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活色生香
活色生香 連載中

活色生香

來源:google 作者:全市蝦蟹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葉慶泉 宋嘉琪

我是一個從農村出來的人,我是一個奮發向上的青年才俊,帶領家鄉人致富,這就是我畢生的追求!展開

《活色生香》章節試讀:

第二天大清早,我依舊是早早的來到局裡,照例和剛進門的同事們笑着一一打着招呼。

剛進入辦公樓,看見資源局一把手張局長的秘書潘奕欣與另一個男同事楊文浩兩人並肩行走,我張嘴正準備打招呼時……

潘奕欣已笑吟吟的道:「早啊,葉慶泉。」

「你們早。」

我笑着朝兩人點了點頭,但我剛將目光從潘奕欣轉移到楊文浩臉上時,誰知道楊文浩根本沒有接茬,只是在鼻子里輕蔑地『嗯』了一聲,居然耀武揚威地背着手走了過去。

一直到進了辦公室,坐到椅子的我仍在納悶,不知道怎麼就得罪了同事時,辦公室的門被輕輕推開,資源局辦公室的陳發全邁步走了進來。

陳發全徑直走到我面前,將手裡一個檔案袋放在桌子上,隨後輕輕敲了敲桌子,低聲道:「葉慶泉,你是怎麼得罪楊文浩了?」

聽了陳發全的話,我不禁一愣,我剛上班幾天,與對方相安無事,怎麼會得罪對方呢,我攤開手,無辜的道:「沒有啊。」

「沒有,你確定?」

陳發全神秘兮兮的湊了過來,一臉曖昧地問道:「葉慶泉,昨天在走廊上,看見潘奕欣和你有說有笑的,你們倆在議論什麼呢?」

「潘奕欣在練習英語口語發音,問了我一下,其他也沒說什麼。
怎麼!你打聽這個幹嘛?」我淡淡地道。

「問一下口語發音,你們倆也能說笑半天?」

陳發全聽後一臉的不相信,卻也沒再說什麼,之後嘿嘿一笑,豎起拇指,在我面前晃了晃,低聲笑道:「你小子牛,有種!居然敢去惹楊文浩,這下你麻煩大了,夠你喝一壺的。」

說完他的話,我不禁有些好笑,楊文浩和陳發全這批人是比我早一年來局裡工作的。
楊文浩平時善於拍局領導馬屁,和同事關係處理的也不錯,因為他家庭富裕,他出手又比較闊綽,在局裡這些年輕人中威信頗高。

而關鍵的是,楊文浩喜歡這潘大美女,非常喜歡!這件事情幾乎是公開的秘密,局裡很多同事都知道,連局領導們也都略有耳聞。
但兩人現在卻不是情侶,不知道潘奕欣是不是沒看上楊文浩。

另外,在自己來局裡工作之前,局裡有不少年輕人都曾經想來給高啟榮當秘書,其中就包括了楊文浩和陳發全這些人,可結果卻是……

我笑着搖了搖頭,他楊文浩馬屁拍得震天響,卻始終得不到局領導的重視,怕是上面也知道楊文浩的度量太小,沒有容人之量,幹不了啥大事。

而陳發全在局機關里一直都被楊文浩壓得死死的,但他敢怒不敢言,只能把自己的脾氣全都割掉,把稜角磨沒了,然後靜靜等待時機。

陳發全本來見我佔了他看中的職位,這幾天對我也比較冷淡,但這次見楊文浩給我臉色看,心中竊喜的同時,不由得有了同仇敵愾之心,低頭湊到我的耳邊,輕聲道:「小葉啊,不用擔心,咱們做好自己份內的事情,他要是敢找茬,你也可以向上面領導反映嘛,他只不過是和辦公室賈主任關係好一點罷了,可辦公室上面還有局長、副局長呢,又不是他楊文浩能一手遮天的。」

說完,陳發全也如同早上楊文浩一般,背着手在我辦公室里轉了一圈,之後就轉身離開了。

等到陳發全出去之後,我「嗤!」的冷笑了一聲。

以後就算楊文浩在背後給我使絆子陰我,大不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罷了,我何至於擔心這個比我早工作一年的楊文浩。

