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姜橙顧庭年小說知乎
姜橙顧庭年小說知乎 連載中

姜橙顧庭年小說知乎

來源:外網 作者:廢物老公是億萬富豪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廢物老公是億萬富豪 玄幻魔法

【甜寵+先婚後愛】姜橙被繼母繼姐算計,迫不得已嫁給了家裡悶葫蘆司機。所有人都在等着看姜橙的笑話,閨蜜更是不遺餘力的給她介紹好男人。只是誰能告訴她,坐在她對面的錦城首富,為何和她木頭老公長得這麼像。眾人都以為姜橙過的慘不拉幾,誰料,姜橙的日子越過越好,隨手拎一個包包就是限量款,天價珠寶說買就買,閑來無聊買個海島去度假......傳聞錦城首富大佬顧庭年,性情孤冷,不近女色,但凡是接近她的女人都只有死路一條。眾人都覺得這位大佬註定孤獨終老。直到他們參加晚會時,見到這位大佬甘願俯身蹲下,動作輕柔的為名聲大噪的設計師姜橙脫下來高跟鞋,握在大掌中寵溺的揉了揉。那聲音更是寵溺的要將人溺死,「疼不疼?抱你去休息好不好?」展開

《姜橙顧庭年小說知乎》章節試讀:

躺在沙發上的男人雙手撐在腦後,聞聲側臉看過來,狹長的鳳眸微眯,看到姜橙小臉上怯怯的表情,幾不可查輕笑一聲,低沉磁性的嗓音問:「小姐,確定要讓我睡床?」
姜橙很想說,不怎麼確定。
但他們都結婚了,是夫妻,而且還是自己佔了顧庭的床,總不能一直讓他睡沙發。
想通後,姜橙重重的點了點腦袋,頭上盤起來的小丸子也跟着晃了晃。
「確定!我們是夫妻,同床共枕不是應該的嗎?」
這話出來,姜橙的白皙的小臉立馬燒了起來。
她可沒有那什麼的心意,只是看他大男人睡沙發有些可憐罷了。
顧庭站起身,大步朝房間走去,進門前停在姜橙跟前,突然低頭。
「你臉怎麼這麼紅?」
姜橙立馬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兔子,差點躥起來,「有嗎?沒有吧?我可能是熱的。你先休息吧,我要去洗個澡。」
一口氣說完,姜橙身子一側在男人身側躲了過去,衝進了浴室。
顧庭第一次坐這個床,隨手扯過被子蓋在身上,手指修長的大掌拿着手機隨意的瀏覽着。
叮叮,有微信信息彈出來。
江津南:「老顧,夜色有場子來不來?哥幾個都在。」
顧庭懶得打字,拇指按在語音上,剛要開口便聽見浴室傳來姜橙疑惑的聲音。
「顧庭,洗澡水為什麼不熱了?」
他手指鬆動,語音就這樣彈了出去。
顧庭劍眉微皺,隨手將手機扣放在床頭,揚聲道:「我過來看一下。」

此時,夜色999包廂氣氛燥熱沸騰,收到顧庭發來了語音,江津南將手機音量調到最大,放在耳邊。
沒聽清,他直接關掉包廂里嘈雜的音樂,再次點開那條語音。
音樂一停,所有人的視線都看了過來。
一道綿軟嬌嬌的聲音在包廂里響起。
「顧庭,洗澡水為什麼不熱了?」
這話一出,江津南直接標出了國粹。
卧槽卧槽!!!
江津南顧不上什麼場子不場子了,拿起手機便往外走,「哥幾個,你們先玩着,兄弟我去辦點人生大事。」
等他離開包廂,包廂里有人忍不住好奇心問出聲。
「我只認識顧庭年,這顧庭是誰啊?該不會是庭年和女人之間的小情趣吧?」
「顧庭年的事情你也敢打聽,不想活了嗎?」

