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姜橙顧庭年蘇凌月
姜橙顧庭年蘇凌月 連載中

姜橙顧庭年蘇凌月

來源:外網 作者:廢物老公是億萬富豪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廢物老公是億萬富豪 玄幻魔法

【甜寵+先婚後愛】姜橙被繼母繼姐算計,迫不得已嫁給了家裡悶葫蘆司機。所有人都在等着看姜橙的笑話,閨蜜更是不遺餘力的給她介紹好男人。只是誰能告訴她,坐在她對面的錦城首富,為何和她木頭老公長得這麼像。眾人都以為姜橙過的慘不拉幾,誰料,姜橙的日子越過越好,隨手拎一個包包就是限量款,天價珠寶說買就買,閑來無聊買個海島去度假......傳聞錦城首富大佬顧庭年,性情孤冷,不近女色,但凡是接近她的女人都只有死路一條。眾人都覺得這位大佬註定孤獨終老。直到他們參加晚會時,見到這位大佬甘願俯身蹲下,動作輕柔的為名聲大噪的設計師姜橙脫下來高跟鞋,握在大掌中寵溺的揉了揉。那聲音更是寵溺的要將人溺死,「疼不疼?抱你去休息好不好?」展開

《姜橙顧庭年蘇凌月》章節試讀:

