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冥婚:鬼戲請魂
冥婚:鬼戲請魂 連載中

冥婚:鬼戲請魂

來源:google 作者:長耳朵的兔子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楊程 鄭軍

小時候貪玩去村子後山撿人骨頭,結果碰上唱鬼戲,險些丟了小命,幸虧一條青蛇救了我,但是這蛇居然開啟了一段「陰」緣唱鬼戲、請魂、黃皮陰墳、桃木封煞,匪夷所思的黔南民俗,恐怖離奇的陰陽詭事震撼來襲警告:膽小勿入!!!展開

《冥婚:鬼戲請魂》章節試讀:

我當時還小,也不完全明白庫瘸子說的話,只知道自己是個與眾不同的「怪胎」,腦後比常人多長出一塊骨頭。

老爺子幾乎就要給庫瘸子跪下了,求庫瘸子想想辦法,無論如何幫我度過這一劫。

庫瘸子眯着眼睛想了會兒,說辦法還是有,就不知道你們楊家同不同意,然後庫瘸子貼着老爺子的耳朵,嘰里咕嚕的低聲說了幾句,我也聽不太清楚,但是老爺子的臉色很明顯變了。

「只有這種辦法嗎?」老爺子顫巍巍地問。

庫瘸子點點頭:「陰骨童子是上品靈體,其實也不算是一件壞事,這是楊程的命!」

老爺子重重地嘆了口氣,跟庫瘸子抱拳道謝以後,拉着我走出祠堂。

庫瘸子在後面說:「記住,今日子時,我在村口那棵老槐樹下等你們!」

老爺子把我送回家裡,然後又急匆匆的出了門,不知道去了哪裡。

我昨天一夜未睡,實在困極了,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一閉上眼睛,腦子裡就像跑火車一樣,噩夢連連。

夢裡,我站在祠堂**,祠堂里點着蠟燭,陰氣森森,我想走出祠堂,但是祠堂彷彿變成了一座迷宮,我非常焦急,無論如何都走不出祠堂。

然後我聽見一個女人在叫我的名字:「楊程!楊程!」

我回過頭,一個穿着大紅旗袍的女人站在我背後,臉上掛着詭異的笑容。

我很害怕,撒丫子就跑,還是跑不出祠堂。

那個穿着大紅旗袍的女人不緊不慢地跟在我後面,高跟鞋與地面撞擊,發出嗒嗒嗒的清脆聲響。

我實在是跑不動了,回頭問那個女人到底想要怎樣。

女人走到我面前,微笑着打量我,她突然伸出手,我驚訝地發現,她的手指沒有皮肉,只是白森森的手骨。女人的面容也在剎那間變得猙獰可怖,她的眼角裂開,淌落鮮紅的血珠子,一張臉迅速腐爛,皮肉下面隱隱還能看見蠕動的白色蛆蟲。

我大叫一聲,轉身想跑,卻被女人從後面抓住我的脖子。

緊接着,白森森的手指骨就像鋒利的刀子,猛地**我的後腦勺,抓住我腦袋裡的那塊陰骨……

「啊呀!」

我慌亂地揮舞着雙手,從噩夢中驚醒,由於太過用力,竟然翻身從床上滾了下來,摔得眼冒金星。

聽見聲響,爸媽第一時間從外面衝進卧室。

我看見爸媽熟悉的臉龐,終於忍不住放聲大哭起來。

老媽摟着我,一個勁地安慰我:「沒事的!沒事的!」

半晌,我總算安靜下來,停止了哭泣。

這時候,老爺子從外面風塵僕僕的趕回來,他的手裡提着一個袋子,裏面裝着兩件新衣服。

老爺子不由分說,讓我換上新衣服。

小孩子哪裡懂得許多,看見新衣服自然是眉開眼笑,像我們這種大山溝里長大的孩子,只有逢年過節才有可能穿上新衣服。

衣服是大紅色的,很喜慶,就跟過年時候穿的一樣,換好衣服以後,我很高興,跑到鏡子前面一照,整個人頓時就愣住了,我這一身大紅新衣,不是新郎官穿的紅禮服嗎?

我看着鏡子里的自己,儼然一個小小的新郎官。

村子裏每年都有人結婚,我也參加過不少婚禮,經常看見新郎穿這樣的大紅禮服,老爺子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給我買套新郎服回來?

我們這個山溝溝雖然落後,但最早結婚的男孩子也是十七八歲,我現在才十三歲呢,鳥毛都還沒有長齊,老爺子不會讓我結婚吧?

爸媽看着我,臉上卻沒有半點喜悅之色,反而苦着臉,眉頭緊鎖。

老爸問老爺子:「爹,真的要這樣做嗎?不會出什麼事吧?」

老爺子坐下來,往旱煙桿里塞了些煙絲:「庫大仙說了,我家程兒是個陰骨童子,天生缺一魂,只有找人補上那一縷陰魂,才有可能躲過此劫!」

缺魂?

我滿臉訝異,我只聽說過缺心眼,還是頭一次聽說缺魂。

我向老爺子詢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老爺子抽着旱煙,有些疲憊地擺擺手,示意我不要多問:「程兒,別問那麼多,爺爺一定會救你的!」

懷着疑惑的心情吃完晚飯,老爺子讓我回屋睡覺,不允許我到處亂跑,也不讓我脫掉身上的紅禮服。

一直到了子時,老爺子將我從迷迷糊糊中拉起來,讓我跟着他出門。

我看見爸媽穿着很正式的衣服在門口歡送我,他們的臉上掛着僵硬的笑容。

門口擺放着一個火盆,跨過火盆,代表吉祥如意,這些都是新郎官出門時候的禮儀風俗。

我的小心肝撲通撲通跳得厲害,我緊張兮兮地問老爺子:「爺,你這是……要帶我去哪裡?」

老爺子說:「帶你去找個新娘子!」

我一聽就急了:「爺,我才十三歲呢,現在結婚是不是太早了?而且,我連新娘子的面都沒有見過,萬一我不喜歡她呢?」

老爺子沒再多說,而是緊緊拉着我的手,帶着我來到村口。

村口的老槐樹下站着一個人影,那人手裡夾着煙,慢慢悠悠抽着,火星子映出他的臉,正是庫瘸子。

我想起早上離開祠堂的時候庫瘸子說的話,這才反應回來,原來今晚我的「婚禮」是庫瘸子安排好的。

老爺子將我交給庫瘸子,然後一臉嚴肅的叮囑我:「庫大仙這是在救你的命,他現在會帶你去找新娘子。你記好了,要想活命,一切都得聽庫大仙的吩咐,不可違抗,明白嗎?」

老爺子很少這般嚴肅的跟我說話,我也隱隱知道今晚的「婚禮」可能涉及到我的性命,所以也不敢頑皮,鄭重點了點頭:「爺您放心,庫大仙要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

老爺子拍了拍我的肩膀,又抱拳向庫瘸子行禮:「大仙,我把程兒託付於你,程兒能不能度過此劫就靠你了!」

庫瘸子丟掉煙頭,悠悠說道:「不是靠我,是看天命!走吧,時辰不早了,但願今晚能夠順利吧!」

《冥婚:鬼戲請魂》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