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恐怖靈異›賀總夫人又來蹭氣運了
賀總夫人又來蹭氣運了 連載中

賀總夫人又來蹭氣運了

來源:外網 作者:薑糖賀忱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薑糖賀忱 恐怖靈異

薑糖天生缺錢命,被師父哄下山找有緣人。 本以為是個騙局,沒想到一下山就遇到了個金大腿,站他旁邊功德就蹭蹭漲,拉一下手功德翻倍,能花的錢也越來越多,薑糖立馬決定,賴上他不走了! 眾人發現,冷漠無情的賀三爺身邊忽然出現了一個軟乎乎的小姑娘,會算命畫符看風水,最重要的是,總是對賀三爺動手動腳,誰不知道賀三爺不近女色啊,正當眾人等着她手被折斷的時候,卻見賀三爺溫柔地牽住她的手。 「嫁給我,讓你蹭一輩子氣運。」展開

《賀總夫人又來蹭氣運了》章節試讀:

吃完飯後,薑糖摸了摸肚子,真的不疼啊。
眸光微轉,她忽然起身說道:「麻煩賀總稍等我一下,我去買瓶水。」
然而,剛走幾步,肚子忽然傳來劇痛,熟悉的感覺傳來,疼得她瞬間白了臉。
腳下步子一轉,她倉促地折了回來,走到桌邊,身子一個踉蹌,下意識扶住賀忱的胳膊,疼痛頓時散去。
感覺着胳膊上的力道,賀忱抬眸看向她,看着她臉上還未散去的蒼白,忽然覺得她這樣子跟第一次看到她的時候很像。
薑糖也覺得詫異,她的猜想居然真的證實了。
只要在他身邊,她就不用再接受窮鬼命沾了黃白之物後所要受到的懲罰了啊。
正想着,手腕又是一熱,她看着上面再次上漲的功德值,目光落在她挨着賀忱胳膊的手上。
一時間看賀忱的眼睛更亮。
這哪裡是一般人啊,分明就是可以讓她蹭功德的大好人啊!
見賀忱眼睛冷冷清清地看了過來,她鬆開了手,又掃了眼他的胳膊,指尖微捻,還有些不舍。
算了,不急,來日方長。
眼下她得先解決肚子的事。
她一屁股坐在凳子上,笑眯眯道:「我忽然又覺得不渴了,水就不買了。賀總,聽說你們山下的人都有夜生活,現在時間還早,不如再陪我逛一會兒?」
賀忱摸了摸手上的佛珠,看出她別有意圖,但並沒什麼惡意,便答應了下來。
薑糖歡喜地笑了起來,取出一沓符紙遞給他,「這些就當是謝禮了。」
又是謝他。
那天早上她也對他說了謝謝。
賀忱眉心微斂,心下覺得怪異,卻沒有多問,收了起來。
幾人便在這條街上隨意逛着。
零點將至,薑糖忽然抬頭看了眼天色,嘟囔了一聲「時間到了」,就把身上剩下的錢全拿了出來,放到路旁乞丐的碗里,裏面還有二十幾個硬幣,發出「咣當」的清脆響聲,很是悅耳。
賀忱更看不懂她了。
大夏天跑上跑下送外賣,她的錢來得並不容易,怎麼就這麼給別人了?
似乎看穿了他的疑惑,薑糖拍了拍手,隨口道:「這錢拿着也留不住,不如做點好事攢點功德。」
她天生缺錢命,存不住錢,身上的錢必須在子時之前花完,不然錢還是會以各種各樣的借口失去,說不定還會有倒霉事發生,與其受苦,不如直接在那之前花完好了。
她也看得開,人生在世,重在當下。
今天的花完了明天再掙就是了,又是新的開始。
捏指算了下時間,她勾唇一笑,看向賀忱說道:「賀總,今天多謝你,時間不早了,我們今天就逛到這裡吧,明天見。」
說完,沖他笑了下,薑糖抬步離開,從一個角落裡撿起個超大包袱來甩在背上,動作瀟洒,步伐輕盈,手上漫不經心地擲着銅板,走走停停,如一道清風般很快消失在人群中。
也是奇怪,不是她剛才去拿包袱,他們都沒注意到那裡還有東西。
看着她的背影消失,賀忱收回目光,卻是折身走到了剛才的龍蝦攤。
「對,再試試,看看阿忱你的味覺是不是真的恢復了。」一眼看出他的目的,不用他說,徐子吟立刻買了幾份小龍蝦過來,各種口味的都買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這家小龍蝦做得太好吃,所以才會讓他恢復味覺。
賀忱試了一下,只是一口,就不再繼續。
徐子吟的臉立刻拉了下去,「不行?」
賀忱點頭。
「再試試其他的。」徐子吟立刻把其他口味的遞給他,說不定其他的有用呢。
賀忱又嘗了兩顆便放下了。
「還是沒用啊。」徐子吟有些失望,疑惑道,「可是剛剛明明好了呀,吃的也是這家的小龍蝦啊。」
聽到他的話,賀忱眸光微閃,視線落在薑糖剛才所坐的位置上。
現在和剛才唯一的區別,是此刻她不在。
是因為她嗎?
賀忱摸着腕上的佛珠,神色複雜難辨。

