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HP:夜星
HP:夜星 連載中

HP:夜星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草莓蛋糕的唐小佳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厄瑞涅 愛吃草莓蛋糕的唐小佳 穿越重生

厄瑞涅是一個很膽小的人,怕死,怕痛,怕流眼淚;就像總愛躲藏在一層層飄渺雲霧後面的綴天星子,多一顆她沒什麼變化,少一顆她也無礙可在不為人知的角落裡,她也曾成為許多人的一輪明月,在記憶的長河中總能撒下柔和溫暖的潔光,在漆黑的鬼魅暗夜中總能照亮前行勇者的路原創女主:厄瑞涅·勞拉克·普林斯(1969,1204)是一個有關於救贖的小故事,女主有主角光環但是不太好使,書中角色有ooc傾向,覺雷避坑不要辱罵展開

《HP:夜星》章節試讀:

厄瑞涅變的有些陰鬱,開始變得不愛說話,但是這種漂亮臉蛋配上高冷氣息讓她看起來是一朵高嶺之花。

如果不是她出色的成績和美麗的容貌恐怕霍格沃茨都要忘了她這個人了,每年的節假日她都會回到那個早就空空的家,練習着各種黑魔法,但是她始終都沒有去碰不可饒恕咒。

她還去旅遊,去航海,她看過了挪威的極光,南極的冰川,非洲的沙漠,赤道的波濤。她在孤獨中起舞,在自由中翱翔。

她在上六年級的時候已經會在圖書館,休息室,餐桌上各種場所收到情書了,可是誰都沒見過她同意誰的舞會邀約。

有一次在西弗勒斯的課上,厄瑞涅的魔葯書剛打開就是一封粉紅色的充滿浪漫氣息的精心包裝的情書。

西弗勒斯嫌棄的拿起了那封情書當眾打開,並且義正言辭的說,「為了給那位腦子塞滿了迷情劑的男士留個臉面,我只會給赫奇帕奇扣下五分罷了。」

厄瑞涅尷尬的垂下了頭,就連那節課的魔葯製作都變得不盡人意。

西弗勒斯也不知道她是怎麼變得迷人起來,絢麗奪目,宛如一場永不落幕的煙火,也像是一朵肆意生長的野玫瑰。他甚至有的時候想要拒簽厄瑞涅要去霍格莫德的申請書,因為厄瑞涅說她在三把掃帚酒吧里差點喝到帶有迷情劑的黃油啤酒。

他能幫忙擋住一些其他學院的戀愛腦先生,但是擋不住自己學院里的壞小子。

有一天當厄瑞涅誤食了一杯充滿迷情劑的咖啡時,他在夜晚竟然被砸門,一打開門就看見少女紅着臉嘴裏念叨着一個她自己都不認識的男人的名字。

她在畢業後做了魔法史教師,把可憐的幽靈教授賓斯的職位霸佔了,理由是,「教授應該去好好休息了,我想教授會把一份他根本用不到的錢交給我的。」

她把魔法史學的不錯,作為賓斯教授少有的得意門生,賓斯教授大度的同意了這一件事情。

西弗勒斯看着半年前還跑去他那裡找解藥而暈頭轉向的小姑娘,今時今日居然坐在了自己的身旁,心中擦過一抹異樣,時光洪流把他們都埋沒了。

18歲的她純凈美好,露出的甜美笑顏宛若綻開的山茶花。那件事情帶給她的打擊看起來消散了不少,至少她露出的笑臉越來越多。

「幸會,斯內普先生。」在教師席上偷偷伸出手的厄瑞涅低聲私語着。

「我想如果普林斯小姐的腦子沒壞掉的話就該意識到我們已經認識很多年了。」西弗勒斯無情的拍開了她的手,厄瑞涅也不惱,反正她在這裡可以煩人的機會有很多,時間還長着呢,真希望西弗勒斯每次都有耐心的拍開她的手,可不要甩給自己一個惡咒。她在心裏這般想。

厄瑞涅細數着日子,1991年的九月份,她將與哈利·波特見面,而現在是1987年的九月份。她明白自己的輕快日子不多了。

整個魔法界流傳的英雄事迹,恐怕只有她和西弗勒斯在聽到時能嗤之以鼻。

很不湊巧,她成為了德拉科·馬爾福的教母,這件事情本該在孩子一出生就被確立下來,早年厄瑞涅的年幼和內斂的魔力天賦都讓盧修斯猶豫再三,可是當她留下了霍格沃茨,並且擁有着極高的魔法成績時就連納西莎都想要她做他們兒子的教母。

