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科幻小說›全京城都想和她搶夫君
全京城都想和她搶夫君 連載中

全京城都想和她搶夫君

來源:外網 作者:六月 分類:科幻小說

標籤: 六月 科幻小說

北唐,楚王府鳳儀閣。 蠟燭搖曳,照影着房中處處張貼的半舊大紅喜字,光影從燙金邊散開柔和的芒熒,漫着牆上的一雙影子。 元卿凌的臉上滿是隱忍和不甘。 成親一年,他不曾碰過她半根指頭,前天入宮,太后看着她平坦的小腹,嘆了口氣,甚是失望,且提起了娶側妃之事,她才不得已告知太后他們成親一年,還沒圓房。 她不想哭訴告狀,她只是,不甘心啊。 從十三歲第一次見他,她的心便系在了他的身上,用盡了所有的辦法,終於嫁給他為妃。本以為,再冷的石頭,她也能捂熱,可她始終是高估展開

《全京城都想和她搶夫君》章節試讀:

做完這一切,她累極,半趴在桌子上歇息,她知道自己的動作很不雅,但是也顧不上這些了。

歇了一會兒,聽得外頭傳來其嬤嬤略焦灼的聲音,「王妃,如何了?」

元卿凌撐着桌子慢慢地站好,淡淡地道:「進來吧。」

門一下子推開,其嬤嬤和綠芽沖了進來,兩人都飛快地跑過去看火哥兒,見他氣息穩定,其嬤嬤才長長地鬆了一口氣。

元卿凌拿起藥箱,道:「今晚之事,你們二人保密,不可告知楚王和府中任何一個人。」

其嬤嬤和綠芽對望了一眼,覺得有些意外。

綠芽上前扶元卿凌,「王妃,奴婢扶您回去。」

「不用了,看着他吧,床頭有我留下來的葯,兩個時辰給他吃一次,吃完之後,再來問我要。」元卿凌掙脫她的手,艱難地往外走。

「王妃!」其嬤嬤喊了一聲,本想說一句謝謝,但是想起元卿凌以前做的事情,這一句謝謝,終究是沒能說出口,只是淡淡地道:「夜路漆黑,提個燈籠吧。」

她把燈籠遞過去,元卿凌接過來,「謝謝!」

其嬤嬤愕然!

謝謝?她說謝謝?

元卿凌回到鳳儀閣,給自己打了一針,便趴在床上。

傷口盡量遏制不發炎,但是傷口面積太大,加上抗生素的作用,她顯得很虛弱。

高燒過後的她,所有的力氣都被剝離,軟趴趴地如棉團一般,連抬頭都艱難了。

沒一會兒,便跌入黑暗之中,睡了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聽得有人推門進來,急聲道:「王妃,快起來。」

元卿凌艱難地睜開眼睛,看到綠芽焦灼的神情,看日頭的照射,已經是中午了。

她慢慢地爬起來,「是不是火哥兒又高熱了?」

「不是,您快起來,宮中來人了,請您和王爺馬上入宮去。」綠芽瞧着她後背的血跡,急道:「但是,您現在能走動嗎?」

「宮裡出什麼事了?」元卿凌睡了一覺,並不覺得好轉,反而人更昏沉,是傷口沒有及時處理,針葯無法遏制傷勢,開始發炎高熱了。

綠芽壓低聲音道:「聽聞是太上皇快了。」

元卿凌腦子裡搜索了一下原主的信息,太上皇?

當今的皇帝,是明元帝,五年前登基,當時太上皇得了心症和邪風,御醫說熬不過那年的秋天,在還有意識的時候,讓當時的太子登基為帝,殊不知,太子登基之後,太上皇竟然逐漸好轉,只是一直卧床,不便於行。

去年冬天,太上皇病情再度加重。

熬到如今,差不多是時候了。

元卿凌對宮廷規矩不懂,但是,即便是在平民家庭,祖父去世,做孫子孫媳婦的,也必須到床前送終。

她慢慢地撐起身子,傷口沒有處理過,血水和衣衫都黏在了一起,這麼一動,痛得她幾乎眼淚都要冒出來。

昨晚去給火哥兒療傷,傷口扯動,血水不斷滲出,傷口比原先還要嚴重了。

她雙手支撐不住,又跌回了床上。

綠芽見狀,道:「奴婢去回了王爺吧,您這實在是動不得的。」

元卿凌這一動彈,人更加昏沉了,趴在床上,聽到綠芽疾步跑出去,她腦子裡模模糊糊地想着,她都這樣了,楚王不至於要她帶着一身的傷入宮去吧?

她勉強撐起身子,取了一粒退燒藥吃下,關上藥箱的那一刻,卻看到裡頭躺着一瓶阿托品片劑。

她藥箱沒有阿托品的。

扒了一下,底下竟然還有多巴胺針劑,還有一個她自己設計的小巧靜脈推射固定器。

不可能的。

多巴胺和阿托品,實驗室是有的,這是用於急救的葯,她備用了一些在實驗室,但是,從往藥箱里放過,至於靜脈推射固定器更加不可能放在藥箱里。

而且,發現藥箱的時候,檢查過裡頭的藥品,確實沒有這些。

《全京城都想和她搶夫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