顧庭又恢復了那身普通的裝扮,戴上了那副厚重的黑框眼鏡。
姜橙換好鞋,把包包放回房間,噠噠噠的跑進廚房。
驚奇的看着顧庭忙碌,她滿眼星星,「哇,顧庭,你還會做飯啊?」
有椒鹽雞翅,青椒肉絲還有蓮藕湯。都是她愛吃的。
姜橙看着顧庭忙碌,腦海里不禁浮出母親曾經說過的話。
如果一個男人,願意體貼你下廚做你愛吃的,這個人便是值得嫁的。
她心中微動,心中暗自問母親,她是不是找對人了?
「顧庭,你怎麼知道我喜歡吃什麼啊?這些都是我的最愛。」
姜橙像只小蜜蜂圍在顧庭身邊。
男人手上的動作未停,聲線淡淡的回復:「隨便買的。」
姜橙:「…哦。」
她不好意思讓顧庭一人在廚房忙碌,洗了手過來詢問:「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嗎?」
「不用。」
姜橙悻悻地退出廚房,坐在沙發上,杵着腦袋滿心疑惑的望着顧庭的背影。
她怎麼感覺,今天顧庭心情有些不太好呢?
她低頭看了眼對於男人來說,十分逼仄的小沙發。
是因為昨晚沒睡好嗎?
顧庭不讓姜橙在廚房幫忙,她便把餐桌收拾了出來,準備等着開飯。
一頓飯,吃的格外安靜,兩人誰也沒有開口說話。
姜橙被顧庭做的這些飯菜佔住了嘴,根本顧不上說話。
吃飽後,姜橙不好意思的揉着自己鼓起來的小肚子,羞赧的問:「顧庭,你做飯實在是太好吃了,我沒忍住,一不小心就吃多了。」
她小臉泛紅,嬌嬌的一笑又問:「顧庭,你不會嫌棄我吃的多吧?」
顧庭吃的很慢,在姜橙後放下筷子,慢條斯理難過紙巾擦了下嘴。
他沒回答姜橙的問題,而是依靠在座椅上,不冷不淡地問了句。
「今天都去做什麼了?」
姜橙並沒有多想,一邊想着一邊念叨:「我今天起來便去了一趟學校,然後……」
說到這裡,姜橙便不由的想起舍友對自己的隱瞞,心情不由自主地跌了下去。
明明上學期間,她們是很要好的朋友。
停頓了下,姜橙接着道:「然後就去圖書館查了些資料。」
她的停頓看在顧庭眼裡,像是在掩飾什麼?
顧庭放在腿上的手緊了緊,厚重的眼鏡片下露出一抹譏諷。
薄唇輕起,低冷無溫的嗓音在顧庭的口中傳出,給了姜橙重重一擊,「你如果對這段婚姻不滿意,明天我們就去民政局離婚。」
這話一出,坐在對面的姜橙一下子便僵住了,她懷疑的眼神看向顧庭。
卻見對面的男人面無表情,並不是開玩笑的樣子。
姜橙看着看着顧庭,怔怔的星眸里立馬蓄滿了淚水,她嘴角往下一撇,眼淚無聲的涌了出來。
臉上的表情明明委屈至極,但姜橙偏偏死死咬着下唇,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顧庭皺眉:「你……你哭什麼?」
他這話,像是打開了什麼開關,姜橙委屈的哭出了聲,眼淚啪嗒啪嗒的落在餐桌上。
「嗚嗚嗚,連你也不要我了嗎?所有的人都不要我了。」
爸爸把她趕出家門,舍友把她孤立,現在連剛剛結婚的老公都要和她離婚。
她是不是真的很糟糕,所有的人都不喜歡她。
越哭,越覺得傷心越覺得委屈。
顧庭站起身,笨拙地抽了張紙遞到她面前,聲線僵硬的解釋:「你誤會了,我不是那個意思。」
「我是說,你如果對這段婚姻不滿意,有喜歡的人,我可以配合你離婚。」
她心中喜歡的人若一直都是顧方池。和別的男人不清不楚。
他又不是吃飽了撐的,養這樣一個女人。
可莫名,姜橙一掉眼淚,顧庭便在心中打消了這個念頭。
姜橙抽抽嗒嗒的停了下來,接過顧庭遞過來的紙巾,擦了擦自己的鼻子,淚眼汪汪的望着顧庭,嗚咽的哭腔道:「我……我說過了,我沒有喜歡的人。」
「我……我對這段婚姻,還挺滿意的。」
她並沒有離婚的打算。姜橙的計劃是和顧庭長長久久過下去的。
說完,見男人沒有反應,姜橙伸出了小手輕輕捏住顧庭的袖子晃了晃,可憐楚楚的聲音問:「顧庭,你是真的想和我離婚嗎?」
如果顧庭已經打定了主意,姜橙也不會強求。
顧庭到了嘴邊的話轉了一個圈兒,他緩聲道:「沒有,這是詢問下你的意見。」
「別哭了,一會兒眼睛該腫了,家裡沒有冰。」
聽到這話,姜橙心中鬆了一口氣,像是大石頭落地,哭紅的眼睛笑眯了起來。
「咱們昨天不是說好了嗎?你怎麼今天還問。」
想到姜橙剛才的話,顧庭隨口問了句:「改日,要不要去看望一下老爺子。」
顧庭說的老爺子是姜橙的爺爺。小時候,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姜橙都是陪着爺爺在鄉下度過的。
在整個姜家,也只有老爺子待她是真心誠意的,將這個孫女捧在掌心裏疼。
或許有老爺子出面,能讓姜橙在姜家過的體面些。
姜橙想到爺爺,剛才委屈的神色消散了些許,她瓮聲道:「爺爺最近一直在休養身子,我不想家裡的事情去麻煩爺爺。」
但自己結婚的事情遲早要告訴爺爺的。
想了想,姜橙徵求顧庭的意見,「十天後,你陪着我一起去看爺爺好不好?」
顧庭不解:「為什麼是十天後?」
「十天後就是LM集團在我們學校校招的截止日期。這段時間我要在家裡專心創作。爭取十日後,讓LM集團的面試官,眼前一亮。」
說起這件事時,姜橙那雙清澈的杏眸都在發光。
顧庭厚重的鏡框下,深眸微微閃動,點頭答應。
吃過飯後,姜橙便鑽到了房間開始着手自己的設計。
不知不覺,她十一點睡覺的鬧鈴響了起來。
她急忙關掉,輕手輕腳的推開房間的門,便看到顧庭已經躺在了沙發上。
姜橙遲疑一瞬,雙手扶着門小腦袋在門裡探了出,小聲試探地喊了聲。
「顧庭。」
「你要不要進來,我們一起睡?」

《姜橙顧庭年蘇凌月》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