姜橙抬頭望着比她高半個頭的男人。
浴室赤白的燈光打在顧庭稜角分明臉上,顯得男人五官更加立體,下顎線條完美。
「熱水器壞了,明天我找人來修,今天就別洗澡了。」
「啊?」姜橙小臉皺在一起。
顧庭一本正經的道:「一天不洗沒關係,我不嫌棄你。」
姜橙:「……」
是我自己嫌棄我自己好不好?
不過,聽到顧庭這話,姜橙心裏又開始忐忑了起來。
她今晚沒洗澡,顧庭應該不會連沒洗過的大白菜都啃吧?
見她動作遲疑,顧庭便催促道:「時候不早了,早點休息吧。」
咬了咬下唇,姜橙硬着頭皮跟在男人身後,進了房間。
其實,這張床也不大,兩人各佔一邊,拎着被子各自躺了進去。
身側躺了個陌生的男人,只要稍稍一動就會碰到,姜橙很不適應,身子僵硬成板板,一動不敢動。
睡不着,索性摸出手機。
手機上方彈出一條計劃提醒,一星期後是爸爸四十八歲的生日。
姜橙悶悶的想,不知道爸爸消沒消氣?
爸爸一直特別喜歡華老的畫作,她如果能尋來一副華老的畫送給爸爸,爸爸肯定會高興的吧。
這樣想着,姜橙上網去搜索了下關於華老的信息。
華老在後天有一場作品展覽會。
嗡嗡嗡,顧庭扔在床頭的手機振動不停。
他無奈的拿過來看了一眼,想也不想便直接按了掛斷。
可偏偏電話那頭的人無比執着,掛斷以後,下一個電話很快又打了進來。
姜橙小心地瞥了一眼皺着眉頭的男人,小聲問:「不接電話嗎?」
「一直打電話過來,肯定是有急事。」
顧庭翻身下床,拿起手機往外走:「你先睡,我去接個電話。」
顧庭去了廚房,順便關上了門,他這才接聽電話附在耳側。
低冷的聲音傳出:「打電話做什麼?我準備睡了。」
江津南一肚子的問題都到了嘴邊,又被顧庭的這句話堵了回去。
聽他這語氣,江津南莫名縮了縮脖子,下意識的問:「我沒有壞你好事吧?」
「你覺得呢?」顧庭冷聲反問。
「既然打斷了,那咱們就好好聊聊吧。快點跟兄弟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江津南賤兮兮的聲音從聽筒里傳出來。
「我剛才可聽到了,有女人喊你。老老實實和兄弟交代,那女人是誰,什麼身份,怎麼認識的?」
江津南說得振振有詞:「你一個萬年鐵樹,這麼多年都沒開過花,讓兄弟幫你分析分析,你有沒有被女人騙。」
顧庭被氣笑了。他被女人騙?
「你想多了。」顧庭不屑的道。
男人三言兩語,把自己和姜橙關係告訴了江津南。
江津南驚的,差點將手機扔進廁所。
他大為震驚,同時不敢置信,緩了好一會兒才出聲:「顧庭年,你再把剛才的話說一遍?你說你結婚了?還是和姜家的姜橙?」
「嗯。」男人一個低音節回應。
江津南在電話那頭喊道:「顧庭年,你瘋了?你不是去調查你母親的線索了嗎?怎麼還把自己搭進去了?」
「你可別告訴我,你看上人家了?日久生情了?」
站在廚房裡的男人並未開燈,朦朧的夜色照在他臉上,依稀可見微微勾起的唇角。
等顧庭回到房間時,姜橙已經抱着手機睡下了。
他緩緩的靠近,輕手輕腳拿掉她抱着的手機放在床頭。
這時,睡夢中的姜橙突然皺起小眉頭,低低抽泣了兩聲,嗚咽的夢囈。
「爸爸,我錯了,你別生氣。」
「媽媽,我好想你。」
顧庭輕手為她攏了攏被子,姜橙卻不滿的嘟着粉嫩的唇,胡亂地把被子推到一邊,小嘴一張一合,夢中嗔罵。
「顧庭,你個王八蛋,嗚嗚嗚……」

姜橙覺得顧庭是個好老公,她懶洋洋的伸懶腰起床時,顧庭已經去上班賺錢了。餐桌上留着她今日份的早飯。
這種日子,好像也還不錯。
吃早飯時,姜橙習慣性的刷會手機,點開微信,發現了好友宋棠棠發來的信息。
「小橙子,LM集團校招的事情你了解清楚了沒?」
「乖乖小橙子對不起,姐姐我最近被論文搞炸了頭,忘了和你說一聲這事。」
看過消息,姜橙蔥白的手指點了個可愛賣萌表情包發過去,並道:「這怎麼能怪你,這事要不是你提醒我,我可能現在還不知道呢。」
雖然宋棠棠和她住一個宿舍,但是兩人不是一個系的消息不同步,關於LM校招的消息,老師是讓另外兩個舍友代為轉達的。
這怪不到宋棠棠,她反而還要謝謝宋棠棠。
兩人又簡單的聊了幾句,姜橙問宋棠棠的論文情況,「棠棠,你論文搞定了沒有?要不要出來吃飯,我請客。」
宋棠棠很快回復,「要要要,最近搞論文讓本姐姐大傷元氣,必須吃頓烤肉補回來。」
和宋棠棠約好了時間和地點,這時,門口突然傳來了敲門聲。
與此同時,姜橙手裡的手機也跟着響了起來。
是顧庭的電話。
姜橙接聽附在耳側,聲音綿軟,「歪。」
顧庭磁性飽滿的嗓音低低傳來,「修熱水器的師傅應該到了,你讓師傅看一下。」
「好,正好有人敲門,我去開門。」姜橙拖着拖鞋走到門口,朝門外問了句,「您是哪位?」
「修熱水器的,開下門了。」
要開門,姜橙俏聲和顧庭說了句便掛斷了電話,「你去忙吧,我看着師傅修熱水器。」
顧庭收起電話,側目便對上了江津南詫異古怪的眼神,他冷冷收回視線,「你那是什麼眼神?」
江津南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老顧,最近LM沒有出現財政危機吧?你應該還不至於窮的連新熱水器都買不起吧?」
顧庭給了他個涼颼颼的眼神,「LM如果出現財政危機,你還有坐在這裡和我閑聊的份?」
那倒也是。江津南端起茶杯一飲而盡,隨後又恍然問,「你的身份姜橙該不會還不知道吧?那這可就有意思了。」
江津南嘴角的笑抑制不住,好像有好戲看了。
顧庭睨了他一眼,慢條斯理的端起茶杯淺啜一口,不徐不緩地道:「最近錦城大學的校招,你留意一下。」
江津南不解,問道:「校招,這不是人事部的事嗎?而且校招這件事情方茹一直格外重視,有她看着你還有什麼不放心的。」
顧庭緊蹙眉頭,銳利如鷹的眼神掃過去,不用他開口,江津南就立馬改了口,「好好好,我知道了。我會去留意的。」
說完,忍不住的小聲嘀咕,「生產隊的驢都沒這樣用的」,真當他是迪迦寶貝無所不能了?
放下茶盞,顧庭又道:「麗水華庭你看上的那輛車,可以開走。」
耷拉下去腦袋的江津南猛的抬頭,賤兮兮的問:「我看上的都能開走?」
回應他的,是顧庭冷傲倨然的背影。

