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冥王大人:你的老婆又跑了
冥王大人:你的老婆又跑了 連載中

冥王大人:你的老婆又跑了

來源:google 作者:小妖往哪跑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姚馨 懸疑驚悚 茂南臣

【輕恐+1V1】在我大學實習期間,老媽打電話叫我回家回家之後曾經只會在夢中見到的,在現實生活中也能見到了,我的天,我是不是還在做夢,還有,怎麼一不小心我就成了冥王大佬的娘子?展開

《冥王大人:你的老婆又跑了》章節試讀:

本來是實習的我明天就要回家了。

原因是明天就是國慶節,老闆覺得我是實習生,公司又不是很忙,所以決定讓我放假5天。

於是今天晚上老媽專門打來電話問我什麼時候放假?叫我回家給我做好吃的東西。

姚馨欣然同意,並和老媽聊了半小時。

打電話完畢後,我就尋找衣物沐浴洗漱。

洗漱完畢後我想了想沒什麼事情可做,準備玩兩把遊戲然後就睡覺了。

我高興地點開王者,結果遊戲非常不給我面子,居然連輸兩局,我不服再開了三局,直接五連跪。

我生氣地把手機丟到一邊不玩了,關燈睡覺!

可姚馨剛剛睡着,夢中卻聽到有個小孩子在叫她。

「姐姐,請你幫幫我吧!」夢中有個小男孩,正站在一座橋上。

我好奇地走上前去看了一眼。

天!

不看不知,看了一驚。

這個小男孩居然沒有腿,他的下身子血肉模糊。

他這一刻臉蒼白得沒有血色,站在橋邊陰森森地望着她。

覺得有點陰森可怕,只有大橋和小男孩在黑漆漆的環境中。

姚馨微微皺起眉頭,「你希望我如何幫助你?」

小男孩看着她,「姐姐,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可以轉世了,沒想到轉世沒多久,竟然成了今天的模樣,我要想轉世都投不了胎,求你幫幫我吧。」

「呃,抱歉啊,我不能幫你,真對不起。」姚馨看着這個小男孩。尷尬地解釋道:「我看不見鬼,我也不知道是誰在害你!」

小男孩的聲音很冷。「傷害我的並不是人類,而是動物。」

我嚇壞了,天哪,究竟是哪只動物那麼兇猛?

我有些害怕,也有些好奇:「動物?你幹嘛不自己去呢?」

小男孩不見了。

姚馨也醒來了,看着時間正好是兩點。

我閉上雙眼,繼續睡覺。

第二天,吵醒我的依然是鬧鐘。

我眯着眼睛,拿起電話關掉鬧鐘。

我伸了個懶腰,就起來洗漱了。

簡單地化上一個妝容,然後拖着行李箱回家。

乘坐約2個小時終於到達小鎮,我拖着行李箱從車上下來。

掏出手機給老媽打電話,接通後「老媽,我現在到鎮上,今天早餐還沒有吃就坐着車回來,你一併把我的飯也做好。」

「放心,已經做好了你的飯菜,回來再吃。」電話那一邊傳來了林茉輕柔的聲音。

姚馨見摩托車駛來,連忙對電話另一端說:「好,老媽那我就先掛掉了。」說罷,便掛斷電話。

「哎師傅,我要坐車!」姚馨向摩托車師傅喊道。

摩托車師傅聽後,再次開車返回。

「小姑娘到哪兒去?」摩托車師傅將車子停到了我的前面。

「姚寨村。」真不容易,好在我叫得很快,否則不知要等到何時。

正因為我們那裡沒有公交車,所以所有的摩托車都特別寶貴,最重要的是摩托車太少。

姚馨自幼生長於農村,地處偏僻小山村,家鄉道路不通公交車。

於是,姚馨便騎上摩托車坐着回家了。

到門口的時候,摩托車師傅要二十五塊的車費,我嘴都說幹了他硬是不讓五塊錢。

不讓就不讓,我又不是沒錢付車費。

司機掏出一個微信收款碼,放在了姚馨的眼前。

姚馨撇下那收款碼超自信地拍着自己的衣服口袋:「我有零錢。」

姚馨接着從她鼓起來的衣服口袋中拿出了一把零錢,一塊錢或五毛錢,甚至一角錢硬幣。

甚至摩托車師傅們也看得目瞪口呆,如今年輕人不是很喜歡微信支付什麼?怎麼還帶着一塊,五毛呢?

