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禁忌之扣
禁忌之扣 連載中

禁忌之扣

來源:google 作者:李宸希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李宸希 鄭江龍

鄭江龍和李宸希認識在一家咖啡店轉身錯過後幾年再次相遇,倆人開始一路探險和彼此幫助,在一場場誤會和選擇下倆人最終打開心結,互相安撫,找出最後的神秘人展開

《禁忌之扣》章節試讀:

啪......。

隨着一聲清脆的開門聲,拘留所的大門緩緩打開,只見一個新人戴着手銬慢慢走了進來。只見他唇紅齒白。五官清秀,個子也不高173左右低着頭面孔青澀,如果不說話像極了一個短髮女孩,一身灰色的短袖短褲配上一雙人字拖唯唯諾諾的步履蹣跚着走了進來。

進門的一瞬間他看着走廊發著呆,沒想到和自己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樣,一進門綠油油的走廊,倆邊還有着不同大小的房間,他還在觀看的時候,警官們已經交接完他的信息。

「李宸希?」一個警官報着他的名字。

他下意識的看向他回了句「對。」

警官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手裡的資料確認後便幫他解開手銬,簡單的檢查後,腰間的繩子也被抽了出來,隨着警官的一聲「好好進去待着。」他慢慢往前移動着不知所措。

「猜猜男的,女的?」拘留所房間里知道來新人了,一個俊朗男子對着眾人問,只見幾人圍坐在一起,想必剛剛這裡開過一場小會,眾人聽着腳步聲輕盈貌似步伐也不像他們那樣猛烈紛紛猜想女孩。

直到李宸希慢慢進來後大家捂着臉長嘆一口氣。

李宸希看了看隨着剛剛進門後走了大約八步左邊轉就進來了這個大房間,房間很大甚至還有單獨的小走廊,與其說是走廊不如說像家裡的客廳,因為裏面有着簡單的柜子,不過柜子旁邊有個大大的椅子,椅子上還有着皮革做的手銬和腳銬,房間里還有着倆個差不多大的房間並排挨着,牆面是鐵做的,甚至有些地方都開始有着銹跡。

正在打量的時候一個警官給他開了鐵門然後示意他進去。

李宸希看了看也不敢問,乖乖的進去了,有種像是小雞進籠的感覺。

剛進去門就被外面的警官關了起來,裏面還有着其他幾個人,他禮貌的打着招呼「你們好。」表情極其滑稽。

「恩。我們不好。」剛剛那個俊朗男調侃的回道。

估計是個男孩讓他們略帶失望,房間里氣氛並不是很熱情的樣子,甚至都睡下了。

李宸希聽完也是一頭霧水,這怎麼接話呢?他還在思考的時候俊朗男繼續問他「怎麼進來的?」

他看着這個男子,估摸着35歲身高約180,酷酷的樣子,帶着嚴肅的表情看着他。

「組織賣銀。」李宸希怯怯的說道。此刻拘留所的其他4人在睡覺。他的聲音放的很輕!

因為在他的印象里和之前聽說的一般新人進來時候都得挨頓揍,低調點好,所以他不敢大聲說話。

「估計5年跑不掉了。」男子聽完笑着說。

聽完後李宸希萬念俱灰,五年?意味着最美好的青春即將枯萎在這個監獄了。他才21。出來的時候就26。而且家裡人會怎麼看待自己!以後還有前科怎麼找工作。怎麼生活,一瞬間各種不好的念頭湧上心頭,甚至急的差點都掉淚了。

俊朗男見狀想着估計是第一次進來剛剛自己說的估計嚇到他了連忙開口「開玩笑的沒多大事,這裏面就你的案子最小。」

聽完後李宸希的心情更不好了,五年了都還在裏面案子最小,那都關着啥人呀這是。

看李宸希的表情俊朗男知道他可能理解錯了「要不了那麼久,剛剛逗你玩呢。」

李宸希聽完這話這才稍微心情好了點。

「你呢大哥。?」李宸希好奇的問。

「非法採礦。」大哥的帶着一股雲淡風輕的語氣回答。隨後開始問他「你叫什麼名字?」

「李宸希。」李宸希小聲的回答然後反問「你呢? "