厄瑞涅想了想,如果自己做了教母在以後可能有機會和納西莎立下誓言,也就是那個保守德拉科的靈魂不受到譴責的誓言。鄧布利多的請求基於此上,西弗勒斯的果敢基於此上。

這件事情間接導致了西弗勒斯的死亡。

所以她很樂意的同意了這件事情,並且奔波於如何能讓人假死。想着到時候立下誓言的是自己殺掉鄧布利多的是自己里德爾可能還可以手下留情,鄧布利多也不用真的消亡,這可是兩全其美的妙事。

厄瑞涅把魔法史做成幻燈片和魔法片段的教學方式得到了新老生的一致好評,當然還有她美麗的外表的優雅的氣質加分在內。

厄瑞涅並不喜歡剋扣每個學院的分數,她只是討厭在她課上搗亂的孩子,當然在她一開始辛辛苦苦做出來的東西,別人把它當成安睡曲和睡前故事的時候她真的很生氣。

所以在她的課堂上有着扣分規則:

1.你要是無視老師辛辛苦苦的成果呼呼大睡,第一次扣一分,第二次十分,第三次二十分

2.只要是搗亂髮出不好的聲響和事故,那就要被扣下十分,並且每周論文加一篇,發現抄錄,那就再抄兩遍好了。

3.可以不完成作業,但是要保證在第二天真正學會了昨日老師留過的知識點。

她每次下課都會單獨提問那些不寫作業的孩子,如果知識點也不會,作業也不寫,那就請到學院杯的寶石簍前懺悔自己犯下的錯,並且看着它的分數下降。

厄瑞涅很公正,也不會介意那些趕課程畢業的高年級學生來聽課,在她眼裡每個學院都是一樣的,她也沒有去排斥麻種巫師,但是這件事情要是被裡德爾知道,恐怕會關她一周的禁閉。

她對於學生們的讚賞接受的心安理得,甚至聽到有學生誇自己還會有點小驕傲,像是翹起尾巴的小貓。

本來平靜的霍格沃茨生活被打破在那個萬眾矚目的年代,1991。

偉大的救世主哈利·波特入學了,分院帽在他的頭上停留了一會把他分進了格蘭芬多,厄瑞涅沒敢多看他,她總覺得心裏發堵。她側頭去看西弗勒斯,她認為這人的魂似乎都要被勾走了。

奇洛教授在看到厄瑞涅的那一刻怔住了神,準確來說是里德爾和他共用視線,當里德爾看見他的女兒表情冷淡且帶着說不清的為難之意的時他決定不要讓她看見自己這個模樣,如果這次的行動成功他會讓厄瑞涅與他共享榮耀。

厄瑞涅對於哈利不知從哪來的盲目喜愛有些焦頭爛額,誰能救救她拜託救世主的十萬個問題。

哈利很喜歡這位普林斯教授,或者說他們三人組很喜歡普林斯教授,麥格教授很嚴厲,斯內普教授很討厭,奇洛教授很奇怪………

所以各個方面表現良好的普林斯教授在眾多教授中脫穎而出,哈利喜歡她講課時的耐心的態度和溫柔的語氣,喜歡她毫無芥蒂的四大學院一家親觀念,喜歡她講課路過自己時衣服上的清香和,暖洋洋的,他認為媽媽該是這個味道。

又恰好鄧布利多教授給這場火又加了點乾柴。

「是的,厄瑞涅很勇敢,很堅強,是個溫柔又強大的女子。」

「我的媽媽也是那樣的女人對嘛?」

「是的是的,莉莉,我知道你為什麼喜歡她了。」

厄瑞涅吃着盤中的滑蛋煸香腸,她在沉默中看了看西弗勒斯,發現他又盯着哈利看了,估計她爹也在看,不然小哈利怎麼會頭痛。

「西弗勒斯,你的那段黑暗歷史或許讓波特先生感到不適了。」

西弗勒斯算不上友善的瞪了厄瑞涅一眼,他不明白這女人怎麼越長大越口無遮攔,前食死徒光輝歲月就被她這麼輕描淡寫的描述出口。但他的確挪開了視線。

厄瑞涅憋屈的飲下一口牛奶差點嗆死。她辛辛苦苦幫他洗白,擔心小哈利懷疑他,還瞪自己,越想越氣,飯也不吃了,扔下刀叉就走。

「哦,怎麼了小厄瑞涅?今天的飯不和胃口嘛?」鄧布利多剛坐下就看見厄瑞涅氣沖沖的站起來離開。

「校長你當我減肥就好了。」厄瑞涅踩着短高跟很不滿意的離開了禮堂。

鄧布利多努了努嘴繼續吃着自己的早餐,他側頭看了一眼盯着那盤剩餘大半的滑蛋煸香腸的某位陷入沉默的黑袍男子,然後兩人的視線交匯,鄧布利多不失禮貌的舉了舉杯,然後黑袍男子的視線又轉向滿滿當當的牛奶杯。

《HP:夜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