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荒王老六
荒王老六 連載中

荒王老六

來源:google 作者:24K純屌絲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24K純屌絲 傅恆 穿越重生

失戀少年,買醉解愁!哭問天地,為何不公!轟隆一聲,電閃雷鳴!焦屍一具,魂穿異界!皇宮動蕩,血風腥雨!老六降世,視為不詳!母族牽連,貶送荒域!幼時冥想,憶前世文!少時艱苦,習今世武!文涉農商,武及軍械!春寒夏雨,秋蝗冬雪!四夷扣關,朝局動蕩!大荒物資,接濟黎民!百萬軍陣,喊殺四邊!軍械怪異,生人勿近!征戰他鄉,開疆擴土!朝令皇旨,將帥不受!滅國絕裔,動遷萬民!凱旋歸來,城門閱兵!軍不進城,將不受封!預知後事,文中祥解!展開

《荒王老六》章節試讀:

當傅恆高興的回家時,被戚夫人叫到了堂屋。因為她真不知這些要幹嘛?

「外祖母!等我弄好了再解釋幹嘛?」傅恆撒嬌的說道。

「好!那你弄!」戚夫人指着核桃和小麥說道。

然後傅恆叫來幾個人,就開始鼓搗核桃。教會了他們處理核桃,又開始帶着小菊弄小麥。

這時老三媳婦回來了!看着堂屋前一大堆東西,滿臉疑惑的走到戚夫人面前。順手還抓了一把大紅棗,小聲的詢問着大嫂啥情況!

「恆哥兒整回來的,據說很好吃!」老大媳婦低聲的說道。

「誰說好吃了?」老三媳婦問道。

「小四!」老大媳婦回答道。

「前兩天他還說胡桃難吃,怎麼今天又說胡桃好吃了?」老三媳婦吃着棗問道。

「不知道!」老大媳婦搖頭道。

「吃嗎?」老三媳婦把棗送到大嫂面前問道。

「小菊!看!就這個!加上核桃仁!不!胡桃仁!還有大棗!粟米!黃豆!赤豆!再加上糖,不要放鹽!大火煮上一刻鐘!明白了嗎?」傅恆看着小菊說道。

「明白了!」小菊點點頭說道。

「外祖母!讓其他院也別做飯了!今天我們吃大鍋飯!」傅恆回頭看着戚夫人說道。

「恆哥兒!要不咱們先做點,好吃了再叫大家一起吃!」老大媳婦溫柔的說道。

「不用!大舅母!肯定好吃!」傅恆微笑的說道。

「那我去幫廚!」老三媳婦風風火火的說道。

「外祖母!要是好吃的話,我們開個粥店怎麼樣?」傅恆看着戚夫人微笑的問道。

「粥為何物?」戚夫人疑惑的問道。

「就是咱們吃的稀飯!」傅恆微笑的回答道。

「稀飯也能賣?」老二媳婦疑惑的問道。

「等會兒就知道了!」傅恆微笑的說道。

「意思是說,你加了這些東西做的稀飯叫粥,而且還能拿出去賣錢?」戚夫人問道。

「是!」傅恆點頭道。

「可我們沒有開過店啊!」老大媳婦說道。

「沒事兒!到時候再說!」戚夫人開口說道。

「大嫂!我們家以前擺過攤兒!」戚家旺小聲的和大嫂說道。

「真的?」老大媳婦疑惑的問道。

戚家旺點點頭後,就去幫小外甥剝核桃了!戚老夫人進門,問什麼情況。戚夫人微笑的扶着婆婆坐下,給婆婆說明了情況。

「擺攤啊!擺過!都很久以前了!」戚老夫人樂呵呵的說道,然後開始了講故事模式。

傅恆一邊剝核桃,一邊聽曾外祖母講故事。原來戚家農戶出身,且曾外祖母還是秀才家閨女。

前朝末年,災禍連連。流民遍地,匪患橫行。軍閥割據,民不聊生。戚家被迫流浪,父母死於食物爭搶中。留下四兒一女,女兒還跟着人家跑了。

當時的戚老夫人,跟着父母家族逃難。族中因為其父不能參與爭搶,所以將他們家驅趕出族。一個陰冷的夜晚,讓命運的兩家人結合在一起。

靠近西涼的邊境大山裡,就這樣組合的一家人生活在一起。直到戚老夫人父親病重,將自己的女兒及妻子託付給戚家老大戚大個。

可是在戚老夫人父親過世後,戚老夫人的母親也病倒了!最後只留下當時十一歲的戚老夫人,跟着戚家兄弟四人!

「後來怎麼樣了?」傅恆見曾外祖母停下,有些着急的問道。

「我來講吧!」戚二老爺進門說道。

看着戚二老爺,眼睛裏有些淚光。戚二老爺坐下,開始講之前的故事。講到戚四老爺光屁股這段,戚四老爺趕緊讓截過。

「哇!曾外祖母!你當年好威武霸氣啊!」傅恆高興的說道。

「什麼威武霸氣啊!我當時被村裡人當成潑婦看待!要不是顧忌你曾外祖,估計早把我驅趕出村了!」戚老夫人微笑的說道。

戚家的故事還在繼續,戚家人也陸陸續續回來!戚文兵剛剛進門,就聽到了自己小時候的事兒!

「四叔!這都多少年前的事兒了!您怎麼又搬出來了!」戚文兵放下自己頭盔,看着自己四叔說道。

「哈哈哈!當時光着屁股,拿木槍指着你爹!大喊道:何方淫賊,敢來我戚家。看小爺不將你刺穿,明年的今天就是你周年!」戚四老爺笑呵呵的說道。

「去!還不是你教的!」戚老夫人沒好氣的說道。

回頭看著兒子問道:「軍中可好!」

「好!但是快入秋了!需要加強防衛,尤其是百姓城外和關外的糧食!」戚文兵在戚夫人協助下解下鎧甲,嘴裏回答着母親的問題。

「曾祖父!為什麼不在葫蘆口設防?」傅恆抬頭看着戚文兵問道。

「葫蘆口不是大梁領土,哪裡屬於西戎!現在西戎的屬國西涼堅守,所以我們不能駐守哪裡!」戚文兵微笑的說道。

「那關外多少里是咱們的?」傅恆再次問道。

「大梁和西戎以旱河為界!」戚文兵坐下,抱起傅恆說道。

「那就有十里之多!」傅恆思索的說道,然後跳下外祖父懷抱。

低頭來回踱步,抬頭看向戚文兵道:「西戎或者西涼進攻,是否在關外駐紮?」

「不!只有進攻時才會進入這個範圍,他們會駐紮在旱河以西!」戚文兵回答道。

「旱河上游是否有河流,我說的是有水的河流!」傅恆嚴肅的問道。

「有!我還去哪兒洗過澡!叫飲馬江!」戚家旺搶先說道。

「在西涼大雨或者更高的雪山雪崩時,飲馬江水位就會上升。然後經過紅石口進入旱河,所以一般夏末秋初西戎和西涼不會來大梁!」戚文兵說道。

「小舅!咱們去飲馬江和紅石口!」傅恆着急的說道。

「幹嘛呀!回來!」戚夫人沒好氣的說道。

「我去看看地形!」傅恆回答道。

「晌午了!飯快好了!吃了飯再去!」戚夫人沒好氣的說道。

「啊!哦!忘了吃飯了!呵呵呵!」傅恆笑呵呵的說道。

傅恆微笑的返回來,看着戚四老爺道:「飯還不行!四曾祖父接著說!」

《荒王老六》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