「小姑娘,為什麼還能有一枚一角錢硬幣?」大叔好奇地問。」

我聽了隨口答道:「叔叔,這一角錢都是超市補給我的。」

摩托車師傅不再言語。

我數着居然只有二十三塊三。

左翻右找、都翻過了,終於在手機殼裡找到兩張五毛錢的。

「身上總共只有二十四塊之三,師傅能少七毛錢嗎?」姚馨還有點不好意思,「我記得自己的零錢是有多餘的呀。」

摩托車師傅看不過去了,問道:「微信上呢?」

「微信沒綁定,不信你自己看看。」我無可奈何地掏出手機點了微信支付,讓師傅看看。

摩托車師傅看完手機後也是無言以對,手機屏幕碎成那樣了仍在使用着。他笑着揮揮手「算了,就二十四塊吧,剩下的三角錢你留着買糖吧。」

我連忙笑着答道:「謝謝師傅啊。」

付完車費,摩托車司機便驅車離去。

我拉着箱子回家去了。

林茉此時來到門口等候,正好看到姚馨趕到,馬上去幫忙提行李箱。

「老媽,今天為我準備了哪些好吃的呢?」姚馨好奇地問道。

林茉笑着點了點她的額頭,「都幾歲了還是那麼的饞。」

「這也不能怪我,而是你親自說要為我做好吃的!」我高興地緊緊抱住了老媽一條胳膊。

姚馨進門的時候覺得有些不對勁,到底什麼事情她也說不清楚。

在家四處轉悠,才發覺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結果就是大黃狗沒有回家,平時我回家在大門口說話,聽到我的聲音都要搖尾跑出去迎我。

姚馨來到廚房,問林茉:「老媽,我們家的大黃哪去了?」

「我也不知道,今早還沒見過呢,估計是出去玩過!」林茉滿不在乎地說。

姚馨不再計較,幫老媽燒起火把來。

還在煮牛肉。

我吃了飯無所事事,準備去路上走走。

剛走到門口,卻見鄰居家大媽提着只小雞拿着刀子走過來了。

見到我笑嘻嘻地向我問好。

「馨馨你回來了!你放假多少天?」大媽問道。

「五天。」我和大媽邊聊天邊散步,卻不自覺地跟着大媽來到河邊。

原本打算走的時候,我看到大媽拎着的小雞居然沒了腿。

我感覺到了不對勁,說哪裡不對勁呢,也說不上來。

於是我疑惑地問大媽:「大媽,你家連那麼一隻小雞都要殺掉吃掉嗎?太小了,沒啥肉吃!怎麼不再養養?」

大媽說到這個就來氣,「也不知是哪一個挨千刀的,吃掉了我家小雞的雙腿。身上別的地方很好,就是把小雞腿給吃掉了。」大媽氣不打一處來。

我不知該怎麼說,準備離開了。

大媽突然補了一句:「不會就是你家大黃狗吧?村裡只剩下你家養了一條狗。」

我急忙搖頭否認,「怎麽會是我們家的大黃。」

但細細想來。

我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氣!

是因為她想起昨天夢中的小男孩。這隻小雞不正是昨晚為她託夢的那個小男孩嗎?

我想,不會真是大黃吧。

正在我沉思的過程中,大媽早已把小雞開腸破肚。

當我反應過來想要制止的時候,大媽用異樣的目光望着她:「這個雞還是很不錯的,肉雖少些就是少些,不過也能打打牙祭,扔掉多麼可惜!」

說著又看着我,好像在說我多麼糟蹋食物一樣。

天哪,她很委屈,算啦。

我決定到自己的老相好家去玩會。

一玩就是下午六點,在老相好家裡吃完飯後才回家。

老爸中午沒有回來,應該是店裡太忙了。

《冥王大人:你的老婆又跑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