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花都天醫葉鳴森
花都天醫葉鳴森 連載中

花都天醫葉鳴森

來源:google 作者:公子翟 分類:都市

標籤: 葉鳴森 邱萬才 都市

「怎麼會這樣,不可能的!」葉鳴森心如刀絞,難以接受的自言自語,不甘而痛苦的凝視着躺在擔架車上的母親方淑蘭就在這時,他雙.........展開

《花都天醫葉鳴森》章節試讀:

公子翟的《花都天醫葉鳴森》小說內容豐富。
在這裡提供精彩章節節選:...「邱主任,求你救救我媽吧,我暫時只能籌到五萬塊,不過,我向你保證,一定會儘快將剩下的錢湊齊的。」
江北市中心醫院的某間辦公室里,滿臉憔悴的葉鳴森,手裡拿着存有五萬塊的銀行卡,焦急的出言哀求。
穿着一身白大褂,大腹便便的邱萬才,輕蔑的瞥了一眼葉鳴森,撇了撇嘴。
「你當我們醫院是什麼地方啊,治病還想分期付款,想救你母親,就趕快拿十萬塊手術費來,不然的話,我可不能保證你母親可以熬過今天晚上。」
「什麼!」
葉鳴森驚呼一聲,臉色瞬間就白了下來。
「噗通」一聲,葉鳴森雙膝跪地,對着邱主任「砰砰砰」的就是磕了幾個響頭。
儘管他母親從小就教導他,男兒膝下有黃金,做人要有骨氣,但為了救母親,他卻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
「邱主任,我給你磕頭了,求你救救我媽吧,你的大恩大德,我永世不忘。」
磕完頭,葉鳴森將銀行卡塞進邱萬才手中,眼含熱淚,滿臉哀求與期盼的看向站在面前的邱萬才。
然而,迎接他的,卻是來自邱萬才的厭惡跟不耐煩。
「你幹什麼,想要道德綁架啊,你這種人我見多了,沒錢就別來醫院治病。」
邱萬才嫌棄的冷喝着,隨手將銀行卡扔在了地上,邁步就從葉鳴森身邊走了出去。
望着掉落在地的銀行卡,葉鳴森憤怒的握緊了拳頭,他沒想到,自己的乞求,換來的卻是狠狠的踐踏。
不過在短暫的憤怒後,他最終還是撿起了地上的銀行卡,屈辱的默默離開。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他還需要邱萬才救自己的母親,就算受到再大的屈辱,他也只能選擇忍受。
在重症監護室外,透過窗口,遠遠的看了一眼重病垂危的母親,葉鳴森心如刀絞。
他明白,自己如果湊不夠十萬塊的話,邱萬才是不可能給母親開刀的。
葉鳴森的父親,在他很小的時候就生病去世了,是他母親一個人辛辛苦苦將他拉扯大的。
為了支持他上大學,母親起早貪黑,砸鍋賣鐵。
兩天前,他母親突然昏倒,被人送往中心醫院,查出是急性心肌梗死,必須要儘快動手術。
十萬塊的手術費,對家境本就很差的葉鳴森來說,簡直就是天文數字。
為此他不惜將郊區唯一的小房子,抵押給了高利貸,卻依舊遠遠不夠。
「什麼,你還要借錢,之前的兩千還沒還呢,你當我們家是**機啊,沒錢!」
「喂,我聽不清楚,這裡信號不好,喂,喂........」「嘟嘟嘟,你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市區馬路人行道上,葉鳴森絕望而無助的攥着自己那老舊的手機,整個人如行屍走肉般,踉蹌前行。
為了湊錢給母親治病,他厚着臉皮,將能打的電話,全都撥打了一遍。
結果,這些親戚朋友,不是說沒錢,就是謊稱沒信號,甚至有的直接就關了機。
一圈電話打下來,沒有一個人願意幫助他們孤兒寡母。
人情冷暖,世態炎涼!
明明此時是炎炎盛夏,頂着太陽的葉鳴森,卻感覺不到一絲溫暖。
「叮鈴鈴,來電話了,叮鈴鈴,來電話了。」
突如其來的電話鈴聲,讓葉鳴森回過神來,看着來電顯示的名字,他原本冰冷的心,恢復了一絲溫度,如溺水的人,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般,急忙接通了來電。
「慧慧,我媽快不行了,你..........」葉鳴森滿懷愧疚與無奈的艱難開口,想要跟對方借錢救母。
電話那頭是他大學的女朋友,潘慧慧。
他知道潘慧慧家庭條件很一般,並不比他家富裕多少,但現在他已經走投無路,只能是被迫開口。
然而,不等他講話說完,電話里潘慧慧搶先一句話,卻是讓他如遭雷擊般,五雷轟頂。
「葉鳴森,咱們分手吧。」
葉鳴森愣了好一會,這才回過神來,難以置信的嘴巴乾澀道:「慧慧,你是開玩笑的吧。」
「我沒開玩笑,咱們兩個不合適,我今天就是通知你一聲,希望你以後不要再打擾我,再見。」
通話掛斷,潘慧慧冰冷而決絕的話語,如揮舞的大鎚般,一下又一下的敲打着葉鳴森的胸口,讓他疼痛欲裂,無法呼吸。
「為什麼會這樣,賊老天,你這是要逼死我啊!」
葉鳴森痛苦低吼着。
潘慧慧分手的話語,化為了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讓葉鳴森絕望瘋狂,心中有着無窮的悲憤與怨氣無處發泄,以至於他根本就沒注意到,自己此刻已經脫離了人行道,走在了機動車道上。
「小心,車!

