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末世由我掌控秩序
末世由我掌控秩序 連載中

末世由我掌控秩序

來源:google 作者:項太卿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凡 都市小說 項太卿

在末世里,是人都是自私的,面對生死可以拋棄一切尊嚴、良知,你可以說是無恥,但是不能說是錯,因為活着即是對,死了也就錯了從絕望中走出希望的他,手持一桿六合大槍,在屍山血海中縱橫捭闔從逆境中走來的他,由卑微演變偉大,世界秩序崩塌了,那就重新創造它人類快要窒息了,那就重新點燃它戰屍王於血海,誅不仁於九霄即使是末世,仍要心存慈悲,我不是好人,但很少做惡事展開

《末世由我掌控秩序》章節試讀:

江南省,C城

中西醫結合醫院,血液科。

一名面容冷峻堅毅的男子說道:「醫生,你有什麼話就直說吧,什麼結果我都能接受」

醫生嚴肅認真的說道:「化驗結果出來了,你不是簡單的貧血,而是白血病」。

男子神色明顯一下怔住了,自己身體一直很好啊。

醫生沉默片刻後繼續說道「其實最壞的情況還不單單是白血病,而是你的血型」。

「我的血型有問題嗎,還是說有其他病症同時存在,您儘管說,我現在有這個心理承受能力」。

醫生說完後也是很無奈:「單純的白血病只要有匹配的骨髓就可以移植,以目前的醫學技術來說,成功幾率很高,但是你的血液化驗結果是A3亞型血,目前全世界應該只有一例,這種血型別說找到適用的骨髓捐獻者,即使同一型號血型都沒有」。

