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言情›女將軍敢闖娛樂圈
女將軍敢闖娛樂圈 連載中

女將軍敢闖娛樂圈

來源:google 作者:長長短短 分類:言情

標籤: 沈南遠 言情 謝月棠

她一個鎮國級別的女將軍,穿越到什麼現代社會也就罷了,怎麼還逼着她拋頭露面,做那些展開

《女將軍敢闖娛樂圈》章節試讀:

謝月棠瞳孔震驚,用人來抵?
他居然想把她賣了!
就像紀國那些該死的熊瞎子拐賣小孩一樣!
謝月棠痛徹心扉,頭一次後悔自己莽撞了。
她的人生格言是——打她可以,賠錢不行!
「......要不,我給你打張欠條,我可以還錢,但不能離婚。」
謝月棠試探性開口。
沈南遠意滿離,「可以。」
...... 秘書透過後視鏡,悄咪咪地看着后座陰沉冷麵的老闆,他屬實想不明白,太子爺不差錢,為啥要夫人賠錢?
沈南遠則有自己的思量。
謝月棠身上分文沒有,要想還錢,只能回去求助謝家。
家風嚴謹的謝家,知道她做出如此出閣之事,定會幫他「好好教育」不知天高地厚的她!
謝月棠低頭看着手上嶄新出爐的欠條,抬頭看着一堆廢墟的別墅,掩面哭泣。
她想找債主再好好商量一下欠款,一轉身卻只吃到了一噸車尾氣。
盯着那顆圓潤帥氣的後腦勺,她竟琢磨出一絲氣急敗壞的味道。
「唉,萬萬沒想到,我堂堂一鎮國將軍竟然要淪落街頭了!」
先是街頭賣藝,現在又是街頭睏覺,謝月棠仰天長嘯,痛哭大喊:天要亡我!
謝月棠悲戚了幾分鐘,摸出了電話,一路划到電話薄底,撥通了謝家父母的電話。
那頭的謝母看見來電,立馬丟下手中的毛線衣,歡歡喜喜地去接電話:「糖糖啊,你可終於曉得給媽咪來電話了?
在外面過得好不好啊,受委屈了沒?」
坐在沙發上看報紙的謝父立馬坐直了身子,不動神色地掀開報紙一角,豎起耳朵偷聽。
噓寒問暖的話語砰的一聲砸了謝月棠滿頭。
她從未感受過如此直白鮮明的愛。
前世她雖受萬人敬仰,可爹娘早逝,終其一生,都沒能嘗過父母之愛是個什麼滋味。
半天,才支支吾吾吐出:「娘,我想回家......」 謝月棠知道,謝家不看好她和沈南遠的婚姻,原主因此鬧了大彆扭,賭氣之下,單方面切斷了和謝家的聯繫。
聽着電話裡頭的溫聲細語,謝月棠雙手握拳,心裏暗罵:有如此好的娘親,竟然還和長輩吵架斷關係,真是不該!
謝母聽見她要回來,喜極而泣,「好好好,好孩子,回來吧。
回來媽咪抱抱你,我家糖糖委屈了!」
謝父放下了報紙,面色嚴肅,欲想抄起棍子出門尋仇。
他倒要看看,是哪個混小子竟然敢欺負她寶貝女兒!
謝月棠耳尖一紅,心中越發愧疚,將自己一拳打壞了房子,沒地去的現狀說了出來。
本以為會得到訓斥怒罵,誰知謝母一個勁的只關心她受傷了沒有,疼不疼之類的,還埋怨起了房子怎麼這麼硬,傷害了她女兒的手。
越想越氣,謝月棠怒視已經變成廢墟的房子,這個時代的人建房子怎麼都偷工減料的!
這麼脆弱,風一吹就倒了?
要是來個什麼颱風,那豈不是得飛咯!
房子:這是人能說出來的話?
它好委屈!
謝月棠頭一次感受到了什麼叫做溺愛,她低着頭盯着腳尖,不知說什麼好。
謝母罵罵咧咧說完,又成為了那個溫聲細語的慈母,用哄小孩的語氣說:「糖糖,我和爸比這就去接你!
你別擔心啊,我們馬上就到!」
