身段,無比性感與迷人,絕逼屬於那種讓屌絲滿嘴口水,讓高富帥目不轉睛的級別。 再加上那一頭染着酒紅色的大波浪長發,這個看上去二十四五歲的麗人散發著一股子成熟的嫵媚,就像是一枚熟透了的桃子。 在大熱天看到這麼一個極品貨色,不得不說容易讓人口乾舌燥,雄性激素是直線飆升。 又是一個足以打上九十分的極品。陳六合在心中下了個定義,要知道陳六合的審美眼光非常苛刻,能讓他打上九十分的女人簡直鳳毛麟角。 沒想到短短一個月內就碰見了兩個,一個是半個月前在縝雲監獄看到的那個蘇婉玥,一個就是眼前這位遇到麻煩的女人了。 哎喲,痛死我了,撞人了,我的腿快斷了。躺在寶馬車前的男子正在哀聲嚎叫,看到女人下車,他叫的更加歡實了。 陳六合扶着三輪車,懶懶散散的叼起一根煙,輕輕搖了搖頭,給出了一個點評:演技太浮誇,不夠專業。 這明顯是一起碰瓷事件,但陳六合可沒有什麼英雄救美拔刀相助的俠客心腸,他還沒閑得蛋疼呢。 眼神不由自主的又在那女車主的身上打量了一圈,胸前的壯闊與臀-部的凸翹讓他多看了兩眼:奶-子大、屁-股圓,不是小蜜就情人。陳六合對自己一針見血的點評很是滿意。 不是誰都有陳六合這種火眼金睛的,那位美麗動人的女車主更是第一次碰到這種情況,即便是知道對方是故意往她車上撞的,一時間也是有些慌了神。 大哥,你沒事吧?傷到哪裡了?我送您去醫院看看吧。美麗女人緊張的說道。 沒事?我的腿都斷了,我說你到底是怎麼開車的?會不會開啊?你說現在怎麼辦吧?我站都站不起來了。男子躺在地下撒潑哀嚎:你說是公了私了。 女車主倒也不算太笨,一下子就知道對方是故意碰瓷,頓時氣得俏臉微紅:我看還是公了吧,先報警,然後再去醫院,真是我的責任,我負責。 這男子明顯是個老手,一點也不懼怕,嘴硬道:那好啊,報警啊,去醫院檢查啊,我要做個徹徹底底的全身檢查,再去做口供啊,我看沒有一天那時間也下不來。 聞言,女車主臉上滿是氣急與無奈,她可是有一大堆事情要處理呢,哪裡有時間陪這個無賴乾耗着?就算知道對方是故意訛她,也沒有一點辦法。 好,那你說,私了怎麼了?女車主跺腳道,這一個氣惱的動作也不知道讓多少牲口口水直流。 好說,你拿錢,我自己去醫院檢查,我這腿斷了,怎麼著也得要個萬兒八千的醫療費吧?男子獅子大開口。 女車主咬牙切齒,但顯然是有什麼急事需要去處理,不想浪費時間了,當即從手提包里拿出一沓錢來丟給男子。 不過她也沒那麼笨,可不會讓這個男子干拿這些錢,她目光四處掃視了一圈,無巧不巧的落在看好戲的陳六合身上,道:這位大哥,我現在沒時間,能不能勞煩你幫我送他去醫院?一定要做檢查,做一個全身檢查。 陳六合沒想到事情會燒到自己身上,他想也沒想就直接搖頭:哥們沒時間,你沒看到我正生意興隆嗎?一分鐘好幾塊錢上下呢。 換來的是無數鄙夷目光,特么的就你那收點破爛還生意興隆呢? 美女車主顯然也沒想到陳六合會這麼不懂得憐香惜玉不解風情,這讓她更加氣惱,不知道今天出門是不是沒看黃曆,當即瞪着美眸道:我補償你!說著話,又掏出了幾張紅票子,有四五張。 陳六合換臉比翻書還快,登時眉開眼笑的扶着三輪車上前:好說好說,助人為樂是我輩應當盡的一份義務。 沒臉沒皮的接過錢,不理會美女車主那鄙視的目光,陳六合來到碰瓷的男子身前蹲下,笑眯眯道:錢都到手了,還躺着幹什麼?趕緊收工吧。 一句話,讓美女車主怒急,質問陳六合:你知道他是故意碰瓷的對不?那你剛才為什麼不幫我說句公道話? 陳六合愕然,無辜道:我不知道啊。 還說不知道?那你剛才說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什麼錢到手了,可以收工了?美女車主死死盯着陳六合,秋水般的眸子都快噴出火星了:你們是不是一夥的? 陳六合哭笑不得,沒想到這個娘們耳朵還挺尖的。 哎喲,疼死我了,沒天理沒王法了,撞到人還敢反咬一口,誰訛你了啊?我這條腿是真的斷了啊。碰瓷男的苦聲哀嚎幫陳六合化去了尷尬。 陳六合連忙點頭,抓過他那條看似紅腫其實完好無損的右腿,用兩根指頭捏住,也沒見怎麼用力,只聽一道及其輕微的咔嚓聲傳出,緊接着碰瓷男渾身顫抖,口中傳出殺豬般的嚎叫,滿地打滾,冷汗都流出來了。 現在,他可是正兒八經的斷了骨頭,不過不是被撞斷的,而是被陳六合捏斷的。 陳六合雖然不喜歡多管閑事,但對於這樣比他還沒有追求的人,陳六合還是很痛恨的,既然你想白賺別人錢,那多少總得付出一些代價吧?凡事一定要專業,做戲做全套。 看到沒,他真的沒騙你,他的腿真的斷了。陳六合對美女車主說道。 美女車主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情況,不過那碰瓷男的痛苦表情還是很瘮人的,她也不想在這裡多待,狠狠瞪了陳六合一眼,上車前,還看了看陳六合那輛破三輪,丟下一句話:我記住你了,你給我等着。才發動車子離去。 反正陳六合在她心中,已經跟不是好東西這幾個字掛鈎了。 好了,人都走了,別死叫,拿着這一萬塊錢自己打車去醫院吧,治好你這條腿估計還能剩餘個幾千塊錢,足夠買些營養品。陳六合輕描淡寫的說道。 碰瓷男疼得幾乎要暈厥過去,口齒都在顫抖,惡狠狠的盯着陳六合:小子,你是混哪條道上的?信不信我現在就弄死你! 陳六合不緊不慢的掏出兜里那三塊五一包的紅梅,叼上一根,道:我知道圍觀的人裏面有三個是你的同夥,你想划出什麼道道呢,我都可以接着,不過我還是想友情提醒你一聲,我能捏斷你的腿,同樣也能捏斷他們的腿。 頓了頓,陳六合笑嘻嘻的說道:我勸你今天的事情還是見好就收吧,以免事情鬧大了,對你也沒啥好處,還有,趕緊讓你的朋友帶你去醫院接骨,不然再耽誤下去,我不保證會不會留下什麼後遺症。 說罷,陳六合瀟洒的彈了彈煙灰,蹬上那輛獨具一別的破舊三輪車拉風離去。 就在他剛走,人群中就有三個青年圍到了碰瓷男身邊:大哥,就這樣算了?發句話,我們跟上去找個沒人的地兒弄死那小子。 少他嗎廢話,趕緊送我去醫院,山水有相逢,這個仇老子以後再報。碰瓷男哀嚎着。

《都市之最強狂兵陳六合》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