俊朗男 "高小亮.。 "

倆人對視了一眼笑了笑,李宸希也在想「這也算第一個在拘留所認識的和第一個和自己聊天的人了。」

「開飯了!」「只見一個50歲的左右,頭髮禿禿的大叔帶着一股很不耐煩的語氣朝房間里喊,邊喊邊將門打開。

瞬間剛剛睡着的那4個立刻清醒,原地爬了起來,還沒等李宸希反應過來,他們已經出了鐵門,有的都已經拿起了碗和筷子在排隊了。

他看了下放在桌子上的鐘,中午12點40,好傢夥這個時間可能是他以前起床的第一頓早飯,沒多想也跟了上去。

只見警官分給他一個饅頭,一份鹹菜,李宸希看着眼前的午飯瞬間呆住了。作為一個南方人,毫不誇張的說這輩子都沒有吃過饅頭,基本上都是以米飯為主,瞬間崩潰「中午就吃這?」他小聲問着高小亮,因為目前也就認識他。

「恩,那不然你想吃啥?」 高小亮反問道。

李宸希也不傻看着他肯定的表情無奈的低着頭看着。

「要不帶你下館子去?」高小亮看他看饅頭看了半天沒有下嘴費勁繼續逗着他。

李宸希嘟着嘴他知道對方在逗他玩,看了他一眼繼續無奈的啃着,旁邊幾個一聽也哈哈大笑 「亮哥,你別逗他玩了,一會逗瘸了。」

然後他抬頭只見大家都在認真的啃着,也不好說什麼,他掰了一片放在嘴裏那味道簡直說是完全沒有味道,瞬間一點胃口都沒有了,然後問着旁邊一個小哥「吃不完怎麼辦?」

小哥也好奇「吃飽了?錯過了這頓下一頓不知道什麼時候哦。」這個小哥顯得很稚嫩看上去也就19的樣子,身高不高的青澀的臉龐下有種小大人的感覺。

李宸希帶着賭氣的成分點了點頭,他是實在想不到這裡的伙食竟然是如此的差。隨後進了房間隨即就找了個空位置躺下了,以為這樣可以得到點關心,畢竟萬一自己餓死在這裡怎麼辦?

而那個小哥得到確認後,他拿起了李宸希剩下的饅頭津津有味的啃了起來。

沒過一會啪的一聲房間門關了,只見剛剛那幾個人也隨即回到房間,午飯就餐時間應該完畢了這是。

還沒來得及傷感,旁邊就開始大家圍坐在一起聊起來了,看樣子是下午的聊天大會開始了。

」亮哥,火在哪?「一個看上去三十歲左右個挺高的大哥問着高小亮,那人臉頰略帶着些肉顯得的很富態。

高小亮「老地方!」

「好的 那我先去了。」這個胖胖的男子說完就站起身向外大喊「領導開下門、上個廁所。」

剛剛那個禿頭的大叔過來了,還是一副很不耐煩的表情感覺今天踩到翔了一樣,極其不爽的把門打開了。

「張家博就你剛剛乾什麼去了!」高小亮補了句,看樣子是看那個禿頭大叔不開心幫忙打個圓場。

原來這個肉肉的男子叫張家博,李宸希心裏悄悄的記下來,因為他就睡在他旁邊。

大約過了5分鐘鐵門又開了,張家博回來了,幾乎是一瞬間啪的一聲門又上鎖關了。

此時李宸希心裏想為什麼去一趟開一下門,回來後又關下門,不累嗎這個大叔,腦子像有泡一樣。

緊接着房間開始繼續圍坐在一起,他們管這個叫下午茶花會,李宸希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也湊了上去,心裏想着畢竟已經進來了,也算一份子,還是合群點好。

