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偏執王爺的醋罈子又打翻了
偏執王爺的醋罈子又打翻了 連載中

偏執王爺的醋罈子又打翻了

來源:google 作者:菥菥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墨亭 夏侯初七

「當初將你拾回來,是因你像她,可越往後越發現,你竟清冷得叫我迷惑,不過想來也是,那麼大的磨難里活過來,你能信我,已算是欣慰若你溫暖些,應是個開朗的吧別守着我了,自己逃吧」這是翼王墨亭同初七說的最後一句話重生一世,夏侯初七發誓這一世要站在他的身邊不管他同不同意大婚當日,你要是不來娶我,那我便自備花轎,送上門來!某人笑了,別以為只有你知道前世發生了什麼展開

《偏執王爺的醋罈子又打翻了》章節試讀:

這一日終於到了初七生辰,起了個大早,初七去給夏侯將軍請安。

「初七呀,今日是你的生辰,可有什麼想要的?」夏侯將軍笑着問。

「將軍可是老糊塗了,我前些日子就給初七定好了騎裝,邢默模,快去取來吧。」英氏好生嘲笑了夏侯將軍一翻。

「本將軍知道,這不是覺得不夠嗎,咱初七呀,給多少寶貝兒都不心疼。」夏侯將軍憤憤說道。

「謝過外祖父,外祖母,初七有這一套騎裝便心滿意足了。」初七心裏愉快,其實只要他們都健在,平安,已是今世最大的幸福。

「給,這是我的賀禮。」夏侯沐遞過一個木盒,初七雙手接了過來。

打開木盒,裡頭是一條的鞭子。做工十分精細,鞭子上掛了一個玉佩,上刻了初七二字,看得出這份禮物,夏侯沐是用了心的。

「謝謝阿哥,這禮物,我很喜歡。」初七笑了,看得出她很開心。

「今日我在聚福樓訂了包間,咱一家便上那用膳吧。」夏侯沐邀請到。

「好好,難得都在家,咱一起出去,帶初七去逛逛喜歡什麼都買些來。」英氏樂呵呵地說

初七父母去世後,老兩口唯一的盼頭就是這兩個孫子輩,不管是什麼要求都慣着來。索性雖總是寵着,但都明事理。

一行人歡天喜地地來到聚福樓,正上往二樓轉角。夏侯將軍率先停下,而後便聽到夏侯將軍行李聲。

「末將見過翼王殿下。」跟在身後的一行人紛紛行禮。

「免禮。」那誘人的磁性嗓音響起,樓下便是一陣騷動,不用初七不用回頭也知道,樓下的姑娘們心飛了。翼王本就長得俊美,十多歲開始領兵打仗後,在民間聲望越是高漲,這樣就是皇帝惶恐的原因。但礙於喜歡流連煙花之地,有些聲望的官宦家族都不會把女兒往上送,畢竟也送不過去。平民間的姑娘就起了心思,可是除了正兒八經的場合,壓根沒機會見上一面。

「相請不如偶遇,夏侯老將軍不如一同入席。」墨亭率先發起了邀請。

夏侯將軍正在思考如何回絕,一旁的夏侯沐卻先給出了回應。

「那感情好,王爺請客,那必須奉陪。」夏侯沐心理卻暗想趁今日必須好好宰墨亭一頓。

「胡鬧!」夏侯將軍立馬訓斥道。

「唉,將軍莫急,我雖於夏侯沐有君臣備份之差,但他因救我而傷,當是感謝也好,相遇也罷,一頓飯無礙。」

聽到墨亭這麼說,夏侯將軍再不好回絕,一行人只得跟上墨亭進了包房。

因着那日羞紅了臉,入座後初七一直不敢抬頭,菜譜卻是景逸先遞到了她面前。初七這才抬頭望向眾人,出去墨亭皆是一副詫異的神情。墨亭等來初七的目光,示意地點了點頭。於是初七便硬着頭皮點了幾個菜。心理想着的卻是墨亭喜歡吃這些。

當初七將菜譜交回景逸,景逸卻又遞上了一個制工精細的禮盒。

「這是?」初七疑問到。

「前兩日你的簪子壞了,送你的。」墨亭回了話。

初七聽完,便低頭打開,裡頭是一直金鑲玉的簪子,但卻和前世墨亭贈與她任務後的那隻,一模一樣。

初七再次看向墨亭,可這一世終究有了家人,有了底氣,心中藏不住的歡喜讓她說話都緊張了起來。「謝,謝謝王爺。」

「好啊,你是不是早打聽好了今兒小七兒生辰,就等着上這兒來賭我們來了。」夏侯沐看完戲,皮又開始癢了,當著夏侯將軍的面就開始不正經來。

「混賬!」夏侯將軍又是一頓教訓。

「將軍無妨,我與夏侯沐多以兄弟自居,今日又是初七小姐生辰,就將我當做自家人一同吃個便飯吧。」

「王爺,這君臣之禮不可怠慢….」夏侯將軍還想說,卻又被墨亭打斷

「就這樣,不許有異。」墨亭淡淡到

「臣領命。」夏侯將軍不敢再說,只得聽令。

一盞茶後,菜上齊了,初七卻發現,剛才只有自己點了菜,可上的菜卻多了許多,每個人桌前都是各自喜歡的菜式。初七看了看景逸,心下瞭然。景逸做事向來周到,必是去詢問了將軍府的丫鬟,又點了菜。

墨亭讓景逸在旁邊包間也備了菜,將護衛和丫鬟邀去了隔壁用飯。剛準備動筷,包間門卻敲響了。

只見掌柜親自抱了一個錦盒,走到了初七旁邊,輕聲道:「夏侯小姐,這是樓小姐托咐要送給您的生辰之禮,望您收下。」

初七聞言打開了錦盒,裡頭是一套銀絲素錦披風,從密密的針腳可以看出,這是需要花很長工期才能制出的。初七心裏想着,頭輕輕地轉過窗外,看向了竹樓窗上的人影。心裏輕輕犯着嘀咕,這人是已經查到自己身份了,只不過自稱樓小姐又是何意?

「替我謝過樓小姐,改日一定再登門拜訪。」初七想不出個之所以然,便回過頭,恰巧看到墨亭順着她的目光看向了竹樓,連忙同掌柜回話。

「是,那便請夏侯小姐先行用膳,我先將這錦盒交與您的丫鬟。」說完掌柜就退了出去。

「小七兒竟然有好姐妹了?阿哥要帶你出府你總是不願,竟趁我不在家,悄悄認識新友了,怎麼樣長得漂不漂亮?」夏侯沐瞬間又來了興緻。

「長得漂亮的,人也看不上你,老大不小了,沒點正經。」夏侯將軍又潑冷水。夏侯沐只得乖乖低頭開始用膳。

一頓飯除去夏侯沐時不時的幾個段子,幾乎是安安靜靜地吃完了。但聚福樓的兩樓之間卻有兩道目光暗生敵意,似乎是棋逢對手了。

《偏執王爺的醋罈子又打翻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