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冷漠妻主一心只想種田
冷漠妻主一心只想種田 連載中

冷漠妻主一心只想種田

來源:google 作者:西瓜西瓜汁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冷妗妗 古代言情 顧柏

〖女尊種田人狠話不多女強發家致富〗末世女王冷妗妗跟喪屍王同歸後,人狠話不多的冷妗妗;魂穿到了女尊世界這裡的女人負責賺錢養家,男人貌美如花之餘,還要洗衣做飯;what?所以她一穿過來就有了夫君?看着自己住的這個破茅草屋,小問題,她力氣大,會做飯,會賺錢,還自帶了末世空間;有極品找上門?沒事小場面打的她叫娘;賺錢養夫君跟崽崽?沒事她會的可多了……她終於不用打打殺殺了,只想種種田,賺賺錢,練練功,平平淡淡的過日子誰都不能打破她的平靜!來一個殺一個!……多年後在外一本正經,淡漠的冷妗妗,在家化成寵夫奴夫君:妻主~你偏心,說好了昨天陪我放風箏的,結果~哼冷妗妗:把他擁入懷中,輕聲哄着展開

《冷漠妻主一心只想種田》章節試讀:

對於感情這塊,陸柒柒倒是沒那麼迂腐。

之前有個男人口口聲聲說著怎麼愛她,當天晚上她就成全了他。

結果第二天早上,他趁她睡着要她命,想搶奪她物資,要知道物資在末世是多麼的重要,有食物有水有武器才能活下去。

而她,就在他動手的那一瞬間睜開了眼睛,掰斷了他的脖子,欣賞了他驚訝,恐懼,痛苦的瞬間後,結果了他。

…………

冷妗妗對於原主不做評價,畢竟她是靠着原主的身體才得以又活了一輩子,所以她做不出佔著原主的身體,還吐槽嫌棄原主的事情來。

以後她會用她的身體,好好享受人生,認真生活,不浪費這一輩子。

冷妗妗已經餓了一天,胃裡空蕩蕩的,頭上也有些陣痛,不確定是不是腦震蕩。

冷妗妗從空間里拿出一瓶營養液跟葡萄糖,直接喝了。

冷妗妗才覺得緩過來了一些。

冷妗妗打量着自己住的房間,簡直用慘不忍睹,不忍直視來形容。

房間里隨處都是垃圾,也不知道放了幾天,還有股酸臭味。

桌上跟梳妝台上面都是厚厚的一層灰,這是有多久沒收拾了?

冷妗妗感覺自己身體有些能量了,就想起來走動下,看看這房子還能不能搶救下?要不行就推了,重新建吧。

冷妗妗看着自己的手,黑乎乎的,衣服上面也是油跟一團黑乎乎的不知是什麼,這是多久沒洗了?

頭髮也是油膩膩的,幾根幾根的都結在一起,讓冷妗妗恨不得一刀子都給剪了。

冷妗妗現在只想先洗個頭澡再想別的吧。

冷妗妗走出房間,就看到三個男人站在一旁,有些畏畏縮縮的,尤其是其中一個男人偷偷看了她一眼,又趕緊低下頭,眼睛裏是藏不住的害怕跟厭惡。

冷妗妗憑着記憶,知道這個就是顧林,老三。

對於他打破原主的頭,失手把她打死了,而自己穿過來的事情,她沒有感激他或者幫原主報仇的任何情緒。

末世生存法則第一條就是不要多管閑事,末世人不配同情別人,聖母心的人都化為了白骨或者成了喪屍。

老二顧樺馬上臉上帶有擔憂的看着冷妗妗:「妻主,你沒事吧?都怪小弟不懂事,我跟大哥剛剛已經幫你教訓了他,你能不能不要把他送官啊?」

老大顧柏沒有說話,但是眼睛的意思也是希望妻主手下留情。

老三顧林梗着脖子吼道:「你們不要求她,求也是白求,冷妗妗,事情是我一個人做的,你不要再欺負我大哥二哥,我把我這條命給你就是。」

說完手裡不知道什麼時候拿着的一根木釵,就要往自己頭上太陽穴的位置捅,顧柏眼疾手快的攔下,握着他的手:「別衝動。」眼神示意他,冷靜點。

冷妗妗沒興趣看他們演戲,她現在只想趕緊洗個頭澡,身上清爽一些。

冷妗妗冷冷的看了他們一眼,直接去廚房燒熱水。

顧柏皺着眉,他感覺妻主自從醒了之後,有些奇怪。

跟平時的她很不一樣,剛剛看他們的那一眼,像看死人一樣,是之前的妻主沒有的氣勢跟眼神。

以前的妻主雖然會打罵他們,但是從來沒有用那種眼神看過他們,也不會有那種氣場,感覺她不像是這裡的人,倒像是個……職業殺手。

顧樺也看出不對勁來了,以之前妻主的性子,一起來應該大吵大鬧,然後打罵他們一頓,把小弟要綁去送官才對,怎麼可能當他們不存在一樣,直接走開呢,太怪異了。

顧樺跟顧柏互看一眼,也往廚房走去。

冷妗妗從小就不是什麼千金小姐,作為孤兒院出來的,她很小就洗衣,修修補補,什麼都會,全靠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當然她可能是沒有做飯的天賦,做出來的東西真的就只是熟了,跟好吃沒有一毛錢關係。

她麻利的從外面的井裡打了幾桶水,放在鍋里燒。

人就在鍋旁站着,靜靜地等着。

顧樺發現妻主自從醒了,就有些不一樣了,他不知道她想幹嘛,試探的問:「妻主,你想做什麼?燒水是要做飯還是洗澡?我來吧。」妻主什麼時候干過這種活兒啊,家裡柴火也不多了,還沒來得及撿呢,還是別嚯嚯了。

冷妗妗看了他一眼,沒說話。心裏在想,原主腦海里這個男人的畫面。

原主看不出來,但是她從一個旁觀者的角度,一眼看出他是一個笑面虎,表面對原主百依百順,溫柔賢惠。

卻想毒死原主,每次做飯原主都是喝的清粥,他們三個只能喝野菜湯,男人是沒資格上桌吃飯的,更別提喝粥了。

粥里被下了毒草,應該時間還很短,所以還沒毒發,她醒來就發現自己身體里有輕微的毒素,不至死,看來他採的草藥是慢性的毒素,會慢慢發作。

表面無害卻心機頗深。

他也是挨打挨得最少的那一個。

冷妗妗會把脈,因為你不確定採摘的野菜,跟收集的物資是不是有毒或者被感染過的。

把脈是末世必備。

她不會針灸,也沒有出神入化的醫術。

她只會殺人,還不帶埋坑的那種。

如果是原主中毒了,可能沒有受到救治,又一日復一日的喝有毒的吃食,一段時間就會毒發暴斃。

但是她來了,對於一個百毒不侵,又會武功的人,這樣的毒她完全不放在眼裡,更別提她空間有眾多解毒清熱葯跟續命丹。

看來原主的處境在這裡並不好,她記憶里,原主的那些「朋友」也都是一群狐朋狗友,經常慫恿原主打罵他們三個,出的「主意」也都是一些餿點子。

可以說原主變成現在這樣,她的「朋友」功不可沒。

冷妗妗不太喜歡處理這一地雞毛的事情,也不愛說話。

畢竟在末世生活了十幾年,每天麻木,單調的生活已經成了固態。

她已經不記得自己有多少年沒有笑過了。

只要不惹她,她就只過自己的生活。

《冷漠妻主一心只想種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