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恐怖靈異›離婚後,霸總親手撕了我的馬甲
離婚後,霸總親手撕了我的馬甲 連載中

離婚後,霸總親手撕了我的馬甲

來源:外網 作者:初之心盛霆燁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初之心盛霆燁 恐怖靈異

離婚後,盛霆燁腸子都悔青了。 怎麼從前那個呆板無趣的前妻,突然就混得風生水起了? 豪門公子是她小弟,國民男神是她粉絲,金融大鱷叫她前輩...... 初之心,你到底有多少個馬甲,我要全部撕掉! --- 盛二少:我那前妻,柔弱不能自理,你們不能欺負她。 眾人:一言不合天靈蓋給你擰開的秀兒,誰敢欺負啊? 盛二少:我前妻是良家,你們沒事別瞎撩。 眾人:不好意思,我們沒見過那麼風情萬種的良家! 盛霆燁:來,老婆,我給你介紹個大佬 大佬:不,嫂子才是我爸爸,請收下我膝蓋! 從此,盛霆燁白天是霸總,晚上哭唧唧,開啟了漫漫追妻路展開

《離婚後,霸總親手撕了我的馬甲》章節試讀:

初之心以為,她這下鐵定要和冰冷的地面來個親密接觸了。
下一秒,她細細的腰肢卻被男人長而結實的臂膀牢牢攬住。
帶着薄荷草一樣清冽的氣息灌入鼻間,讓她着迷。
「你身體好燙……發燒了?」
盛霆燁低頭看着懷中的女人,素來高冷的眉宇多了几絲關切。
她好瘦啊,輕飄飄的,像羽毛一樣,勾起了他的保護欲。
「與你無關!」
穩定好重心的初之心咬牙強撐着,倔強的想要從男人懷中掙脫。
離婚,就要離得乾乾脆脆,給前任一個瀟洒的背影。
她才不想病懨懨的,讓他覺得她在賣慘呢!
初之心嘴巴雖硬,身體卻很誠實,整個軟綿綿的,一點力氣都沒有。
盛霆燁直接將她打橫抱了起來。
「我送你去醫院。」
「你幹什麼……放開!」
初之心很難受,也很窘迫,不斷掙扎。
「別忘了,我們已經離婚了……」
「冷靜期內,你依然是我盛霆燁的妻子。」
男人的聲音,篤定且強勢,根本不給初之心拒絕的機會。
眼看他們就要離開,林以柔急了。
這可不是她想要的效果。
她趕緊扶着腰,故作嬌弱的在後面喊。
「阿燁,等等我啊,我大着肚子走路不方便……」
「待着別動,我會讓陳平來接你。」
盛霆燁說完,又看向懷中的初之心,聲音沉沉道:「她狀態不好,我不能不管。」
聽到這裡,初之心白眼都快翻抽筋了。
這算什麼,前腳帶着懷孕小三逼離婚,後腳又來玩深情?
他以為他誰,紅茶嗎,結束了還要讓前任唇齒留香?
跟林以柔這杯綠茶還真是絕配呢!
既然如此,姐也陪你們玩兒兩把。
初之心乾脆不掙扎了,順勢摟住盛霆燁的脖子,眨巴眨巴大眼睛,百媚千嬌道:「那就謝謝你了,准前夫。」
「……」
盛霆燁臉一下子黑了,表情讓人捉摸不透。
而林以柔的臉則綠了,氣的!
到了醫院,盛霆燁掛完號,又陪着初之心做抽血檢查。
檢查結果很快出來。
「39.3,病毒感染並發細菌感染,再晚點送來,人大概就不是燙燙,而是涼涼了。」
醫生看完檢查報告,推了推眼鏡,盯着盛霆燁,板著臉教訓道:「你怎麼當人老公的,老婆都燒成這樣了,你還讓她穿得這麼少,你有心嗎?」
盛霆燁正準備開口解釋,初之心卻先他一步嚶嚶嚶道:「大夫,你別罵我老公,雖然我嫁給他吃不飽,穿不暖,天天受他氣,他還出軌逼我離婚,但我不怪他,誰讓他長得帥呢,我都是自願的。」
盛霆燁:「???」
這女人在搞什麼,她怎麼跟印象中的完全不一樣了?
醫生的三觀似乎也受到強烈震撼,看看盛霆燁,又看看初之心,連連感慨:現在的年輕人啊,離譜!
「打完這瓶點滴,吃完我開的葯,應該就沒什麼問題了。」
醫生兩三句說完,趕緊溜了。
病房裡,只剩下盛霆燁和初之心兩人,氣氛一下變得微妙起來。
結婚四年,他們很少單獨相處。
盛霆燁雙手插兜,居高臨下的看着初之心:「不玩了?」
初之心尷尬的咳了兩聲:「不玩了。」
再玩,她怕她小命就交代在這裡了。
「燒這麼厲害,為什麼不打電話讓我改期?」
此刻的女人,臉蛋被燒得紅紅的,可憐巴巴的躺着,又變成了那隻沒有任何生存能力的兔子,莫名讓他有些心疼。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盛二少要離婚,改期什麼的,意義不大。」
高燒讓初之心有氣無力,她眷戀盛霆燁的溫柔,卻也知道不能沉溺。
「今天謝謝你,我沒事了,你可以走了,你的情人兒還大着肚子等你呢!」
這話,似乎讓盛霆燁清醒了幾分。
「那行,我先走了。」
這時,一道高大修長的身影走進病房。
「初老大,你說你離個婚,咋還離進醫……」

《離婚後,霸總親手撕了我的馬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