那邊,薑糖跟着銅板的指示來到一處花園,她盤腿坐在椅子上,手支着下巴,垂眸看着腕上已經漲到120的功德值,嘴角的笑始終沒有散去。
原本五師父跟她說山下有她的有緣人,她還當他是嫌棄她拖累他也成了窮光蛋,找借口把她騙下山呢,沒想到居然是真的。
想了想,她拿出一張傳音符來,隨手一抬,符紙在空中變成了一個紙鶴,扇着翅膀往一個方向飛去。
此刻,三清山。
「阿嚏――」丘九言忽然打了個噴嚏。
一旁,穆雲平打着太極拳,掃了他一眼,撇嘴道:「老五,你也有被人惦記的時候啊。」
「那是。」丘九言穿着一身洗得發白的道袍,翹着二郎腿,悠哉悠哉地端起一旁有個豁口的碗喝了口水,裏面的茶葉也只有零星幾片,看上去有些寒酸。
他也不介意,摸着鬍子笑眯眯道,「肯定是小糖糖想我了。」
聽到這話,穆雲平臉一黑,沒好氣地一腳踢了過去,怒目而視:「你還有臉說!你個老東西居然敢趁我們不在把糖糖騙下山,說什麼了結塵緣,還找什麼有緣人,不就是嫌糖糖是缺錢命么,這麼點苦都吃不了,你還配當她師父嗎!」
想想他就來氣,徒弟天生窮命,一天只能花一百塊錢,要兼顧衣食住行各個方面,在京市哪裡能夠啊,這會兒還不知道在哪兒受苦呢。
這麼一想,他心都揪疼,踢丘九言也更加不客氣。
丘九言急急躲過,有些心虛地摸了摸鼻子,嘟囔道:「我也沒完全騙糖糖啊,她確實是塵緣未了,她的親生父母那邊親緣線是肯定要斷掉的,不然對她以後的修行也不好。」
「那你是承認山下有她有緣人的事是騙她的了?」穆雲平目光沉沉,恨不得把他拉過來揍一頓才好。
「我……」剛說了一個字,一隻紙鶴忽然飛了過來,他「咦」了一聲,伸手接住。
紙鶴落在他手心,長喙微啟,說道:「五師父你算得太准了,我真的找到我的有緣人了,我的功德值現在已經漲到120了!麻煩幫我跟其他幾個師父也說一聲,不用擔心我,我在山下過得很好,等我改了命就回去看你們。」
說完,紙鶴便化為煙塵散去。
「是糖糖的聲音!」穆雲平驚喜道。
「用你說。」丘九言輕咳一聲,腰板一下子就挺直了,「看吧,我就說我沒騙人吧,山下就是有糖糖的有緣人。」
「呵。」穆雲平白了他一眼,「我信你個鬼。」
誤打誤撞罷了。
這糟老頭子就是故意騙糖糖下山的。
呸!

《賀總夫人又來蹭氣運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