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仙俠修真›冷王爆寵:醫妃傾天下南煙君絕塵
冷王爆寵:醫妃傾天下南煙君絕塵 連載中

冷王爆寵:醫妃傾天下南煙君絕塵

來源:外網 作者:南煙君絕塵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南煙君絕塵

她,南煙,華夏醫學天才,穿越成了被剖腹奪子,拋屍野外的棄婦。 為復仇,她身懷醫學空間強勢歸來,虐渣妹,護幼崽,就連各國太子公主都成為了她的小跟班。 原本她只想報報仇,養養崽,可偏偏孩子的親爹找上門來,把她壓在了牆上,低沉着嗓音。 「聽說,你到處和人說我死了?」 君絕塵,權勢滔天的攝政王,陰狠殘暴,性情多變。 但是某一日,眾人卻看到高高在上的攝政王卻一手抱着一個娃,肩膀上還扛着一個崽,正乖乖的聽着某個女人的訓斥。 更無人知,他用十世輪迴的孤獨終老,換來了此生與她的再次相遇......展開

《冷王爆寵:醫妃傾天下南煙君絕塵》章節試讀:

若是平常,他死不認賬也就罷了,關鍵是雲柔現在是攝政王妃,萬一南煙魚死網破,屆時定會影響到雲柔。

「煙兒,你放心吧,我不會讓任何人去打擾你。」秦怡急忙開了口,她的目光忽閃忽閃,像是在醞釀著什麼陰謀。

南煙緊緊握着長鞭的手也鬆了松,即便她如今很想覆滅了南家,但她回來最主要的目的,還是為了弟弟的消息。

所以,她必須忍!

看了眼倒在地上的高嬤嬤,她沒有再看一眼南陵夫婦,輕輕的握住了小小的手,說道:「小小,我們走。」

南小小乖乖巧巧的點頭,粉雕玉琢的容顏上都掛着燦爛的笑容。

沒有人看到,她那黑眸之下一閃而過的狡詐,澄亮的眸子內都蘊含著光芒。

「這個孽障!」

南陵望着南煙的背影,氣的將近發狂:「早知道她如此不服管教,在唐隱死後,我就該把這孽障掐死!」

秦怡垂淚道:「相爺,你別衝動,如今柔兒是攝政王的未婚妻,如若南家傳出不利言論,恐怕對她會有影響。」

提起南雲柔,南陵的心情好了不少。

柔兒是他的驕傲!

他真慶幸當年納秦怡為妾,否則,何來今日的風光?

南陵冷笑道:「她若是敢害柔兒的幸福,我絕不會放過她!」

哪怕攝政王不會愚蠢到相信南煙這種女人,但天下的風口還是很重要,他也真怕南煙能拿出欠條!縱然他也能將南煙滅口,但保不齊南煙已經將欠條給了別人,以防萬一,他必須先拿回欠條再將那孽障打死!都怨唐隱!

當初非要讓他寫下欠條,不然就不把銀子給他。

否則何來今日之事?

「相爺,」秦怡斂蓋住眸中的惡毒,聲音溫婉的道:「我可以讓秦家幫忙,把那些銀子還給南煙。」

南陵冷笑出聲:「唐隱嫁給了我,便是南家的人,我花她的銀子有何不對?要不是當時不知道她把銀子放在何處,我也不會寫下欠條!」

「而且,本相在乎的並不是欠條,唐隱是我的妻子,欠條是不作數,所以南煙沒資格讓我還錢!可讓本相在意的是名聲!」

這些年,他一直極力否認花過唐隱的銀子,如若讓人知道了欠條的存在,便已然證明,他能從鄉野走入京中,靠的是唐隱!他能錦衣玉食,花錢如流水,也是從唐隱手裡拿來的銀子!

這件事,決不能讓天下人知!

