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仙俠修真›偏執前夫的掌心寵只想搞錢小說
偏執前夫的掌心寵只想搞錢小說 連載中

偏執前夫的掌心寵只想搞錢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沈亦崢林渲染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沈亦崢林渲染

林渲染這個女人十分不簡單,明明已經嫁入豪門了,結果她竟然主動提出了凈身出戶?也不知腦子裡到底在想些什麼,經歷這麼多的情感波折,所有人都認為她已經對愛情妥協了,結果此女不僅打破了人生的統一認知,並且還讓所有人都見識到了她離婚後的驚艷蛻變,馬上女強人就要上線了。展開

《偏執前夫的掌心寵只想搞錢小說》章節試讀:

「我說你幾個意思?怎麼把每個女人都看成林渲染?」另一邊拿着手機玩牌、一直沒參與二人談話的匡磊撇過來一眼。

上次唐文明在舞廳看到舞女時,也這麼說。

每次提到林渲染這個名字,他都會表現出明顯的厭惡。

沈亦崢本就心情不好,兩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討論林渲染,他哪裡還坐得下去,抬腿就出包廂。

一個多小時的直播結束。

林渲染和悅悅還意猶未盡。

摘下小狐狸面具,悅悅眨着一對亮閃閃的眼睛看向林渲染,「悅悅還是第一次看到媽咪笑得這麼開心,媽咪笑的時候真好看!」

林渲染愣了一下。

結婚四年,她都快忘掉該怎麼笑了。

「悅悅也很棒,我從來都不知道悅悅這麼會跳舞。」林渲染捏捏她可愛的小臉頰誇讚道。

小寶貝今天的表現也同樣讓她驚訝。

悅悅不好意思地低下頭來,「其實悅悅一直都喜歡跳舞,可奶奶和姑姑不喜歡,悅悅怕惹她們煩又罵您,所以就……」

聽到悅悅這話,林渲染的眼睛一下子就紅了。

原來如此!

結婚後,她一直和婆婆、小姑子住在一起,並沒有分開。

她一直記得悅悅出生幾個月就會隨音樂擺動身體,一兩歲的時候更是每天都會蹦蹦跳跳,還自己編舞蹈。

可越到後來越不愛動彈。

她原本以為悅悅只是不喜歡了,從不曾想到她是怕自己被罵!

愧疚感洶湧而來,她再次抱住了悅悅,「悅悅放心,以後你想跳就跳,再也不用擔心別的。」

「還有一件事媽咪得告訴你,媽咪和你以後不再住奶奶家,也和你爸爸分開了。」

「你……願意嗎?」

離婚這事兒林渲染並沒有和悅悅商量過,此時無比忐忑。

「真的可以不用再呆在奶奶家了嗎?」悅悅只是微微愣了一下,臉上馬上就浮起了喜悅,「真是太好了。」

「悅悅也不想……呆在那裡嗎?」悅悅的回應讓她多少有點意外。

「不喜歡。」悅悅想也不想就搖頭,「奶奶和姑姑不喜歡媽媽,也不喜歡悅悅,悅悅也不喜歡他們!」

悅悅這話激起的是林渲染更加深重的內疚感。

因為父親只是一個製鞋匠,沈家人覺得她出身不好,沒少給她臉色看,連帶着對悅悅也帶了偏見。

悅悅出生三年,外界全然不知,對於沈家人來說,由她生下沈家的後代本身就是一種恥辱吧。

林渲染忍不住想:假若當年她沒有一時衝動做出那樣的決定,之後發現懷孕悄悄將孩子生下獨自撫養,一切是不是會變得不一樣?