「你們知道風油精嗎?」一個三十歲左右張的有點猥瑣的男子問,體型勻稱看上去斯斯文文的。

「知道呀哪有什麼特殊的嗎?」另外一個年紀四十歲左右身高182左右,看體型應該過二百靠上胖胖的男子反問,看上去很兇,有點社會大哥那種感覺。

「和女朋友在一起的時候你懂的......!」猥瑣男解釋着。此處省略八百字大家自行體會,在這個枯燥的環境下開着小車可能是茶餘飯後大家最喜歡聊的話題。

房間里瞬間漸漸的活躍起來,沒有飯前哪種集體冬眠的場景。

而李宸希在旁邊則是一言不發靜靜的聽着看着,因為他得記住了他們的名字。免得叫錯了挨揍。

「新來的你叫啥?哪裡的?」只見那個很兇胖胖的大哥此時正看着他問。

「哦,我叫李宸希,江南的。」李宸希迅速反應過來回復道。

「別嚇壞小孩。」高小亮衝著胖胖的大哥說。接着開始幫忙李宸希介紹起房間的人。

「這個胖胖的大哥叫胖哥,我兄弟,那個剛剛吃你饅頭的那個小哥叫雄飛,你旁邊的那個叫張家博,風油精那個大哥叫文斌你可以叫他獸醫。」

自此房間里的六個人開始齊了。在亮哥的帶動下一個下午他們就漸漸的熟悉了起來,李宸希的心裏開始漸漸的放下戒備,原來拘留所是這樣的,還蠻和諧的,甚至說挺有意思的。

不知不覺時間到了7點,突然房門開了,李宸希還沒反應過來。大家又習以為常的開始站起來,看那樣子應該是準備要出門。

「都去拿碗打飯吧!」那個禿頭大叔又很不耐煩的吼着然後再次打開門。

李宸希中午沒有吃,肚子也確實有點餓了,也跟着他們站起來出門去了。

當他看見晚飯的時候直接崩潰了,又是饅頭鹹菜,一股無名火就上來了。他悄悄的問高小亮「這裡都是吃這個嗎?」

「這裡是北方,這裡是牢房,有的吃就不錯了。」旁邊的獸醫搶着回答道。

「也不是,外面有人送的東西也是可以吃的。」高小亮接着回復。

李宸希當時就無語,他可是江南的,中間垮了好幾個城市,上那去找送吃的朋友,而且這南北伙食差距這麼大嗎?好歹自己也是去過北京的人。

「別矯情了,吃點吧。」旁邊的胖哥看他又不打算吃努力的勸說著。

終於在餓的不行的情況下李宸希開始準備動嘴了,饅頭的味道索任然然無味,難以下咽,如梗在喉,心裏想「簡直沒有比這個更難吃的東西了,然後夾了一根鹹菜勉強下咽,想着起碼還是帶點味道的,剛吃一口瞬間差點要吐了,這個鹽貌似不要錢的一樣,簡直了,齁的他當場就四處找水,突然發現周圍還沒有水。

「大哥有水嗎?」李宸希對着那個禿頭大叔警官問?

「廁所有自來水。」那個大叔看了他一眼不耐煩的回道。

聽完他瞬間眼淚開始在眼眶打轉,突然覺得自己很可憐,他怎麼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連喝水都要去廁所去罐自來水。

「拿着,喝完瓶留着別丟。」

李宸希轉過頭一看,高小亮遞過來瓶礦泉水給他。

眼淚終於還是沒忍住奪眶而出,接過水大口大口的喝着,這一刻的感動讓他牢牢記住了這個人的名字,高小亮,他們都叫亮哥。

喝完水終於在餓的受不了的時候他一口一口委屈巴巴的撕咬着饅頭,因為他實在是太餓了。

「吃飽了嗎?」高小亮溫柔問他。

李宸希一言不發低着頭,不知道怎麼回答,可能是南方孩子終究還是太過靦腆。

見他不說話,隨後高小亮拿了幾個麵包給大家分,還有幾根頭部被打開的火腿腸,單獨留了份給李宸希。

看着火腿腸他終於心情好了很多,也許這是他這一天唯一在吃飯方面開心的一刻,好歹火腿腸也帶點肉呀,接過麵包和火腿腸,他第一次感覺原來過去覺得垃圾食品的東西原來這麼好吃。

