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網遊動漫›林渲染沈亦崢小說
林渲染沈亦崢小說 連載中

林渲染沈亦崢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偏執前夫的掌心寵只想搞錢 分類:網遊動漫

標籤: 偏執前夫的掌心寵只想搞錢 網遊動漫

林渲染這個女人十分不簡單,明明已經嫁入豪門了,結果她竟然主動提出了凈身出戶?也不知腦子裡到底在想些什麼,經歷這麼多的情感波折,所有人都認為她已經對愛情妥協了,結果此女不僅打破了人生的統一認知,並且還讓所有人都見識到了她離婚後的驚艷蛻變,馬上女強人就要上線了。展開

《林渲染沈亦崢小說》章節試讀:

十分鐘不到,一輛紅色迷你小跑車就停在林渲染面前。

從車裡,跳出風風火火的女人。

「老大,真離了?」女人,也就是林渲染的好閨蜜秦喻,開口便問。

「嗯。」林渲染點點頭,拉開副駕的門坐了上去。

「離了好哇!」秦喻撐着車門跳進駕駛室,聲音誇張到離譜,「你多驕傲的一個人哪,為了個姓沈的生生把一身傲氣給折沒了,給他們家當牛做馬。他們不僅不感謝,還以為你佔了便宜,處處針對你,我早就看不過去了!」

林渲染抿抿唇,沒吭聲。

秦喻看出她心裏難受,一把將她抱住,「想哭就哭出來吧。」

林渲染在懷裡呆了小片刻,低頭蹭掉眼裡的濕意,笑了起來,「今天是好日子,我想去遊樂場慶祝。」

半個小時後。

雲城某遊樂場,林渲染坐在跳樓機里,感受到自由落體的極速墜落,厲聲尖叫。

之後,又去玩了人肉螺旋槳、高飛車、自由落體滑車道等一系列極致驚險刺激的項目。

她一邊極力尖叫,一邊放肆流淚。

腦海里,走馬燈似地閃過十年來她與沈亦崢的點點交集……

驚險刺激的項目果然最具治癒效果,一圈下來,林渲染舒暢了許多。

抹掉最後一滴眼淚,她將沈亦崢徹底移出心門。

之後,她在秦喻的陪伴下,先去服裝店將身上的衣服從內到外換了個遍,又將清湯寡水的長直發做成金色的波浪捲髮。

秦喻看着煥然一新的林渲染,滿意地打響指,「這才是真正的你嘛。」

林渲染看着鏡中的自己,高雅、美麗、自信。

任誰,都無法再將四年來那個委縮、沉默、凄慘可憐的沈太太與她聯繫起來。

「好久不見,林渲染。」她默默道。

這麼一通折騰下來,時間便到了晚上七點。

飢腸轆轆的兩個人去了餐廳。

「你先在位置上等會兒,我找老闆親自做幾樣拿手好菜!」秦喻拍拍林渲染的肩膀,說完轉身離開。

林渲染走向先前定好的包廂,一對男女迎面走來。

正是沈亦崢和他的白月光韓依瀾。

平日里十天半月未必能見到沈亦崢一面,這一離婚就立馬碰上了?

林渲染心裏一陣感嘆,欲要避開。

「林小姐。」韓依瀾也看到了她,率先開腔,巧笑嫣然,「你是專門來找亦崢的吧。」

林渲染正要否認,她的聲音又傳了過來,「抱歉,我只是讓阿崢去民政局門口幫我取點東西,沒想到會造成你們離婚。」

呵。

敢情連離婚都託了韓依瀾的福啊,害得她一度誤以為四年婚姻沈亦崢對自己還有一絲情份呢。

林渲染無聲自嘲。

如果不是決定徹底放下沈亦崢,估計一定會深受心傷。

「好在現在有猶豫期,阿崢,有什麼誤會好好解釋清楚,知道嗎?」韓依瀾輕輕柔柔說完,推推沈亦崢,轉身施施然走遠。

林渲染不想他誤會,果斷解釋,「我沒找你,純屬偶遇。」

「你這套欲擒故縱對我沒有任何作用!」沈亦崢卻道。

他低頭凝視着林渲染。

新髮型,新衣服,光鮮亮麗。

這副樣子出現在他面前,不就是想引起他的注意嗎?

沈亦崢並不認為林渲染真想離婚,只是利用現在離婚有猶豫期這件事兒,玩手段罷了。

她愈這樣,他愈厭惡。

「欲……擒故縱?」林渲染沒想到兩人都離婚了,他還會有這種想法。

這話把她氣得笑了起來。

想着他從來不相信自己,也就懶得解釋,隨意嗯了一聲:「隨你怎麼想吧。」

說完,徑直走進包廂。

沈亦崢本以為她會來一番辯解,抬步欲要離開,不想聽到這個回答,腳步不由得一頓,回頭來看她。

看到的,只有她的背影。

她……走了?

吃完晚飯,秦喻一臉的神秘兮兮,「光形歸可不行,還得神歸,我要讓咱們家染女王徹底回歸。」

林渲染被她神歸形歸的理論搞得一愣一愣,直到被帶到雲城最大的酒吧才恍然大悟。

「你確定要我跳這樣式的?」看着台上妖嬈狂舞的眾多身影,她臉上一陣浮黑線。

「又不是沒跳過,怕什麼!」秦喻把一件紅色裙子丟給她,「以你的功力,一上台,那些個專業舞師全都只能靠邊站!」

林渲染被她逗得噗嗤一聲笑,拿過另一件相對保守的衣服,「還是跳古典舞吧。」

換好衣服後,林渲染在台上舞動起來。

勁暴的音樂之下,她的身段柔軟優美。服裝恰到好處地展現着她的靈動,她輕盈跳躍,就像一隻突臨人間的仙子。

「靠,搞什麼名堂,竟然有人來酒吧跳古典舞。」台下有人發現了她的特立獨行,叫道。

「這舞蹈竟然合上了音樂拍子。」

「哇,好迷人,好專業!」

原本指責的人在看到她專業的舞姿時,紛紛轉變了態度,把眼睛睜得奇大。

他們還從來沒有見過一個人能用古典舞來演繹這種爆炸性的音樂,還毫不違和。

台上原本滿滿當當跳舞的人,也被她這曼妙的舞姿給迷住,紛紛退到了一邊。

燈光之下,只剩下她一人,旋轉跳躍,衣袂飄飛,美若謫仙。

柱子上那四個衣着清涼,舞姿露骨的鋼管舞師立刻被暗成了背景。

秦喻原本還擔心她跳古典舞會被人說,此時看這情景,不由得托起下巴,露出讚賞的眼神。

「不愧林渲染啊,到哪裡都是最閃亮的那個。」

林渲染沉醉於舞蹈當中,絲毫沒有注意到外頭的目光。

足足四年沒有跳舞,所有的忍耐在這一刻爆破,此刻她只想盡情宣洩。

她的身段柔軟迷人,又十分輕巧,跳得嗨了,索性躍上一根鋼管,在鋼管上舞動起來。

她的鋼管舞不似鋼管女郎那般露骨,卻絕對的讓人耳目一新,看着她輕巧而又完美地完成着一個又一個高難度動作,台下傳來一聲接一聲的尖叫。

「喲,這是新來的舞女么?有幾下子啊。」

台下,沈亦崢和幾個朋友一起走過來,其中一人的目光立時被台上的身影吸引住。

越看,越覺得有些不對勁,「那女人……好像你老婆。」

《林渲染沈亦崢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