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揭秘者
揭秘者 連載中

揭秘者

來源:google 作者:杜高興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姬川 懸疑驚悚 王安

當我發現一封沒來得及寄出的信件後,我現有的家庭被拆散了一家三口,分飾了三個不同的角色一個要掩藏這封信背後的秘密一個要徹底毀去這個秘密而我,就成為了這兩者之間的揭秘者展開

《揭秘者》章節試讀:

「姬川!哎呀!我就說讓你慢點開!你看你給車頭撞的!哎呀!嘖!這可咋辦!姬川!你快下來!」

都凌晨一點多了,不知道為什麼劉姨會突然到我家來,而且她更是看到了車子的損壞,讓我的記憶瞬間就回到了撞人時的場景,讓我不禁在想救護車現在到底到了沒?傻根現在怎麼樣了。

強作鎮定,我下了樓,進到了便利店內,劉姨很氣憤,可當他正想繼續發火的時候,她的手機響了,同時我的手機也響了。

我們同時接了電話,聽劉姨喊出的稱呼,我能知道她的電話是我媽打,而我這裡則是急救車的大夫打來的,「喂?是你叫的救護車嗎?」

「嗯,是我,不好意思,我之前有急事沒能在旁邊等,那個人……」

「我告訴你!無故撥打急救電話,佔用公共資源是違法的!這次我警告你!下一次就沒這麼簡單了!小屁孩!滾!」

當頭一棒,懵,我真的很懵。

劉姨也花掛斷了電話,一臉責備的看着我,「你知不知道你媽沒駕照!這得虧是撞到樹上了!要撞了人你說怎麼辦!」

怎麼說呢,我已經暈頭轉向了。

劉姨說著就走出了便利店,圍着她的車轉了一圈,簡單的檢查之後,她又看向了我,「是這,先開着,去把你媽接回來,然後直接開到劉廣的修理廠,我明天還要用車,等下我給他打個電話。」

劉姨一邊嘆着氣,一邊回去了,時不時還回頭瞪我一眼。

只是現在的我特別凌亂,完全沒有搞懂這究竟都是為什麼?甚至是讓我開始懷疑自己的腦子是不是出現了問題。

懷着忐忑的心情,我又上了車,向祖宅開去。

兩點左右我到了村口,到了當時我認為是撞到傻根的地方。

蹊蹺的是這裡完全沒有任何撞人的痕迹,反而是路邊的一棵大腿粗的樹被攔腰折斷了。

「搞笑?怎麼可能?真的是我眼花了嗎?」

真的是讓我懷疑了自己,可讓我意想不到的是當我回到祖宅的時候我看到的那一幕。

傻根竟然正在和我媽坐在院子里對話?

這一刻我覺得很諷刺,不過我也重新振作了下,相信了自己後來看到的這些真實的畫面。

「傻根爺爺?您也在呀,媽,您方便嗎?我給你說句話。」

傻根難有的清醒,「哦,這樣啊,那陸萍我先走了,姬川,你們聊。」

傻根走了,走路的姿勢很穩健,完全看不出來有什麼受傷的痕迹。

當傻根走後,我將我回城裡以及劉姨車的事情告訴了她。

我媽讓我坐到了她旁邊,就是傻根之前坐的地方,她說,「你的確是撞樹了呀,我都看到了,當時我心情特別差,就想着出去走走,離村口不遠處我就看到你了,叫你你也不答應,打電話也沒打通,緊跟着我就看到傻根了,他就和你的車打了個照面,可能你沒注意吧。」

「對於你爸的話,誒……算了,就讓他去吧,要離婚的話就離吧,只要你跟着媽就好。」

關於傻根的事情或許是我真的看花了,但就離婚這兩個字真的是震驚到了我,因為這與我腦補的畫面相差太大了,「媽!難道不是因為我爺爺的事情?不是因為那封信?不是像你說的那個不該延續到現在的事情?」

我媽沉默了一分鐘不到後開口,「來,跟媽過來。」

我媽將我帶進了房間,她數着地面上的紅磚塊,不一會兒就對我說,「小川,把那個燒火鉗拿過來,把這塊磚撬開。」

我撬開了,紅磚下的東西讓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媽?這金條?這麼多!」

足足十根金條,價值我不敢估算。

我媽摸了摸我的頭,「拿起來吧,以後就是我娘兩的了。」

我不明白,更是疑惑,「就因為這個?我爸要和你離婚?這其中就沒有其他事情嗎?」

我媽讓我拿起金條後,拉着我坐到了床上,「這金條是你爺爺留下的,的確,這金條也不怎麼乾淨,那是當年你爺爺當兵時接到過的一個任務,就是去海南的一座無人島尋找之前抗戰時老紅軍留下的東西,不過在他們上島之前那裡已經有人了。」

「是一群土匪,你爺爺一行六個人,最後只回來了兩個,其他人都死了,金條就是從那個時候帶出來的。」

「逃出那座島後,你爺爺與另一個人兵分兩路,你爺爺逃到了一個鎮子中,當時另一個人是死是活,沒人知道。」

「你爺爺本想着回到部隊交出金條,說明事實,但在那個鎮子上發生了意外,你爺爺搭乘的驢車翻了,小腿被壓骨折了,後來就遇到了你奶奶,也就在那時候留在了那裡,多年之後,你爺爺帶着奶奶才回到了陝西。」

我爺爺不為人知的事情讓我現在聽來感慨萬分,但是這個故事完全不能說明那封信和我爸要離婚的事情,「媽,你說的只是我爺爺的故事,那封信,還有我爸,我不是小孩子了,你能告訴我實情嗎?」

我媽想了想,說到:「那封信是我這寫的,你爺爺不識字,寫那封信也是因為你爺爺後來知道了與他一起逃出來的人還活着,並且是你爺爺先收到了來信,是那個人要再上那座島,你爺爺不同意,所以,才有了後來的這封信。」

貌似是講通了,但我還是覺得其中少了些什麼。

後來我媽又對我說了我爸要離婚的原因。

那就是有人偷偷撬開了後院我爺爺的小屋子,意思是如果不是小偷的話,那就意味着有人已經知道了我家藏有金條的事情。

我爸讓我媽將金條拿出來,要賣掉,或是處理掉,以免引來其他的麻煩。

我媽不願意,以我媽當時的說法就是,這金條是我家最後的家底,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能拿出來,或是處理掉。

我也問過我媽當時我爺爺為什麼不是將金條留給我爸,那樣才會更合理一些,但我媽說的是,我爸年輕時好賭,這一點我小時候也有些印象。

所有的事情都說開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裏還有些不順,總覺得有一些牽強。

尤其是傻根。

但是面對我後來提出對傻根的疑惑,我媽則說到,「他就是那樣子,年輕時候也犯過很多錯,後來呀,人的精神就有了問題,醫院裏診斷說是神經分裂。」

我嘆了口氣,回憶了下之前傻根獨自一人對話的那個場景,輕輕的笑了下,「這傻根,還蠻有故事的。」

「媽,三點了,要不你睡吧,我去給劉姨把車開到修理廠,明天一大早我來接你。我爸的話……我想辦法吧,再調解一下,問題應該不大,這金條你趕緊收起來,被別人知道了還真的不好。」

我媽很滿意的點了點頭,「好,那你先去,路上慢點。」

《揭秘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