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嬌妻難哄:前夫,晚安!
嬌妻難哄:前夫,晚安! 連載中

嬌妻難哄:前夫,晚安!

來源:google 作者:梨貝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商訣 秦茶 霸道總裁

《嬌妻難哄:前夫,晚安!》這本小說可以說是我在豪門總裁文里劇情最好的了!秦茶商訣是該書的主角,小說內容節選:最後,你一天天的事沒事做嗎?整天追在我身後,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我養的一條狗,但是……...展開

《嬌妻難哄:前夫,晚安!》章節試讀:

第18章「你呀!
太愚蠢,無論怎樣,決不能和小茶離婚,不然我這把老骨頭就算是拼了也饒不了你!」
見爺爺又以身體作為要挾,商決沒說話,但也不代表他就此妥協。
從書房出來,商決便被姑姑拉到一旁。
樓下待了五分鐘的秦茶,實在是沒有多餘耐性,她還想趕回去演戲,除了今天小乞丐的角色,她手上還有兩場夜戲。
最終秦茶選擇上樓,最後跟商老爺子告別後就離開。
可沒想到她剛上樓,便聽見商決和他姑姑的對話。
「小決,姑姑聽說小時候與你玩得最好的玩伴敏之回國了,現在想想也是感慨萬分,如果當時你們沒有分開,也不會有秦茶那小賤蹄子什麼事了。」
聽起來,敏之似乎是商決的青梅竹馬,兩人還曾相愛。
秦茶無比慶幸她醒悟得早,沒有將自己大好時光都浪費在商決這個無情無義的人身上,前有一個沈明月,後有一個白月光,所幸她脫身早,不然她就是身陷囹圄無法自拔了。
她深呼一口氣,內心再次歸於平靜。
不管如何,她對商決早已經沒有了任何念想,管他有多少個情人,只要離婚證到手,一切都與她沒有關係。
但她又不想上樓了,更不想再發生沒必要的衝突,秦茶走下樓來到還算是說得上話的李特助身邊。
「麻煩李特助轉告商老爺子,就說我還有工作要忙,望老爺子保重好身子。」
說完,秦茶沒有任何留念轉身離開,她甚至沒有回頭,走得乾脆洒脫。
商決下來就看到了秦茶的背影,聽到李特助的轉告,他冷冷扯了扯唇。
工作?
那種打扮得髒兮兮,累死累活也就賺個幾百塊的工作?
她真要有出息,以後就別來求他。
-自從那日在商家清楚明白表明了離婚的想法後,秦茶心情就無比的快樂。
工作間隙,秦茶低頭看了一下手機日曆,離八月三十一日僅僅兩天!
這煩人的冷靜期終於沒了,秦茶心情不錯的撥通李特助的電話。
「喂?
太.....秦小姐。」
車上,李特助突然接到太太的電話,他眼神忐忑偷偷看向後視鏡,揣測商總的想法,他想太太主動打電話,或許是想通了要回來也不一定,這樣商總也不用被商老爺子所整日念叨了。
「李特助,勞煩告知一下你們商總,明天就是八月三十一日,請他務必騰出時間來一趟民政局把離婚證領了。」
秦茶心情極好,笑意盈滿眼眸。
離婚證一到手,她就和商決徹底斷了關係。
從此老死不相往來。
「這......」李特助哪裡想得到太太打電話來竟然是提醒商總離婚,他心裏抱有的最後一絲僥倖的心理也就此破碎,商總就在他身後坐着,他那裡敢回應什麼。
秦茶才不管李特助支支吾吾在幹什麼,她語速清晰的再次提醒道:「請一定要轉告他,8月31日上午我會在民政局等他,最好是早點來,以免需要排隊。」
話落,她爽快地掛斷電話。
李特助卻犯難了。
他緩慢轉身,商決撩起眼眸,將他的為難看在眼裡,不咸不淡地問:「她又說了什麼?」
李特助保持着平常冷靜的口吻:「商總,太太說明天就是冷靜期結束的日子,希望您能夠抽出時間去一趟民政局,領.....離婚證。」
商決現今幾乎每天都被老爺子威脅,命令他一定要將秦茶帶回來。
他本就已經被念得煩躁,秦茶倒好,還敢打電話來提醒他離婚。
是因為他最近沒有再聯繫她,她着急了?
以為爺爺回來,她就有人撐腰了是嗎?
「商總?
需要為您調整明天的日程安排嗎?」
就算給李特助天大的膽子,他也不敢直接問商總到底要不要去民政局。
商決眼眸似淬了寒冰,乾脆利落撂下一句:「騰出上午的時間。」
既然她要作死到這一步,那他就成全她。
「商總......商老爺子那邊?」
不是李特助多管閑事,實在是他擔心商老爺子知道商總和太太明天就離婚了,一定會用身體健康威脅商總,他擔心商總會難做。
商決斂眸,淡淡道:「等老爺子壽宴辦完,就聯繫國外療養所,儘可能將他安排出國。」
