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厲北承顏沫
厲北承顏沫 連載中

厲北承顏沫

來源:google 作者:厲北承顏沫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厲北承 現代言情 顏沫

厲北承顏沫寫的一本小說,小說主人公是厲北承顏沫的書名叫《厲北承顏沫小說》,小說情節刺激誘人,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飯店包廂內只聽導演的話音剛落,場內先是寂靜了幾秒鐘隨後,場內的工作人員都沸騰了起來只聽導演的聲音再次響起:「此次入圍呢,除了最佳劇本、最佳導演,還有就是最佳女主角的提名!」聽到這句話的顏沫一愣,要知道,他們的這個劇本是雙女主的,要是提名了最佳女主角,那不就是她和葉思若都被提名了?想到這,顏沫的神色頓了頓,這提名不要也罷場內工作人員的情緒逐漸高漲,除了一臉冷漠的厲北承笑得溫婉的葉思若和神色展開

《厲北承顏沫》章節試讀:

顏沫坐在床上,定定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冷聲質問。
陳思凡感受到女人的防備,心中閃過一絲自嘲。
他嘴角泛起一抹苦笑:「是你在你媽媽的墓前說的那些話,我都聽到了。」
顏沫愣愣的眨了眨眼,心中瞭然。
「這件事,還麻煩你不要告訴其他人,尤其是……」顏沫緩緩的開口,聲音漸漸小了下去。
女人糾結的模樣讓陳思凡心中一頓,他苦笑一聲:「尤其是厲北承么?」
顏沫聽到男人的名字,心中頓時一緊,點了點頭。
時間緩緩划過。
顏沫拒絕了陳思凡說的留在陳家的提議,準備離開了。
她不明白為什麼在自己死後,陳思凡對自己的態度會如此的截然相反。
顏沫也沒有多餘的心思去猜了,陳思凡雖然答應了自己不會將自己重生的這件事情說出去,可是她沒有辦法完全的相信男人的話。
她懷着有些忐忑的心離開了。
剛出了陳家別墅的大門,離開大概兩三百米遠,只見顏沫身後方駛來一輛黑色的小麵包車。
車子定定的停在顏沫的身邊,她還沒有來得及反應。
只見車上下來兩名身着黑色西裝的男子,一把抱住顏沫就往車裡塞。
顏沫呼救的聲音被其中一個男人用手堵在了嗓子眼裡,就被帶上了車。
車子快速離開,揚起了路面灑落的層層樹葉。
上車後,一名男人開口說道:「得罪了,顏小姐,是厲總派我們來接您的,還請您配合一點。」
聽到厲北承的名字,顏沫掙扎的動作頓時停了下來。
感受到女人不在掙扎的反應,黑衣男人和另一名男人使了使眼色,鬆開了捂住顏沫的手。
剛鬆手,顏沫狠狠的咬上了男人的虎口處。
沒想到女人突然的動作,男人來不及反應,就這樣結結實實的被顏沫咬着。
顏沫用盡了所有的力氣,奮力的要緊牙關,直至舌尖傳來濃濃的血腥味才漸漸鬆了力道。
被女人咬住的男人大聲的叫着,但是礙於顏沫的身份又不好對其下手,只能這樣忍受着。
男人捂着自己的手,一臉驚恐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他感受到女人有些喪心病狂的眼神,心裏一陣發憷。
顏沫吐了口嘴裏的血沫,冷聲開口:「怎麼?
你們厲總就是派你們來接我,就是以這種方式?」
眼前不過是一個嬌弱的女人,竟讓兩名彪形大漢心中泛起陣陣冷意。
「對不起顏小姐,是我們沒有考慮周到。」
顏沫看着兩人誠懇的樣子,也沒再發難,愣愣的別過頭去,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車子緩緩駛入一家院子的大門,開進去後又繼續向前行駛了大約十分鐘。
終於,車子在一棟別墅前停了下來。
顏沫下了車,看着眼前的景象,眼神一滯。
「這裡是……」她不禁呢喃道。
厲北承緩緩從別墅內走出來,看着女人獃滯的模樣,眼中閃過一絲莫名的情緒。
想到剛才秘書給自己彙報的事情,眼底沉了沉,神色透着冰涼。
「怎麼?
生活過一年的家,不認得了?」

《厲北承顏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