「相爺,既然你不願意償還銀子,那這事妾身來替你處理。」秦怡的眸光閃爍了下,唇角挑起一抹無聲的弧度。

……

秦怡將相府的偏院收拾好了讓南煙居住,本來她便是想讓南煙離正廂房遠些,誰知這一舉動剛好也得了南煙的心意。

她難免有許多事要處理,不能讓南家知道,自然是離他們越遠越好。

當南煙將行囊拿出來整理的時候,南小小偷偷溜出了房門。

小肉包子如葡-萄般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轉動,悄悄的向著院外走去。

但就在這時,一聲聲音突然傳來。

「你就是我姐姐的私生女?」

這聲音讓小肉包子皺起了可愛的小眉頭,抿着唇,有些不開心的抬眼看向站在面前的人。

站在她面前的是個淺綠色長裙的姑娘,眉清目秀,趾高氣昂的看着南小小。

南小小小臉垮了下來,真晦氣,剛出門就遇見南家的人。

南月兒壓住內心的怒意,問道:「你幾歲了?」

南小小沉默了。

想了想,她還是回答了一句:「四歲。」

雖然她已經五歲了,但是娘親說過,如果有人問她的年紀,必須回答四歲。

縱然她也不知道為什麼,但娘親說的話,肯定沒有錯。

四歲?

南月兒滿眼欣喜。

雖說當年南雲柔對南煙下手的時候,她留在了南家,但她一直以為南煙不可能活下來。

畢竟在這南家,除了南雲柔之外,就只有她知道當初南煙是懷了三個小野種。

所以,在聽到南煙沒有死的消息之後,她緊張又恐慌。

尤其是聽聞南煙還帶來一個女兒之後,她更着急了。

沒想到這小姑娘,才四歲?

也就是說,這小姑娘不是君絕塵的女兒!

這一瞬,南月兒緊提着的心落了下來,冷笑着俯視着南小小:「沒想到南煙生的野種也能長成如此,一看長大了就是狐媚子。」

南小小肉乎乎的小臉頓時拉了下來:「不許你侮辱娘親!」

「我是她最疼愛的人,別說我侮辱她了,就算我罵她,她也不會責怪我!」

南月兒驕傲的揚起了下巴,盛氣凌人的道。

南煙向來最聽她的話,,在她的心裏,永遠沒有人能超過她這個妹妹。她便是讓南煙死在她的面前,南煙都不會皺下眉頭。

更不會為了一個小野種,而責怪她。

嗡!

這一句話,讓南小小的腦子都炸開了,腦海里一片空白。

旋即,一抹憤怒湧上了她的大眼。

「你胡說,我才是娘親最疼的人!」

南月兒冷笑道:「那你信不信,只要我開口,即便是讓南煙親自將你這野種活活打死,南煙也絕不會皺下眉頭!」

她那語氣都帶着篤定。

南小小的眼睛都睜圓了,她還是第一次看到這般厚顏無恥的人。

氣憤之下,她彎腰撿起一塊石頭,向著南月兒狠狠的砸了過去。

即便南月兒躲的再及時,石頭還是砸在了她的肩膀之上,疼的她尖叫了一聲,整張秀氣的臉都綠了。

「賤種!」南月兒容顏扭曲,她揚手,狠狠的一巴掌甩向了南小小。

不過,就在這手剛落的一瞬間,一隻強勁而有力的手扣住了她的胳膊,讓她愣了一下,緩緩的轉頭。

剎那間,一張絕色之容赫然映在了她的雙瞳之中。

女子一襲紅衣,眉眼如畫,絕色傾城,一雙黑眸綻放出寒芒,面無表情,卻依舊美得讓人窒息。

南月兒的呼吸都微微一滯,死死的扣着掌心,眼裡閃過一道嫉恨。

五年了!

她失蹤整整五年,本該活的狼狽至極,憑什麼她還能依舊如此的貌美?

不,甚至比以前更美了!

這個女人應該跪在地上,狼狽的祈求南家收留他們母女!而非一如既往的驕傲!

《冷王爆寵:醫妃傾天下南煙君絕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