雖然原主單方面切斷了聯繫,但謝家卻始終放不下心,為了離她近點兒,在市中心買了一套房。
謝月棠沒等一會兒,就瞧見一輛軍綠色的越野車停在了面前,頓時眼前一亮。
這四四方方的粗狂結構!
這充滿肌肉感的力量設計!
這不比沈南遠的嬌柔長圓柱好多了?
這才是美!
直到很久以後,她才明白什麼叫做流線型設計,才明白商務座駕和越野車的巨大區別,但此刻,「嬌柔公子」沈南遠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又背上一大口鍋。
車剛剛停穩,謝母就跳了下來,一把抱住了謝月棠,仔細檢查她的身體,看有沒有受傷。
嘴裏還念叨着:「我糖糖瘦了,受委屈了。」
「別怕,媽咪來了,跟媽咪回家!」
謝月棠渾身一僵。
要讓她這個克己復禮、規規矩矩十幾年的人,一下子放蕩形骸、大不恭敬地去喊「媽咪」這種親昵外放的詞語,一時半會兒還開不了口。
最終,她只能在腦海的記憶里,選了個不太過分又恰好親密的詞語。
「媽媽。」
謝母沒有多注意,很快就把人拉上了車。
謝月棠這才看見父親的模樣,他面容剛毅硬朗、雙目炯炯有神,身材魁梧高大,和她真正的父親沒有多大區別,一下子就有了親近感。
謝父見她目不轉睛大地盯着中控台看,「喜歡?」
謝月棠點頭,吶喊:沒有人能抗拒狂野美學!
「它叫什麼?」
「猛士,你喜歡,它就是你的了。」
謝母詫異地看着謝父,要知道這種車各個都是有編號的,審批極為嚴格,使用也是各種要求,沒想到他竟然說給就給,真就是寵女沒邊了,比她還過分。
謝月棠上手摸了一把過了癮,搖頭拒絕道:「謝謝爹爹,但不用了,它是您的,您該怎麼用還是怎麼用。」
開玩笑,她雖莽,但腦子還沒傻。
她連整個世界都沒了解透,更別說去開車了,這玩意按鍵這麼多,肯定很難,要是給她一匹馬,她肯定毫不客氣地收下來了。
很快,謝父就載着一行人到了淺水灣。
謝月棠左看右看,很快就把屋子布局給看清楚了,總共七間房,除去各個兄妹的房間外,就只剩下了一間書房和訓練室。
她盯着屋內光禿禿的牆面和屈指可數的裝飾物,心碎了。
謝家好窮啊!
不僅連宅子都沒有,只能一大家子人擠在一起,連修葺都缺斤短兩的。
看這樣子,那豈不是自己的嫁妝可能賠不起沈家的那套宅子了?
危!
謝月棠含淚吃下三大碗謝母做的香軟午飯,聽着謝父在訓練室揮拳打得呼呼哈嘿,開始心動手癢,沒一會兒就溜達過去觀摩了。
瞧着謝父凌厲的身法,她激動地想衝上去切磋一下。
看着他忽然停下,對着一本書凝眉苦想,她好奇地湊了上去,發現上面畫著各式各樣的小人,旁邊記載了詳細的揮拳用拳技巧,頓時明白這是拳法書。
她自小就是個武痴,愈看就愈控制不住自己,不知不覺就跟着上面的招式練了起來,動作越來越快,越來越流暢。
謝父看着她行雲流水的動作,瞳孔陷入地震。
這,這還是他那風一吹就折了腰的女兒嗎?

與此同時,不遠處。
沈南遠收到了謝月棠歸家的消息,剛準備去正門,卻在訓練室瞧見了一道熟悉身影。
謝月棠,會打拳?
印象中的她,可是弱如扶柳,一吹就倒。
沈南遠似想到了什麼,臉色也跟着沉了下來。
他薄唇輕啟,拿出一張紙寫下一個名字,對一旁的秘書淡淡吩咐。
「去查這個人,速度。」

《女將軍敢闖娛樂圈》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