!」
一聲路人的驚呼,傳到葉鳴森耳中,將他猛然驚醒。
抬頭望去,只見一輛紅色保時捷正朝着自己呼嘯而至。
葉鳴森嚇得下意識後撤,原本按照他跟保時捷轎跑的距離,如果車主及時剎車,或許還能避免一場車禍。
結果,讓葉鳴森萬萬沒想到的,這輛保時捷轎跑的女車主,很是奇葩,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看到前方的葉鳴森後,女車主嚇得驚慌尖叫,非但沒有轉彎避讓,反而兩隻手放開了方向盤,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卧槽,這是什麼操作啊?
你捂眼睛是什麼鬼?
還有,你不踩剎車,怎麼還踩起了油門啊?」
眼見着保時捷轎跑,車速不減反增,猶如脫韁的野馬一般沖了過來,葉鳴森再想躲,已經是來不及了。
只聽砰的一聲巨響,葉鳴森就猶如斷線的風箏一般被撞飛了出去。
身在半空的他,感覺全身都散了架,劇痛之下,哇的一大口鮮血噴了出來,染紅了胸口。
「女司機果然都是馬路殺手啊,不過也好,這樣,我就能去陪母親了!」
葉鳴森腦海中只來得及閃過這個念頭,整個人的意識就被潮水般的痛苦所吞沒。
事故發生,吸引了很多人的圍觀,可誰也沒有注意到,葉鳴森胸口上的古玉吊墜,在沾染了大量鮮血後,散發出淡淡金光,並神奇的融入到了葉鳴森體內,化為一股熱流,修復並強化他那受傷的身體。
不知道過了多久,葉鳴森重新恢復意識,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看着房間熟悉的布置,他意識到,自己這是在醫院病房。
然而,讓他奇怪的是,記憶中,自己明明被車撞了,現在卻一點疼痛感都沒有,相反,狀態比任何時候都要好,精力旺盛到,渾身都充滿了力量。
「太好了,你醒了啊!」
不等葉鳴森弄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一聲驚喜的歡呼就響了起來,葉鳴森循聲望去。
只見,在他病床旁,緩緩站起一名,長發披肩,朱唇粉面,臉頰精緻的讓人挑不出任何瑕疵的大美女。
長這麼大,葉鳴森還從沒有見過如此漂亮的女人,電視上美顏過的女明星,也不過如此。
「對不起啊,我昨天才拿的駕照,沒什麼駕駛經驗,我不是故意要撞你的,你放心,我會對你負責的,你........」美女車主面帶愧疚的誠懇道歉,然而,此刻的葉鳴森,卻完全聽不進去。
因為,隨着美女車主站起身來,他震驚的發現,眼前的美女車主竟然啥也沒有的站在他面前。
那坦蕩的程度,簡直比看片子都要刺激一百倍。
葉鳴森給震驚的瞪大了雙眸,張大了嘴巴,鼻血都差點噴出來。
「卧槽,你負責就負責唄,幹嗎脫衣服啊!

!」
此刻,葉鳴森的腦海中,彷彿有一萬隻草泥馬奔馳而過,

《花都天醫葉鳴森》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