逼仄的浴室,站着兩個人,穿着寬大工裝服的師傅正在檢修熱水器,這師傅是個話癆,手上的動作忙活着,還有一句沒一句的和姜橙閑聊。
「你家這熱水器有些年頭啊,該換新的了。」
「這毛病我給你修好了,說不準過段時間還得壞,為了安全起見,小姑娘你最好是換個新的。」
姜橙不太會應付陌生人,只是在旁點頭嗯兩聲。
「小姑娘啊,你是不是剛搬過來的呀,這房子很久沒人住了。」
姜橙水眸倏地瞪大,隨後眯了起來緊盯着修熱水器師傅的背影,暗想他怎麼知道這房子好久沒人住了?
捏着手機的手指收緊,姜橙心中發慌,但又偽裝淡定,故意抬高聲音回道:「啊,對。我和我老公剛搬過來,我們沒什麼錢,一個新熱水器太貴了我們買不起。」
正在維修的師傅動作一頓,呵呵笑了兩聲,依舊一副熱心的語氣:「現在的熱水器也不貴,努努力買得起。」
姜橙隨意的點頭應付。目光卻不曾在這個維修師傅身上移開,又特意的和他保持着一定的距離。
維修師傅修好,利落的裝好工具,「修好了,錢已經結算了,如果有問題可以再聯繫我。」
等到關上門,姜橙才鬆了一口氣,剛才應該是她想多了吧,這人沒什麼惡意。
只是姜橙不知道的是,這位維修師傅離開後,在小區里找了個隱秘的地方,身上的那身工裝被脫掉塞進包里,摘下口罩帽子,露出了一雙滿是邪惡的眼睛。

「小橙子,這兒。」宋棠棠朝站在門口張望的姜橙揮了揮手,待她走近忍不住問,「你怎麼這麼久?不是說在家裡出來的嗎?」
姜橙不好意思的笑笑,她的確是在家裡出來的,只是她現在的家距離這裡有點點遠。
「我最近搬出來住了,所以有點點遠。」
姜橙並沒解釋太多,她還沒想好該怎麼和閨蜜解釋自己閃婚這件經歷複雜的事呢。擺了擺手要來菜單遞給宋棠棠,「我們點菜吧,我都餓了。」
宋棠棠是姜橙在學校里最合得來的朋友,兩人雖然不同專業,但卻能玩到一起去,宋棠棠一直以姐姐自居,在學校里處處維護姜橙。
因為宋棠棠覺得,像姜橙這樣的乖乖大小姐就應該被人寵着。
兩人吃飯的地方在商場附近,飯後,兩人又轉着去了商場,邊逛街邊消食。
姜橙自然的挽着宋棠棠的胳臂,聽她吐槽,「你不知道,我剛剛畢業,我爹那老頭子就急着給我相親了。」
「他寶貝女兒我這般天生麗質,貌美如花氣質絕倫,難道還怕嫁不出去嗎?我看他就是嫌我煩了。」雖說是吐槽,但姜橙卻覺得棠棠和她父親關係一定很好。
心中羨慕不已,忍不住想,也不知道爸爸消氣沒,一會先找姐姐打探打探消息。
正這樣想着,姜媛的身影便進入了姜橙的視線。
「咦,那不是你姐嗎?她什麼時候和咱們宿舍的那兩位大小姐這麼熟了?」

《姜橙顧庭年小說知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