我心裏知道,陳發全這是在挑唆自己去給楊文浩找麻煩,在心底我就有些瞧不起他,你自己沒本事兒,被楊文浩吃得死死的,現在卻想拿我來當槍使,我葉慶泉當然不會去做那種傻事,那樣做的結果,除了給上級領導留下極壞的印象外,可沒有絲毫的益處。

當天晚上,我拿着一份在電腦中打印的資料,遞給宋建國,微笑着道:「宋叔叔,你看看這個。」

宋建國接過資料,凝神望去,看到關於深化國企改革的幾點建議這個大得不像話的標題,眼皮就是猛地一跳。

他愣了半晌,才揚起手中的資料,吃驚地道:「小泉啊,你這是什麼時候寫出的材料?」

我輕聲道:「宋叔叔,最近我一直在看這方面的書籍,有一點自己的想法,昨天看見你在散宣傳單頁,忍不住就寫出來了。」

宋建國將信將疑,有些生氣地道:「小泉,你剛參加工作,現在你的主要任務是盡量將局裡的工作摸熟、搞透,而不是耗費精力搞別的東西!」

我笑了笑,道:「沒什麼,宋叔叔,寫這份材料不需要多少時間,幾個小時就搞好了。」

宋建國哼了一聲,低頭翻閱起來,把資料全部看完之後,閉上眼睛,半晌沒有吭聲。

「怎麼樣?」

我知道這份東西應該會給宋建國帶來一些觸動,所以側過身子,不動聲色的問道。

宋建國放下材料,思考了好一會,才輕聲道:「你是在唱反調,這樣不行!」

我撓了撓額頭,語氣凝重地道:「宋叔叔,我這樣做,也是為了農機廠好,聽說農機廠最近正在為推進改革的事情,廣泛徵求意見,其實,這份材料,倒是可以給你們廠領導看看。」

宋建國連連搖頭,斷然回絕道:「不行,絕對不行,這份材料的大部分內容,我雖然不是很懂,可裏面寫了農機廠的很多問題,還是在和上面唱反調,真要交上去,劉廠長會發火的!」

我笑了笑,搖頭道:「宋叔叔,你要是真為了農機廠好,最好就把材料遞上去,否則看這形式,我估計用不了多久,農機廠就會出大問題。」

宋建國愣住了,詫異地道:「你怎麼會這樣肯定?」

我有些無奈,努了努嘴,笑着道:「材料裏面都寫了,有些你可能看不明白,但劉廠長看了,或許會意識到,當前的形勢非常嚴峻,不進行有針對性的調整,反而盲目擴張,農機廠必然面臨破產倒閉的風險。」

「破產倒閉,有那麼嚴重?」宋建國驚呆了,又拿起材料,反覆看了幾遍,猶豫着道:「好吧,那我試試,不過,你也別報太大的期望,要時刻記住,你是剛參加工作的新兵,要多花一些精力放在學習經驗上。」

「好的,宋叔叔,你放心。」我見終於打動了宋建國,算是沒有白辛苦一場,心情也舒展開來。

回到家,躺在床上,我又考慮了一會農機廠的事情,翻了個身子,放在床頭的衣服掉了下去,一張名片掉落出來。

從地上撿起名片,我突然想起了穆婉蘭那個女人。

想到這兒,我竟不由自主的拿起手機給穆婉蘭發了一條信息:你好啊。

穆婉蘭晚上約了電廠的負責人在夜總會的貴賓包房裡唱歌娛樂,高啟榮下班之後也去了,他們一群人在包廂里一邊唱歌、一邊喝着小酒,鬧騰的不亦樂乎。

電廠的那幾個人在那鬧騰得不行,穆婉蘭和高啟榮緊挨着坐在一邊沙發上相陪。

我給她發去的信息,因為包廂里太吵鬧,她根本沒聽見。

高啟榮中午剛喝過一場酒,這會兒又舉着酒杯,盯着穆婉蘭,不懷好意的詭笑着,說道:「穆總,來,陪哥走一個。」

《活色生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