做完直播,秦喻告訴她,她要用的房子已經空出來了。

林渲染帶着悅悅去了那套房,那房子是她婚前買的。

她的出身雖然不好,但做直播掙了不少錢。

這套房就是她用做直播的錢買下的。

「主人您好,我叫崢崢,是您最忠實的智能管家。有事儘管吩咐,崢崢一定當牛做馬為您效勞。」才打開房門,裡頭就響起了恭敬熱情的聲音。

林渲染噗嗤一聲笑,「秦喻,你腦抽啊,離開那個家就是為了徹底忘掉那些人,你給我整個崢崢算怎麼回事?」

「你在他家受了那麼多委屈,咱沒辦法真金白銀討回來總要在精神上痛快一下吧。這個智能管家不僅調了那個負心漢的聲音,還有他媽和他妹的,你不痛快的時候換着聽,可勁兒使喚!」

秦喻對林渲染這四年來的苦楚和委屈最是清楚,也最是抱不平。

林渲染朝她拋了一記「真拿你沒辦法」的白眼,帶着悅悅進了屋。

新房子里的一切都讓悅悅好奇,尤其她還擁有自己的小房間,裡頭粉粉的,擺滿了漂亮的蕾絲娃娃。

悅悅樂呵呵地跑到自己的小天地玩去了。

林渲染和秦喻則在茶几旁,一邊刷手機,一邊喝新茶。

「話說,你名下那麼多套別墅,怎麼偏偏選這套公寓,太小了吧。」

林渲染並不在乎地看着自己的房子,「小點好哇,不會顯得那麼空洞。」

在沈家住了四年,厭倦了那份空洞而冰冷的感覺。

「況且,這是我婚前買的,我想做回那個時候的自己。」

秦喻原本因為她的話差點紅眼,聽她說想要做回從前的自己,又一陣欣慰,「這就對了。」

兩人說著,職業性刷起手機來。

秦淮和林渲染的新聞熱度還沒下去,秦喻刷手機時不時發出一陣姨母笑,「大家都挺贊成你們在一起的,要我看,秦淮可比沈渣男強多了。」

「秦淮自然是好的,可你也不能亂點鴛鴦譜。我現在只想和悅悅開開心心過日子,感情方面,不想碰。」

愛上一個沈亦崢把她虐得體無完膚。

對於愛情,她已不抱任何希望。

「靠!」兩人正說著,秦喻突然往茶几上拍一巴掌,震得茶杯都彈了起來。

「這個沈亦崢,絕對的渣中之霸,離婚證還沒捂熱呢,就打算跟韓依瀾訂婚!」

「當年一頂綠帽沒戴爽,這是打算戴一輩子呢!」

林渲染看過去,看到了韓依瀾的微博頁面。

裡頭附了一張照片,照片里她春風滿面,與人十指相扣。

對方的臉並沒有顯露,但那人中指處那點紅痣還是被她看到,可不就是沈亦崢?

文案上赫然寫着:春天來啦,適合訂婚呀。

林渲染只看了一眼,淡淡而笑,「他們現在於我是路人,要訂婚還是結婚與我無關。」

說完轉開臉去,沒有再看第二眼。

「話雖如此,但老娘心裏就是不爽!當初要不是你站出來說話,沈亦崢早就顏面掃地,沈氏也得垮台!」

她將桌子拍得呯呯響,「他不僅不感恩戴德,還無視你!」

「這些都可以不計較,但他和韓依瀾在一起,還這麼光明正大地官宣算什麼?」

「這不等於告訴你,你當初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多此一舉,你所受的委屈全是咎由自取嗎?」

「在他心裏,本就如此啊。」林渲染輕嘆一聲,早已接受了現實。

「丫的狗男人!」秦喻抓起茶耙子一個勁地在茶几上撓,完全把它想像成了沈亦崢。

「咱輸了情場可不能輸人場,他當你卑賤可以隨意踐踏,咱就要弄出點動靜來讓他難受!」

「這次派小白上,絕對用小白無敵貴族風采碾壓他!」秦喻三兩下拍板,拿起手機就要打電話。

「你可別再整了。」林渲染算是怕了她,「這一個月你已經給我整出倆男人來,不知情的還以為我有多風流花心呢。」

「況且小白和秦淮不同,冰清玉潔的,你把他推給我我也捨不得染指。」

「你呀。」秦喻一臉的恨鐵不成鋼,奈何林渲染決定了的事無法改變,只能婉惜作罷。

雖然沒打算利用小白,但聽說他回來了,林渲染還是帶着悅悅去看他。

《偏執前夫的掌心寵只想搞錢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