「您剛才不是說還有一例和我相同的血型嗎」。

「在上世紀90年代發現過一例A3亞型血,但那一例已經去世了,我說的全球目前僅存的一例就是你」

.................................................。

張凡,是一名中學體育老師,今年25歲,長得不算很帥,但是身上有股子英氣,1米78的身高,大學期間就是體育生。

七八歲的時候跟着父親學武練習六合大槍,畢業後也是選擇了體育事業。

張凡此時大腦中一片空白。

失魂般走在馬路上。

汽車聲早已被他屏蔽,隨着一聲慘叫聲響起。

「救命啊」

馬路上到處是驚慌奔跑的人群,汽車也在橫衝亂撞,前進不能,後退不了。

不遠處一片血跡灑在地上還沒有干。

喊救命的男子躺在地上,眼神漸漸渙散。

在他身邊有人在圍觀。

突然地上男子,猛地起身撲向臨近的婦女。

一口咬向脖子,其餘圍觀的人,也如受驚的鳥群一般炸了鍋。

張凡正向著人群走來,看到這一幕很迷惑。

迎面跑來的人喊着「快跑,吃人啦,怪物吃人啦」。

剛剛咬在婦女脖子上的男人,正面向張凡。

不對勁,正常人的眼睛無論如何不是這樣的,這簡直就是死魚眼,眼珠整個已經變得白蠟一般,張凡此刻腦中閃出一個詞來「喪屍」。

張凡轉身跑去,喪屍也追了過來,聽着身後此起彼伏的吼叫,已經不是一個喪屍那麽簡單了。

哀嚎聲,撞擊聲,喪屍的嘶吼聲不停的催着人群拚命的奔跑。

就在張凡跑到一家烤肉店準備進門時,飯店老闆連忙把門鎖上了,無論怎麼敲門仍無動於衷。

身後哀嚎聲,驚的張凡腦門直冒冷汗,背上的襯衣也濕透,甚至仔細看,汗毛都是豎立的。

「救我,大哥救我,求你救救我」

在張凡不遠處,一名孕婦正倒在地上,向自己揮手求救。

他沒想太多便沖了過去,剛想扶起孕婦,誰知孕婦張口撲向張凡脖子咬來。

下意識的肘擊撞開孕婦。

此時再看孕婦已經眼珠泛白,嘶吼着撲向其他人群。

從看到第一個喪屍,只過去十分鐘左右,現在街上已看不到幾個活人。

理性告訴自己,此時須儘快找個藏身之處。

不遠處貨車底下有窨井蓋,張凡迅速跑向貨車。

兩手食指**井蓋孔洞,忍着手指傳來的疼痛,用力掀開。

同時喪屍也發現了張凡,正怒吼着跑來。

好在順利打開井蓋。

頭頂上奔跑的腳步聲此起彼伏,汽車也在發出撞擊聲。

「砰砰」。

隨着時間一點點過去,漸漸頭上騷亂的聲音慢慢消失。

少頃

他小心翼翼的用手頂起窨井蓋的一側,觀察外面的情況,確定周圍沒有喪屍後,輕輕的推開窨井蓋爬上去。

「趁着天黑回住處」

現在的位置距離自己住處,少說也有四五公里,假如真就這樣走回去,多半五百米也走不到就成喪失口糧。

首先要找一個趁手的武器才行,手裡有傢伙就算是遇到喪屍,自己也有一戰之力。

隨即便在身邊尋找趁手的傢伙,然而在自己能尋到的範圍內,就一個木柄掃把和垃圾桶,想來是環衛工人用來掃大街的。

正當有些失望時,在腳下不遠處正好躺着一塊磚頭,是一塊紅磚,斷三分之一,剩了大半截躺在馬路邊上。

「有總比沒有強」

撿起磚頭脫下外套,把磚頭裹緊系一個死結。

綁的像流星錘一般。

張凡手裡攥着綁好的磚頭,膽氣也大了起來。

絕對不能走主幹道,可以從前面的街區跨過去,然後在穿過一個公園,能節省三分之一的路程。

不遠處遊盪的喪屍,並沒有發現正在穿過街區的張凡。。

走走停停的差不多兩個小時後。

自己住的小區出現在眼前。

門口彙集很多喪屍,其中兩個穿着保安制服的喪屍,是小區曾經的門衛。

正門肯定進不去。

好在北門那邊有側門,平時不走車,只能過一個人的口子,張凡晚上回家基本都是從那邊走。

因為那裡離自己住的樓最近。

走進小區後,小區里樓上樓下全部沒有亮燈。

情況不是很妙,難道整個小區沒有活人了嗎?

一番小心躲避喪屍,終於進了家。

屋裡一片漆黑,但不敢開燈,走到窗戶前,把窗帘拉上後,才敢把廁所燈打開。

因為白天去醫院化驗,所以張凡一整天都沒吃飯,現在回到家之後,肚子餓的咕咕叫。

打開冰箱取了一盒午餐肉,一盒酸奶吃起來。

簡單吃完東西後,張凡直接睡著了,酸奶盒子還在手裡攥着。

翌日

微弱的陽光透過窗帘縫隙照進來,屋裡也從漆黑變得有些昏暗。

樓下的喪屍仍在嘶吼,多半是因找不到活人而憤怒。

張凡走到洗手間準備洗臉,突然想到,水會不會因為喪屍的變異已經不能用了?

想到此處,便從冰箱取出礦泉水簡單洗洗。

經過一夜的休息,體力精力都恢復的差不多,當下必須要考慮生存問題。

首先,檢查屋裡剩下的食用物資和飲用水。

結果冰箱只剩下一包火腿腸,五個西紅柿,三個午餐肉罐頭,六瓶礦泉水,和兩瓶酸奶。

因為平時不燒飯,所以備的食物並不多。

看着眼前的一堆物資,張凡不免苦笑。

按照往日的食量,這一堆物資,也就兩天的量,就算是現在一天吃一頓,也只能堅持一個禮拜。

而且前提是半飽。

此時

隔壁突然傳來「砰砰」

在一次「砰砰」

這次聽的真切,確實是隔壁的敲擊聲。

難道隔壁有喪屍?

張凡第一時間選擇閉住呼吸,整個人靜止下來。

喪屍沒有視覺,但是有聽覺和嗅覺,這是看美劇看來的,真假也只能姑且信之。

片刻後。

砰砰聲又響起來,且是間斷性的,就像摩斯密碼,敲幾下停幾下,持續差不多一分鐘。

張凡感覺不太像喪屍,因為喪屍不可能做出持續且規律的動作。

等靠近牆壁仔細聽時,聲音又戛然而止。

好糾結,要不要回應呢,假如不是喪屍最好,萬一是喪屍又該怎麼辦?

算球,先不管了,把肚子填飽再說。

吃完東西後張凡沒敢回房間睡,仍然是躺在客廳沙發上。

如果外面有動靜,也能及時發現。

下半夜

樓下喪屍像發狂一樣在嘶吼,奔跑。

張凡靠在窗戶邊,輕輕的撥開窗帘一角向外面看去。

喪屍正奔向對面的樓上,隨着猛力的破門聲,很快傳來一陣慘叫。

是活人的叫聲,其中有男人聲音,女人聲音,還有微弱的孩子聲音。

對面有活着的人。

五天時間很快過去,剩餘的物資明顯不多了。

是時候考慮出去尋找物資,不然即使不被喪屍咬死也會餓死。

《末世由我掌控秩序》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