「吃完的先進去。」那個禿頭大叔又開始吼道。

李宸希也從其他人口中得知這禿頭大叔是專門看他們的輔警,但特別好面子,所以盡量還是叫他領導,見自己吃完了也就進了房間,這時候他才注意到房間上面寫着個」一「字,而旁邊的並排的房間寫着」二。「而門口還來了幾個穿着保安服的男人。

時間來到晚上7點30,接着他看見大家一個接一個的都上廁所去了。李宸希也納悶這是怎麼了?

接着下午那個小孩叫雄飛的就很滿足的樣子回到房間「真爽。感覺要暈了。」

緊接着旁邊的獸醫對着另外一個保安舉着手「報告領導,我想去上個廁所。」

保安立刻也就跑來了開了門,接着瞬間就又上鎖關了門。

大約過了5分鐘,獸醫也回來了,臉上帶着一副幸福感,放佛還在回憶着什麼。

李宸希本能的聞到了一股煙味,他也是一個資深幾年的煙民,也特別想來一支,可惜不好意思張嘴問,索性就忍着了。

隨着一波開門關門,大家陸陸續續去完廁所又原路返回,也到了大家晚班茶花會的時間了。

沒出意外,又是一波小黃車,一群男人在一起時可想而知寂寞和壓抑的充斥下,男人和男人之間聊的話題都是美女和他們的過往等等,其中也不乏一些吹牛逼的成分,李宸希聽的差點睡著了,因為他是根本不感興趣,所有女孩在他眼裡都宛如花,內心毫無波瀾。

「10點了,都準備睡覺吧,要上廁所的趕緊去。」那個禿頭輔警又過來吼着。

旁邊的保安也補充着「最後一次上廁所了,下次就是7點了。」這話貌似是對着李宸希說的,畢竟今天就他一個新到的,放佛在給自己立規矩。

李宸希聽完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也出去了,畢竟下一次出去就是明天了。

廁所里剛好胖哥在抽着煙,看見李宸希來了,習慣性的遞給他一支。

李宸希滿懷激動的接了過來,這是他這倆天抽的第一支煙,差點當場暈倒,尼古丁的愉悅感讓他這倆天第一次體驗到快樂,他終於明白雄飛進去的那一刻和獸醫進去的幸福感來源。

「快扶這。」胖哥笑着對他說,然後手指着洗漱台。

「幾天沒抽了吧!哈哈。」第一口要扶着洗漱台旁邊的把手,不然怕你受不住,胖哥取笑着他。

李宸希靦腆的笑了下,尷尬的扶了上去,這一刻他好像短暫的忘記了這幾天的倒霉事,一根煙的神奇之處就在於他的來之不易,和突然的擁有。

「你還抽煙?」高小亮在廁所門口驚訝的看着他說道,可能覺得李宸希太像女孩了,不應該是抽煙的。

李宸希尷尬的點了下頭擠出一個字「恩。」

見保安和輔警沒有在走廊,門沒鎖,高小亮一個轉身也進來廁所,熟練的拿了一支煙點了上來,還繼續逗着李宸希「要不要再來一支?

李宸希聽完也不客氣了,接了過來就繼續續上了。

幸福加倍,感覺找到了久違的快樂,這一刻他感覺世界如此美好,人間真好。

抽完後倆人也都陸陸續續的回到房間,接着房門就上鎖,也代表今晚最後一次開門機會已經用完,再次打開

就是明天早上7點,今天也即將過去。

《禁忌之扣》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