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歷史軍事›傅承淵時桑落
傅承淵時桑落 連載中

傅承淵時桑落

來源:外網 作者:離婚後傅總又追妻了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離婚後傅總又追妻了

一朝穿越,雲苓成為名震京城的絕世醜女。 意外嫁給雙目失明的西周戰神靖王爺,所幸一身精神力仍在。 白蓮花三番兩次蹬鼻子上臉,撕爛她的假面具! 渣爹想抬小妾做平妻,後院都給他掀翻! 且看她左手醫,右手毒,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叱吒大周朝堂。 待洗去毒斑,眾人恍然,原來這才是名副其實的大周第一美人! 原本相看兩厭的靖王死皮賴臉地貼上來,「夫人,該歇息了。」 她罵他,「死瞎子,離我遠點。」 某人笑的欠揍,「我瞎你丑,豈不絕配?」展開

《傅承淵時桑落》章節試讀:

時桑落還沒說話,就聽到其中一個男人問道:「傅總,這就是你秘書?小妞挺帶勁啊,弄這麼個漂亮的秘書在身邊天天晃悠,你老婆不吃醋?」

傅承淵似笑非笑地看了時桑落一眼,冷冷道:「什麼老婆,沒有的事。」

時桑落的心猛地一沉。

她給傅承淵當了三年秘書,也當了他三年的……妻子。

法律意義上,她是正牌的傅太太,可實際上,她只是個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秘書,連質問他為什麼懷裡有別的女人的資格都沒有。

也不稀奇,她跟傅承淵就不是因為相愛而結的婚。

只不過是因為,他心愛的女人死了,而她恰好長得與那個女人有六七分相似。

傅承淵招她當秘書,後來被老爺子催婚催的緊,他索性拉着她去登記了頂缸。

為什麼選她?

她心裏明白,1%是因為她聽話懂事工作能力好,而99%――是因為她這張臉。

結婚後她也曾經想好好當一個好妻子,生活上照顧妥帖,工作上她努力配合著他的步調,儘可能去迎合他的每一個決策,滿足他的每一項極盡苛刻的要求,這其中就包括那一條――不管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只要他需要,都必須在三十分鐘內出現在他面前。

整整三年,她從來不曾有過一句怨言。

這三年里,她活的根本不像自己,更像是那個女人的影子。

而如今,傅承淵已經找到了比她更為相似的影子――

就是如今正坐在他懷裡撒嬌的這位馮小姐。

「沒有老婆?我記得上次你家老爺子不是提了幾句,說孫媳婦什麼的……」

傅承淵的臉色沉了下來,目光冰冷:「我說了,沒有。」

對面的兩個男人也看了出來他變了臉色,不敢再說這個話題,開始嘻嘻哈哈地打趣時桑落。

「傅總說沒有那就肯定沒有。哎呀,不過這小秘書真的正點,要身材有身材要臉蛋有臉蛋,我要是也有個這樣的秘書,我肯定天天加班哈哈哈哈!」

「加班?你平時連公司都不去!」

「要是有個如花似玉的小秘書在,我天天去!」

「還天天去,你身體行嗎?」

「你說誰不行?!」

時桑落聽着這兩個男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不着調的葷話,目光貪婪地在她的襯衫和A字裙上猥瑣的來回,心裏一陣一陣的犯噁心。

傅承淵仍舊保持着方才的姿勢坐着,手裡捏着一個高腳杯,矜貴又冷漠,嘴角噙着一抹嘲諷地笑意,任憑那兩個男人把她從頭到家意淫了個遍,可從頭到尾一個字都沒有說。

她只能用力捏住領口,微微往後撤了兩步,讓自己隱匿在燈光的陰影里,隔絕那兩道讓人討厭的視線。

傅承淵忽而皺眉,回頭看她:「還有事?」

她搖頭:「沒有。」

「那還杵在這裡做什麼?」

「……那我走了。」

他不咸不淡地「嗯」了一聲。

傅承淵自從給她下了逐客令,就再也沒看她一眼,自顧自看着手中的紅酒,半分眼神都沒有給過她。

時桑落嘆了口氣,轉身離開。

像過去三年一樣,聽話,懂事,時桑落甚至覺得,她根本就是個人形siri。

身後仍舊飄來那幾個猥瑣聊天的聲音:「馮小姐,這麼多年傅總身邊的女人來來回回,從來沒一個是帶出來給兄弟們見的,這就算是給了名分呀,你可是開天闢地頭一份的,將來當了正牌傅太太,可別忘了我們。」

馮迎猛地坐直了身體,臉色微紅,有些害羞:「我跟承淵還沒結婚呢,還不是傅太太……」

男人們哈哈笑:「你看傅總這不是也沒反駁嘛,這就是默認了,傅太太的位置遲早是你坐。」

另一個也說道:「不過馮小姐也是真大度,這麼漂亮的小秘書放在傅總身邊,你也能放心?不如辭退了吧,讓給我。」

「誰不知道你,連你家公司在哪都不知道,你要秘書幹嘛?」

「當然是……大家都是男人嘛,懂的都懂,還能幹嘛?」男人小聲說了幾句話,引得一陣曖昧的鬨笑。

「那也得看傅總舍不捨得割愛了?」

身後的聲音飄進耳朵,時桑落離開的腳步猛地頓住了。

周遭的一切聲音似乎都被屏蔽,她只能聽到他沉鬱磁性的嗓音,似乎還帶着無所謂地笑意:「你要是喜歡就帶走,我無所謂。」

《傅承淵時桑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