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恐怖復蘇:開局讓筆仙寫暑假作業
恐怖復蘇:開局讓筆仙寫暑假作業 連載中

恐怖復蘇:開局讓筆仙寫暑假作業

來源:google 作者:公車廟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公車廟 懸疑驚悚 江小魚

(腦洞搞笑靈異老六)江小魚穿越到恐怖復蘇的世界,獲得情緒管理系統,搞別人的心態就能抽獎升級,提升實力從此以後,斬妖除魔的路上,出現了許多奇奇怪怪的事件某筆仙:我剛現身他就逼我寫暑假作業,尼瑪,我當年學習好的話也不用去死了!某敲門鬼:嗚嗚,他嘎我腰子,挑我鬼線,還碎我蛋蛋!某鬼王:我當時正和其他鬼決鬥,這個老六蹦了出來他說他是吃瓜群眾,我相信了,口袋裡掉出塊磚頭,他說他是蓋房的,我也沒在意我們打到關鍵時候,結果他一板磚砸了過來……江小魚:我只是一個平平無奇的小青年,阿鬼們,要不再給點82年的信任?展開

《恐怖復蘇:開局讓筆仙寫暑假作業》章節試讀:

乘客鬼們本來還忌憚江小魚的厲害。

可江小魚的的話太筍了,一遍遍刺激着乘客鬼的神經。

什麼開車不看路,性命保不住,什麼城南下館子都不花錢。

又什麼人少欺負我們鬼多。

你把我們當什麼了!

蘿蔔乾毛豆嗎!

【怨氣值+99】

【怨氣值+99】

乘客鬼死也受不了這種踐踏到靈魂深處的侮辱。

爭先恐後的沖了上去。

坐在公交車最後排,一個身穿風衣,眼戴墨鏡的中年鬼更是鬼氣翻湧。

他原本是一個小偷,不幸死在車上,也成為公交車上實力最強的鬼祟。

作為一個隱藏很深的資深老六,

最煩的就是打劫,這種一點技術含量都沒有的工作。

此刻語氣深沉的說道:「年輕人囂張跋扈,不知天高地厚。」

「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黎叔很生氣,後果很嚴…」

一句話沒有說完,只見公交車上金光突現。

撲到江小魚身上的鬼祟全部彈了回去,摔在地上,化作一道灰燼消失不見。

納尼!

其他鬼呢?

就這麼無了!

這人到底是哪來的神仙!

小偷鬼嚇的渾身發顫,雙腿一軟跪在地上。

「英雄,饒命吶!」

江小魚已經將鬼祟們死亡後的怨氣值笑納。

揉揉耳朵,指着最後一隻小偷鬼:「你剛剛說你很生氣,後果很嚴什麼來着?」

「爺爺,讓我很想稱呼您為爺爺!」

小偷鬼一邊磕頭,一邊恬不知恥的喊。

江小魚很謙虛:「別叫我爺爺,我年紀還小,要叫叫祖宗。」

「我這招大日如來金光咒,專日你們祖宗。」

小偷鬼:「…」

毛線呀!

金光咒我知道,

可從沒聽說過專日別人祖宗的金光咒。

爺爺,想長輩分直說,別侮辱我智商行嗎?

【怨氣值+99】

江小魚沒有理會這茬,又問道:「喂,你會不會開車?」

「開車?」

小偷鬼只覺得菊花一緊,很用力的咽了一口唾液。

「我只開過別人的車,沒被人開過,不過我可以穴!」

【怨氣+99】

瞎想什麼呢!

突如其來的怨氣值讓江小魚很意外。

隨即一個大逼斗甩過去。

「開車就是開這輛公交車的意思,你小子頭腦風暴什麼!」

「能不能別這麼污!」

「老子二十一世紀的大好青年,都被你帶壞了!」

小偷鬼眼淚汪汪的從地上爬起來。

「對不起祖宗,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

【怨氣值+99】

說完徑直坐在駕駛座上開車。

看着小偷鬼人服心不服的德行。

江小魚也沒有點破。

等你開到網吧附近,再處理掉你。

此刻,江小魚盤膝坐在車裡。

他的怨氣值已經到達了2100。

足夠抽兩次獎。

嘿嘿,這次能抽到什麼獎,很期待。

「系統,抽獎。」

【叮,幸運大轉盤,三連抽開始……】

【恭喜宿主,抽中安慰獎半年功力小糖豆一把。】

【叮,恭喜宿主,抽中安慰獎,半年功力小糖豆一把。】

【叮,恭喜宿主,抽中安慰獎,半年功力小糖豆一把。】

【叮,恭喜宿主,抽中安慰獎,半年功力小糖豆一把。】

江小魚看着一溜的安慰獎,心裏一陣抽抽。

系統,你個奸商!

為什麼都是安慰獎!

哪怕你把安慰獎換成大力藥水韭菜盒子,我也誇你一句眉清目秀。

都是功力小糖豆,鬧呢!

【叮,恭喜宿主,抽中神級技能,通天籙(精簡版)】

嗯?

通天籙?

還精簡版?

江小魚趕緊選擇融合。

剎那間,一股龐大的知識宛如潮水湧入腦海,符籙的運用奧妙,就像刻在腦海,忘也忘不掉。

「這個精鍊版通天籙真的是好東西。」

什麼聽話符,定身符,疾跑符,隱身符,引雷符…

只要你能想到的,憑空寫在半空,道一聲去!

符籙就會作用在目標身上。

當然,如果目標人物比自己實力高出太多,作用效果會大打折扣。

「我在哪,我是誰,我在做什麼…」

這時候,昏迷中的張開悠悠轉醒。

江小魚拍了拍張開的肩膀:「憑你現在的認知,我很難解釋清楚。」

「要不你掐掐大腿,清醒後自己看。」

「哦!」

張開用力掐了自己一下。

下一秒,齜牙咧嘴,疼得滿地打滾,眼淚都流下來了。

江小魚看着張開這副慫樣,很無語:「有這麼疼?」

「我…我掐錯地方了。」張開痛苦道。

「放屁,我親眼看着你掐在大腿上,你還能掐哪裡去!」

張開:「我掐大腿根去了,還是很用力的那種。」

江小魚:「…」

你真特么的是個人才吶!

為了驗證一下張開的受傷程度,江小魚又問:

「那你現在還想去找蔡根花嗎?」

張開很乾脆的搖搖頭:「蔡根花是誰?」

又拿出一張老師們的照片。

張開滿臉嫌棄:「給我看這個做什麼,我對女人沒有億點興趣!」

江小魚:「…」

斷了,

鑒定完畢。

唉~

張開的小兄弟真可憐,

先是任由蔡根花耍,又是被張開掐。

一路走好,願天堂沒有張開。

˚‧º·(˚ ˃̣̣̥᷄⌓˂̣̣̥᷅ )‧º·˚扎心了老鐵

《恐怖復蘇:開局讓筆仙寫暑假作業》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