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美人似玉劍如虹
美人似玉劍如虹 連載中

美人似玉劍如虹

來源:google 作者:千秋落雪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風揚 奇幻玄幻 靳依芸

【俠情】【殺伐】【單女主】【無系統】亂世烽煙起,抱劍北風行沙場鍛傲骨,江湖煉俠心除魔萬里路,諸惡一劍平縱死俠骨香,不慚世上英展開

《美人似玉劍如虹》章節試讀:

郝健瞥了瞥人群,似是想揪出是誰多手扔劍給葉風揚。

可面前這個「小蘿蔔墩」得劍後,不帶猶豫地向他發起攻勢。

郝健十歲入門,修習憫生十三劍已近十年,雖然還未掌握第十三式劍招,但前十二式已得心應手。

他本為這個「小蘿蔔墩」是靠着身型瘦小、行動靈巧才能躲過他的攻勢,如若執劍相向,定然片刻就可將他打得屁滾尿流,然而事與願違,越是對戰,他越是心驚。

郝健十一歲感氣,十三歲將憫生十三劍前十二式劍法練成,十五歲後逐步領悟劍氣。

此後,他便引以為傲,一直瞧不上同門這些後生師弟,劍宗弟子大多修鍊到十五歲都還沒能感氣,更別提領悟劍氣了,因此他在劍宗同輩里算是翹楚。

眼前這個「小蘿蔔墩」起初劍招還很拙劣,跟剛學劍不久的弟子如出一轍,也確實他是剛入門不久的弟子,但在他劍招之中,隱隱駁雜着氣勁。

郝健有經驗,這正是試圖將本命真氣融入劍招,是感悟劍氣的階段。

「小蘿蔔墩」看上去才十歲出頭,他竟有此等天賦?!

郝健並不知道,葉風揚只是看了三遍,便將憫生十三劍前十二式學了個似模似樣,甚至臨敵對戰還不落下風!

一旁觀戰的少年弟子們都看得目瞪口呆,這個身型瘦小不太起眼的小少年竟然能跟他們不可一世的郝健大師兄戰成平手,而他們只能天天被郝健「教育」,這讓他們感到萬分羞慚。

葉風揚與郝健奕劍已有三十餘合,他一邊打一邊不忘偷學對方劍招技巧,劍法也愈發熟練,執劍之手雖然受到劍氣震蕩,但他體內的本命真氣正無聲流轉,將劍氣震蕩的餘力消融。

忽然葉風揚心頭一動,眼裡似有所悟,一道銳利的劍氣從他手中劍尖激蕩而出,直向郝健逼去。

郝健心思複雜,精神不夠集中,一時不察竟被葉風揚的劍氣震到,握力不穩,手中劍也隨之而落。

「啪嗒——」

郝健愣在當場,葉風揚則是挽了個劍花,靜立一旁。

一切宛如水到渠成,又是那麼的順理成章。

「好賤師侄,承讓了。」

葉風揚念及賤字,聲音強調似的高了幾度。

郝健眼神里寫滿了難以置信,旋即想到了什麼。

「這位是老夫新收下的弟子!」

白彥雲的聲音忽然在他腦海中遊盪。

是啊,這個「小蘿蔔墩」可是當今天下九大絕世高手之一,憫生宗第一高手白彥雲的弟子。

白彥雲縱橫天下,見多識廣,武藝之強,心氣之高,又豈會收下一個尋常弟子,並親自帶回宗門呢?

郝健想到此處,收斂情緒,想堆起笑臉,卻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難看錶情。

「師叔實力不凡,師侄佩服!此前師侄有眼無珠,多有得罪,還望師叔不要見怪……」

此時,大殿東面偏殿響起了悠揚的鐘鳴,已然到了飯點。

「大人不記小人過。」葉風揚笑道:「只是好賤師侄你修行怠惰,今日這飯還是別吃了,先回房間閉門思過吧!」

郝健眼裡怒意又起,但想到白彥雲,他強忍下來。一頓兩頓飯而已,他房內還有許多師弟上供的瓜果糕點,倒也不會餓着。

「你們帶我去食堂。」葉風揚指着那群年輕弟子說道。

他們紛紛向郝健投去詢問的目光,見郝健點頭默許,這才與葉風揚一道離去。

郝健看着這群人的背影,陰冷的目光在兩個人身上徘徊,一個是葉風揚,另一個是李雲,葉風揚手裡的劍,正是李雲的佩劍……

葉風揚等人來到食堂時,便看見白彥雲和張魁正在食堂門口閑聊,一群人忙上前見禮。

「小葉子,你怎麼還提着行李,還沒找着空房住下?」

葉風揚眼睛滴溜溜地一轉,剎那間想好了說辭,答道:「空房倒是找好了,但那房間久未住人,有些凌亂,床鋪被褥、瓢盆器具、以及桌椅傢具也不甚齊全,弟子初來乍到,還不知去哪置辦這些事物……」

張魁聞言神色不悅:「這個郝健,叫他辦點小事都未盡心儘力!」

他向葉風揚保證道:「小師弟勿慮,但有所需吩咐郝健去補齊便是。」

他又朝其他弟子問道:「你等大師兄何在?」

葉風揚接話道:「張師兄勿要着急,郝健師侄帶我找好住處後,忽感腹痛,說去方便了。等他料理完瑣事後,小弟再去尋他幫忙,小弟在此多謝張師兄了!」

張魁面色稍霽,暗道懶人屎尿多。

一眾人在食堂吃完飯後,各自忙碌去了。

白彥雲同輩除了師兄在掌門那邊照拂,其餘都不在宗門之內,而掌門和師兄現在也無暇接見這個新入門的徒子徒孫,因此他沒帶葉風揚拜見師門長輩,而是叮囑葉風揚快些安頓好住所。

葉風揚答應下來,卻不慌不忙的跟着張魁一脈弟子去尋那郝健。

當郝健再次見到葉風揚時,臉色特別難看。

「小師叔,您的意思是讓我去打掃那間屋子?」

葉風揚頷首道:「沒錯,張師兄叫我找你幫忙,怎麼,你莫不是想違抗師命?」

郝健眼裡瞬間浮現張魁的怒容,不由地打了個冷顫,忙道:「弟子豈敢!只是門中還有其他房間,不如小師叔隨我去看看,這次包您滿意!」

葉風揚擺手道:「我倒覺得那個屋子就很不錯,靜謐宜居,師叔我很喜歡。」

郝健捏緊拳頭,但又無可奈何,只能自吞苦果。

郝健剛想着回頭把這活交給自己那群師弟去做,葉風揚又出言道:「郝健師侄,你且放心去打掃,敦促其他師侄練功的事情,你不必擔憂,師叔我自會替你分憂。」

夕陽西下,後山廣場上,葉風揚一邊欣賞着日薄西山時的漫天霞光,一邊跟張魁一脈的弟子們說笑。

「小師叔您可真厲害!」

「是呀是呀!竟將我等那不可一世的大師兄擊退,從今日起您便是我的偶像!」

「一想到大師兄他還在清理那間廢棄多年的破屋子,我就止不住想笑啊,哈哈哈!」

葉風揚也禁不住笑出了聲,他拍着胸脯說道:「我葉風揚,平生最見不慣這等恃強凌弱之人,今日算給他一點小小的懲戒,他日若他再欺負你等,你等便去尋我,我來治他!」

歡聲笑語飄蕩在後山廣場上。

與此同時,掌門殿內室中,卧榻上的老人悠悠轉醒……

《美人似玉劍如虹》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