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狷狂
狷狂 連載中

狷狂

來源:google 作者:李復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復 王靜 現代言情

【changdu】初曉,天微微亮,風微微涼晨風簌簌吹過正對着高掛在蒼穹之上啟明星的小山,帶動着山間綠意搖曳,附着在草木之上的露水凝珠隨風而動,顆顆滾落,墜落大地,潤澤萬物小山高不過百米,無奇秀也不見壯景,平平無...展開

《狷狂》章節試讀:


話音落,本應該在家裡醉生夢死的老酒鬼手持骨笛,晃晃悠悠的走了出來,打了個酒嗝後,說道:「現在相信老夫的大無敵金剛普化映照諸天顯像伏魔神功的厲害了吧?」

「切。」

李復不爽道:「我只是天資愚鈍沒有覺醒墓靈,不是傻!我那一拳不過是阻擋了那使者攻擊遲些落下而已,根本就打不碎他的骨頭,他的致命傷是你在後面拿石頭砸死的。」

對於看破一切的李復,老酒鬼只當沒聽見,破口大罵道:「放屁!狗屁的天資愚鈍,你是天生妖孽,又學了我的大無敵金剛普化映照諸天顯像伏魔神功。所以連那死鬼都怕了,不敢給你覺醒墓靈。」

看着老酒鬼對月狂飲並全不要臉的吹牛叉下,李復不客氣道:「滾,好好說人話。」

老酒鬼又喝了一口酒,說道:「好吧,你就是個普通人。但是你練了我的大無敵金剛普化映照諸天顯像伏魔神功就大不一樣了,一定會。。。」

「行了,別吹了。抬我回家吧,我走不動了。」李復打斷了老酒鬼的話,老酒鬼卻不為所動,沒有動手的意思,邊喝酒邊朝李復問道:「不就是沒覺醒墓靈嗎?有什麼了不起的?我就問你,還想不想再練武了?」

聽出老酒鬼的話外之意,李復已經死寂的心再度騰起希望,不顧重傷的身子,追問道:「你有辦法讓我覺醒墓靈?」

老酒鬼果斷搖頭回道:「不能。」

李復再度失望,不禁罵道:「咱不鬧行嗎?我疼,你別玩我。」

老酒鬼上前就是一個爆粟後又朝李復說道:「世間道法萬千,誰說只有覺醒墓靈才能練武?錯!大錯特錯!接受那些死鬼的傳承,就算啊修鍊到極致,也抵不過那些死鬼的水平,最後還不是被人給埋了?」

「你真有辦法?」李複試問道。

老酒鬼沒有回答,自顧自的說道:「你自己想練武,我能有什麼辦法?不過你殺了那個什麼狗屁山宗使者,村子你是回不去了,趕緊跑吧,跑的越遠越好,別讓他們追殺到。」

「人是你殺的,我只是射了他的鳥而已。」李復提醒道。

老酒鬼搖了搖頭:「黑天瞎火的,又沒人看見,誰信你說的?還是趕緊跑吧,聽說有個地方叫天下第一舉世無敵學宮。你去那避避風頭吧,等風聲過了你再回來給我養老送終。」

「說人話!別亂給人家改名,到底叫什麼?」

老酒鬼想了想:「忘了,反正是個教人練武的地方,比那什麼誤人子弟的山宗強多了。」

聽老酒鬼如此,李復半信半疑道:「真有這麼個地方?在哪?」

老酒鬼再度搖了搖頭:「想不起來了,好像在一座山上,還是一座城裡來着?反正有這麼一個地方,你自己找去吧。」

老酒鬼說著,發現壺裡的酒已經空了,這才朝李復看了一眼,問道:「還能動嗎?能動的話就拿着你的笛子上路吧。」

李復思索再三,最終還是決定相信老酒鬼所言,只是死馬當活馬醫。

自己不能覺醒墓靈,待在村裡只能平凡度過一生,這不是自己想要的。要是真有老酒鬼說的那麼一個地方,自己去碰碰運氣說不定能成?就算是被騙了,出去走走,長長見識也是好的。

想到此處,李復便強忍着周身痛楚起身的同時,朝老酒鬼說道:「就算真有這麼一個地方,我現在還不能去。等山宗的事了了,我再出發。」

老酒鬼想也未想,上去對着李復的屁股就是一腳,將其踢飛的同時,說道:「連個使者搞不定,就能射個鳥而已,還想着保護村子?滾!趕緊滾!記住,不管遇到何種險境,絕不可接受墓靈傳承。他們付出的夠多了,別再去打擾他們了。」

