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二婚夫人甜又暖蘇檸秦斯越
二婚夫人甜又暖蘇檸秦斯越 連載中

二婚夫人甜又暖蘇檸秦斯越

來源:外網 作者:秦斯越蘇檸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秦斯越蘇檸 都市言情

蘇檸做了兩年霍太太,卻還保留着完璧之身。直到小三大着肚子找上門,她才明白這場婚姻就是個徹頭徹尾的笑話,毅然離婚止損。為慶祝久違的單身,她在酒吧買醉,卻不小心睡了頭牌「少爺」。可頭牌卻搖身一變,不僅成了這秦城最神秘的大佬,還是前夫的親舅舅?蘇檸:「秦斯越,你居然騙我你是少爺?!」男人把她摟進懷裡:「蠢女人,想不想給狗男女當舅媽?」蘇檸:「……」她承認,這個舅媽的身份讓她心動了!展開

《二婚夫人甜又暖蘇檸秦斯越》章節試讀:

男人鄙夷又嫌棄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蘇檸甚至從那不悅的語氣里聽出了一股子咬牙切齒。
她錯愕扭頭看去。
秦斯越俊臉陰沉,眼底瀰漫著濃濃寒意。
四目相對時,他看了一眼她頭上的傷,蹙眉:「怎麼頭上又流血了?」
「沒事。」
蘇檸輕輕甩開他的手,卻無法忽視心裏湧上的感動。
此時此刻,她曾最信任的人把她一次次踩在腳下,一個露水情緣的從事那種服務工作的男人……還被不識好歹的她趕走過的男人,居然又出現在身邊。
只一個眼神,一句關心的話,就幾乎快讓她崩潰。
蘇檸五味雜陳的情緒還沒整理好,霍子城陰惻惻的聲音傳來:「蘇檸!他是誰?」
宋念柔也好奇地打量了一番蘇檸身邊的男人。
不得不說,這個男人太完美了,渾身上下都透着與生俱來的矜貴氣息。
她在這雲城生活了二十多年,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帥得無可挑剔的男人。
蘇檸正要開口,肩膀上一沉,男人的長臂攬住了她。
「我是誰就不勞煩你知道了!」秦斯越眯眸慵懶地看着霍子城:「但,是個男人就應該管好自家滿嘴狂吠的狗,再亂咬人就該去打狂犬疫苗!」
他語氣不疾不徐輕描淡寫,但氣場卻強大得讓人不敢回懟。
蘇檸有點怔愣。
他手上力道很大,將她攬得緊緊的,讓她再次聞到了昨夜為之瘋狂的荷爾蒙味道。
可此刻,男人身上的味道讓她沒有一絲雜念。
只有,感動。
看到宋念柔被氣得煞白的臉,滿身滿心千瘡百孔的蘇檸居然感覺到了一點暗爽。
霍子城的視線落在秦斯越放在蘇檸肩膀上的那隻手上,充滿戾氣的眼神裡帶了明顯的探究。
這個男人,為什麼給他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是在哪見過?
他幾乎是從牙縫裡擠出了幾個字:「蘇檸!他到底是誰?」
蘇檸看了一眼霍子城那張陰霾的臉,心底那顆報復的種子又破土而出。
秦斯越那句話說的沒錯,她已經被人踩在地上摩擦,已經落魄到谷底了,還能更差嗎?!
該報復的時候就要報復!
念及此,蘇檸一咬牙,踮腳伸手勾住了秦斯越的脖子。
「吧唧」在他臉上親了一口:「霍子城,看到了沒?這個男人,就是我的新歡!怎麼樣,比你高比你帥比你有錢比你有種吧!」
臉上突然被軟懦的唇親了下,男人嘴角微微勾起。
這麼香軟的吻,就這樣蜻蜓點水了下,似乎……恩,不太夠。
秦斯越的動作比想法更快。
他手臂上用力一撈,將蘇檸攬進懷裡,低頭便吻了過去。
蘇檸猛地僵住。
熟悉的清冽味侵襲而來,她的大腦瞬間當機。
忘記了去掙扎,去反抗。
宋念柔捂住了眼睛:「阿城,他們那麼熟了,是不是早就在一起了?」
嘴上挑釁,心裏卻嫉妒的發狂。
只因為那個和蘇檸熱吻的男人太帥了!
霍子城氣得額頭青筋直爆:「蘇檸,你最有種!」
咬牙說完,拉着宋念柔就要走。
秦斯越這才放開了蘇檸。
看着她臉上的緋紅,眼底是毫不掩飾的滿意。
「等下!」他轉身幽幽地喊住了霍子城,慢條斯理地道:「亂扔鈔票違法,是讓警察來處理,還是你們自己撿起來再滾蛋!」
他說著,還真拿出了手機。
宋念柔看到男人那張明顯不好惹的臉,拉了拉霍子城:「阿城,姐姐剛死了父親心情不好,我們就別跟她計較了。」
說完,扶着肚子小心翼翼地蹲下去,一張張把地上的鈔票撿起來。
霍子城咬了咬牙,狠狠瞪了一眼蘇檸,也彎腰下去幫忙撿錢。
「想去幫忙?」秦斯越挑眉在蘇檸耳邊問。
突如其來的酥麻感傳遍全身,蘇檸這才從怔愣中回神。
她連忙搖頭:「不!」
心裏懊惱不已,卻不敢去看秦斯越。
這個男人真是一點虧都不吃,明明知道她是借他演戲,偏要強吻她……可惡!
「那還不走?」
男人嫌棄了一句,拎起蘇檸把她塞進了副駕駛,順手把她的行李箱扔到了車后座。
後視鏡里,蘇檸看着霍子城和宋念柔撿完錢上了車,才收回了視線。
她疲累地靠在座位上,閉上了眼睛。
剛閉上,又猛地睜開。
氣是出了,但她還有正事要辦。

《二婚夫人甜又暖蘇檸秦斯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