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家父永樂,永鎮山河!
家父永樂,永鎮山河! 連載中

家父永樂,永鎮山河!

來源:google 作者:明雁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朱棣 朱高燧

建文四年,朱棣入主金陵城,後世青年魂穿朱高燧,為方孝孺發聲以淘金之法打開局面,引出城中建文餘孽,與朱棣父慈子孝(嬉笑怒罵),與兄長相親相愛(勾心鬥角),與美女吹拉彈唱(字面意思)晃晃大明就此展開了新的篇章,千古治世從此而起「我就想做個逍遙王爺,誰樂意當皇帝誰當去,反正當皇帝的就沒幾個命長的!」朱棣:「……」「娘子,經常運動有益於身體健康!」徐媛:「……」「大哥,不是我說你,咱得動起來,少吃多運動,你看看我,經常拉着夫人運動,身體倍棒!」朱高熾:「……」「大侄兒,知道什麼叫做演員的誕生嗎?」朱瞻基:「……」展開

《家父永樂,永鎮山河!》章節試讀:

而當這次金子被處理完後,其成色之高,讓老鐵匠還是大吃了一驚。

朱高燧沒有過多解釋,只是付了該付的錢,直接找到錢莊。

錢莊的掌柜看着比昨日大了不少,切成色十分足的金子時嘴巴張得老大。

「這……敢問公子,你這金子的來路……」

「別問,問就是不知道,你只要給我兌換成相應的銀子就成!這次可別以什麼成色不足來打發我了!」

朱高燧笑眯眯的說道,而錢莊掌柜見他不願透露,只能訕訕點頭,只不過那亂轉的眼珠卻是出賣了心中所想。

給足了銀子後,朱高燧離去,而紀綱後腳便進門,以多出一成的價格將其收走。

走之前還不忘警告道:「黃金的事,你最好爛在肚子里,否則的話,禍事不遠矣!」

只是他忘記了,此刻他身着便服,並沒有展現出錦衣衛該有的威懾力。

老掌柜表面唯唯諾諾的點頭答應,實則已經開始打起了小算盤。

在收工之後立即將此事彙報給了自己的東家,而他的背後,正是朱高煦!

朱高煦自然不會親自負責錢莊生意,甚至知不知道自己有這麼個錢莊還另說。

負責此處產業的,乃是他府里的管事劉全,在收到消息得知有個年輕人每天都能弄到黃金後,他立即便將此事放在了心上。

至於紀綱的威脅話語,只當是家丁護衛一流,渾然不在乎。

如今在這金陵城,誰還能比得過自家爺?

朱高煦那可是殺出來的威名,如今朱棣登基在即,往後他就是皇子。

再加上靖難之戰立下的功勞,搞不好弄個太子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對於屬下的彙報,他只是淡淡吩咐道:

「查清楚金子的來路,至於過程如何我不想知道,爺只要結果!」

錢莊掌柜一聽,立馬明白了該如何做,彎腰點頭的笑道:

「小的明白,您就瞧好吧,不出三日定有好消息傳來!」

另一邊,皇宮之中,朱棣在得知朱高燧居然將錦衣衛們趕開,不讓他們靠近,頓時給氣樂了。

「逆子!這是有恃無恐!這是想跟朕談條件!」

被自己小兒子給拿捏了,這讓一向心高氣傲的朱棣不知是該高興還是該生氣。

不過讓他主動服軟去將朱高燧找來詢問此事,那也是不可能的,起碼現階段不可能。

畢竟前日才將他給貶為庶人,現在就將其找來索要淘金之法,自己的面子往哪擱?

「去,將老大叫來。」

自己不方便出面,但是還有其他兒子不是?

老三一向和老大交好,有他出面,不信這小子不賣這個面子!

待朱高熾過來,朱棣開門見山的安排了任務,就是讓他去打探淘金之法。

而朱高熾聽聞了自己三弟居然會這種點石成金之法,驚得下巴都快掉在地上。

可朱棣身前的桌上,那兩塊黃澄澄的金子,又明白此事斷然不是作假。

本來還在擔心老三會在外面吃苦,想着怎麼避開錦衣衛的耳目給些志願幫助,現在好了,他不但弄出了金子,還讓老爹有事相求。

肥胖的臉龐上小眼珠子轉動了一下,故作為難道:

「這個……爹啊,不是兒子不願去,而是到時候三弟肯定會知道此事是您想知道,他要是以此提條件……」

「哼!收起你的小心思,不就是想為那逆子求情嗎?你告訴他,若是他真能憑空在河流里弄出金子,而不是耍的什麼障眼法,老子就是恢復他的身份又何妨?」

《家父永樂,永鎮山河!》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