等李復起身時,老酒鬼已經消失不見了。自己剛剛待的地方躺着弓箭和骨笛。李復拖着傷體,背着弓箭朝村子所在的反方向緩步離開。

不管老酒鬼說的那個學宮存不存在,自己總要走出去看看,就算找不到學宮,找到自己父母的消息也說不定。

只是李復唯一不明白的是老酒鬼那最後一句話,世間練武正法皆是來自墓靈傳承。老酒鬼卻偏偏不讓自己去碰,難道世人皆錯了嗎?李復想不通,索性也不去多想。

這幾日來李復一直生活在無人出沒的山林間,靠着打獵來果腹,除了每天打拳外便不做他事,直到感覺自己身體徹底恢復後,才選擇走出大山,朝最近的一座城鎮而去。

在山野養傷這段期間,李復早以忘記時間,如今走出山野回到城鎮,以不知過了多少時日,李復自己更是不修邊幅,衣衫還是與山宗使者使者打架時殘破的樣子,再加上沒有梳洗,滿臉胡茬,讓李復看起來如同野人一般,街上眾人紛紛嫌棄的退避。

這是李復第一次來城鎮,看着街上的繁華,李復則是來不及觀賞,如今面臨的問題是囊中羞澀,沒有錢去置辦行頭。眼下李復需要做的是想辦法賺錢和打聽消息。

這所城鎮不大,甚至連名字都沒有,李復用了不過一個時辰就逛了個遍,大致熟悉了城鎮情況後也找到了自己的致富之路。

城鎮瀕臨深山,靠山吃山,獵人這個來錢的門道李復雖未接觸過,但自己之前在山裡住了這些時日自是輕車熟路。站在獵人協會大排長龍的招工隊伍前,李復如今的這幅模樣反而成了香餑餑。

輪到李復時,負責登記的人員眼睛一亮,很是興奮的問道:「大哥,看您這裝扮應該是個老獵手了吧?這是剛從山裡出來?又要進山了嗎?這次想找個什麼活?」

李復也不廢話,直言道:「我沒做過,具體的我不清楚。有沒有時間短,賺錢多的活。」

負責登記的人聽着李復的廢話,以然意識到李復是個新手,這個打扮是來矇混過關的,便也少了最初的熱情,有些不耐煩道:「叫什麼?多大了?覺醒的墓靈是什麼?家住在哪?什麼時候可以進山?」

李復依次回道:「李復,十四,沒有覺醒。我剛來鎮上,目前還沒有住處。進山的話隨時都可以,越快越好。」

聽過李復的情況,那人越來不耐煩了,抱怨李復瞎湊熱鬧的同時還是將李復的信息登記過後,隨意開口道:「會裡新發佈了一個隊伍,一天一銀幣,管吃住。等人齊了立即出發,你有沒有興趣?」

「太少了,我要一個金幣。」李復算是講價道。

登記的人越發不耐煩了,冷笑道:「呵呵。你當自己是誰啊?一個連墓靈覺醒都沒有的普通人還想要一金幣?覺醒者都沒有這個價,你一個普通人有活就不錯了,愛干不幹?別耽誤其他人,下一個!」

人在矮檐下,李復妥協了,而且本來自己也是瞎叫的價錢。李複選擇了接受,在協會工作人員的帶領下來到了李復即將出發進山的獵人隊伍之中。

帶隊的是個叫孔泉的中年大叔,一臉的絡腮鬍子比李復的還要多不少。隊伍里的人都叫他七叔。

七叔看過李復的資料後凝視了李復片刻,一臉不悅的冷聲道:「什麼歪瓜裂棗都往隊里塞,太小了,不收!」說過,七叔便開始招呼着隊里的人準備物資,不再搭理李復。

看着我行我素的七叔,獵人協會的還想開口說些什麼時,李復以然張弓搭箭,控制好力度剛好射穿百步外的一棵楊樹後,朝七叔說道:「現在我可以進了嗎?」

七叔沒有再說話,過了一會兒才示意手下人帶李復洗漱並安排住處,等待進山。

梳洗過後,換上七叔準備的短衫的李復又重新變回了少年模樣。這隊伍里多是中年人,李復話不投機便獨自一人閑逛在街上試圖打探些自己想要的消息。

半天逛下來,老酒鬼嘴裏說的那個什麼學院沒有半點消息,倒是了解到了自己離開後村裡的事情。

其實也根本不需要李復打探什麼,鎮上早已經傳開了。山宗使者——柳淵被人射殺,山宗派人尋找說法時在夢澤村吃了癟。先是山宗弟子,後來山宗長老也出山去了夢澤村。

沒人知道村裡發生了什麼,但結果是山宗的人兩次都退走了,夢澤村則是安然無恙,從此山宗再不涉足此處。

還有就是山宗出了三個天才,一個劍仙,一個槍神還有一個銀虎獸魂!

李復此刻才知道自己弄死的那個人叫柳淵,不過也無所謂了。誰知道是自己乾的呢?

這兩個消息於李復而言更是好消息,前者想來應該是老酒鬼護住了村子。那晚自己獵殺山宗使者時自己雖然在昏迷中,但老酒鬼展現的手段自己還是知道的,絕非凡人。

後者更是王靜和徐溪生入了山宗,開始修習。如今成了山宗天才,一定會被重點培養,李復自也放下心來。接下來就是自己了,要努力追上他們兩個,再相遇時好不被兩人落下。

三天時間轉瞬即逝,李復在鎮子里待了三天,獵人隊伍終於集齊,準備出發進山了。


《狷狂》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