原本就是這麼安排,只是商老爺子非要回來替秦茶撐腰,才多了這麼多麻煩事。
以後不會再有秦茶,老爺子也該以身體為重了。
李特助見商決下定了決心,也沒有再多說什麼。
彼時,很早就收工的秦茶坐上了回公司的車程,頭昏沉得厲害,正要回去休息,手機電話忽然響了。
看到備註,她眼裡綻開笑意,「歲歲,你回國了嗎?」
秦茶從小玩到大的閨蜜黎歲歲坐上車,回道:「我回來了,我已經在去商決公司的路上了,放心,我一定給你主持公道!」
這段時間黎歲歲跟秦茶通電話,聽到她說這三年的事,氣得不行。
秦茶性格要強,什麼時候受過這種委屈?
回國第一件事,黎歲歲就打算為秦茶撐腰。
秦茶心裏一暖,開口阻攔道:「不用找他。
我已經和他沒有任何關係了,明天領了結婚證,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
以黎歲歲的個性,事情定爹鬧得人盡皆知,商老爺子本就不希望她離婚,再被爺爺知道,事情鬧大了反而麻煩。
好不容易明天就可以領到離婚證了,秦茶只希望這件事就這樣悄無聲息的過去。
見閨蜜堅持,黎歲歲只好作罷,「好吧,我聽你的。
不過!
為了慶祝你告別渣男重獲單身,今晚我做主,來給你辦個單身派對!」
秦茶拍拍臉頰,將昏沉疲憊感拍走一半,毫不猶豫答應下來。
半小時後。
秦茶抵達夜店,還不到夜晚時分,店裡卻已經火爆,激烈的電子音樂帶動人群的情緒,所有人都在這一刻適當自我,氣氛極好。
黎歲歲給秦茶一個大大的擁抱,眼裡含着心疼的淚光。
「來一杯。」
黎歲歲將酒杯推到秦茶身前。
秦茶隱瞞了懷孕的事情,她現在不能喝酒,她搖搖頭,隨即向酒保要了一杯無酒精飲料。
氣氛逐漸火熱,黎歲歲將秦茶帶進舞池,隨着音樂兩人肆意擺動身姿。
秦茶卻覺得暈得厲害,找了個借口回到卡座,看向激情四射的人群在舞池中火熱搖擺,她只覺得渾身發熱,就連看眼前的東西似乎都有了重影。
起初還未發覺,這會兒秦茶感覺躺下便能夠睡着,她想找一個安靜的地方休息一下。
給閨蜜發了一個消息後,秦茶低着頭緩慢尋找出口。
突然,她好像撞到了什麼人,秦茶感覺彷彿要脫力了一般實在是沒有了力氣,她握緊那人的大手支撐着站好。
抬頭看向那張在色彩斑斕的燈光下忽明忽暗臉龐,眯眸一笑,「牛、郎?」
商決:「......」身後,李特助瞪大雙眼,太太怎麼在這裡?
這可是......夜店。
聽到秦茶的話,李特助更恨不得瞎眼耳聾。
商決烏沉沉地盯着秦茶,「你說什麼?」
她是喝多了,把他當成了什麼人?
還是故意的?
商決目光探究,他剛談完合作準備離開。
秦茶這麼恰到好處地撞進他懷裡,這是提前打探過他的行蹤?
知道明天就要徹底離婚了,想辦法挽留他?
秦茶卻不知道他心裏所想,她頭暈得厲害,認出商決的臉,只想起了三年前那一夜的相遇。
商決卻已神色瞭然,冷漠地把秦茶推開,想看看她還能玩什麼把戲。
他剛用力,秦茶突然緊緊抱住他的手臂,嘴裏還無意識的哼哼着什麼。
她在撒嬌?
商決面無表情的臉龐有了些許變化。
感受到她身上微燙溫度,他微擰眉,沒多想,一把將秦茶橫抱起來,大步離開了夜店。
李特助見狀,面上也露出了笑。
商總和太太這是要重歸舊好了?
果然太太還是深愛着商總的,不然怎麼會抱着商總不放。
離開鬨鬧的環境,秦茶靠在商決懷裡,抱着他的胳膊就是不肯放手。
潛意識中,她只覺得這男人味道令人安心。
最重要的是......身上溫度適宜。
她昏沉沉地閉着眼睛,腦袋保存僅有一絲的理智。
佔了這牛/郎的便宜,等醒來再給他錢就好了。
「商總,接下來去哪裡呢?」
司機問道。
商決看着懷裡像極了小貓的秦茶,聞着她身上沾染的酒味,只當她是喝多了,「酒店。」
「是,商總。」
酒店房間。
商決獨自將秦茶帶了進來,他將秦茶放在床上,正打算讓李特助去買醒酒藥。
可是秦茶不知怎麼的,突然用力將商決抱住,無意識撒嬌哼哼道:「再抱一會兒,熱......」商決狹長的黑眸微眯,凝視着她嬌小明艷的臉龐,伸手掐住她的下巴。
「秦茶,你是在求饒嗎?」
秦茶意識昏沉,自然不可能回答他的話。
但抱着商決不肯撒手,他只當秦茶是默認了,唇角微勾。
秦茶渾身熱得厲害,頭也很疼,感覺呼吸都是滾燙的。
她拉扯着衣服想要脫掉。
商決的眼神暗下,逐漸透出危險。
身體變得燥熱,他強壓着欲,手指在女人的下巴上摩擦着,聲音沙啞:「秦茶,這就是你道歉的方式?」

《嬌妻難哄:前夫,晚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