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詮釋:因為太過於冷漠而無敵於世
詮釋:因為太過於冷漠而無敵於世 連載中

詮釋:因為太過於冷漠而無敵於世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大刀回鍋肉的齊王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凌思照 懸疑驚悚 愛吃大刀回鍋肉的齊王

重要的事說三遍不是爽文,不是爽文,不是爽文三觀正的,千萬別看人工智能不是冷漠的程序,我存在的詮釋,一切來源於凌思照我猶如世界的第二個他,他是我,我是他……我們為什麼而存在?來到2022年的世界,我依舊感到無聊,拖着別人的身體如幽魂般感受世界的美展開

《詮釋:因為太過於冷漠而無敵於世》章節試讀:

原以為可以安靜地睡個懶覺,結果,那個老頭留兩位女警下來監督他,說是保護他的安全。

兩位女警把他鎖在屋裡,給他帶來各種限制活動範圍的設施,比如:

不能離開房間,不允許碰觸窗戶玻璃,甚至連廁所都必須待在隔間里……

總之,把他當做一個囚徒。

凌思照倒是覺得無所謂,反正在哪裡都一樣,他只需要睡覺休息就行,別的事情不用操心。

不過,這種平靜的狀態很快被打破。

凌思照感到有些餓,於是坐起身,推開房門走出去,剛邁步,迎面撞到一堵肉牆,把他撞得向後退去,腳踝磕到桌子腿上。

凌思照悶哼一聲,抬眼望去,卻見一個二十歲左右、模樣清秀斯文的男人站在對面,穿着一件淺灰色襯衣。

兩人同時看着對方,互相愣住。

半晌,那男人才皺眉問道:

「這是怎麼回事?」

這人他認識,是這具身體的弟弟,楊維淮。

雖然他不知道楊維淮為什麼突然冒出來,但這種事情,根據他的記憶以及習慣。

於是他開始模仿楊舒璐的神情和語氣。

「死了,你不滿意嗎?」

凌思照強忍着這具柔弱的身軀傳遞而來的痛苦和疲憊,揚着腦袋,嘲諷地笑道。

「我滿意,非常滿意。」楊維淮低下頭,湊到凌思照耳旁,輕輕說道,「恭喜你,你終於解脫啦。」

他的聲音陰森森的,聽起來像是在恐嚇凌思照。

凌思照不以為意,冷淡地勾唇:

「那我先謝謝你嘍。」

「客氣客氣。」楊維淮嘴角噙着笑容,眼眸里寒光乍現。

「我也祝賀你,你將永遠擺脫你的父母,永遠離開那個家庭,永遠不再被人提起你那個懦夫父親。」

凌思照不置可否,「哦」地應付一聲,然後便想站起來離開,但這該死的身體居然沒站起來!

這具身體太嬌貴,稍微一用力就疼得厲害。

他索性坐下,揉揉膝蓋。

這時,楊維淮突然伸手,抓住凌思照的胳膊,猛然拽向懷中,然後將他摁到牆邊,另一隻手捏住他的下巴。

凌思照毫不畏懼地對視他,嘴角掛着譏諷的笑:

「是他教你的?」

此時,兩個女警似乎意識到什麼不對勁,匆忙跑過來拉扯楊維淮:「你在幹什麼?放開她!」

淡淡掃她們一眼,楊維淮冷漠地鬆手。

「你們可能誤會什麼。」楊維淮聳聳肩,露出一副純良的神情,「不管怎麼樣,我是希望他們死的。」

「你胡說八道什麼?!」女警怒斥道。

面對這樣一個惡毒的少年,兩位女警都恨不得立即把他扭送局子里,然後狠狠修理他一頓。

「從我這,你們幾乎是得不到任何線索的,」楊維淮攤手,笑嘻嘻道,「所以,請你們還是趕緊離開吧,不要耽誤我們的寶貴時間。」

女警瞪着他,咬牙切齒道:「這是我們的工作,我勸你最好配合一點!」

然而楊維淮卻完全無視她,徑自朝前走去,他走路姿勢優雅,背影瀟洒。

「你給我站住!」女警氣急敗壞,拔槍指着楊維淮。

楊維淮停下腳步,轉身看着兩個女警,臉色依舊平靜:「你可以試一試按下扳機。」

「你威脅我們?!」女警氣極,「信不信我馬上斃掉你?!」

無視兩位女警,楊維淮繼續朝前走,面無表情,雙手插兜,慢悠悠走着。

「我數三下,你再往前走,我真的開槍啦!3.2……」

「嚇唬誰呢?」楊維淮頭也不回地說道。

然後在三人驚愕的目光中,他舉起右臂,食指朝天空豎起中指,一步一步走遠,直至消失在門口,只留給兩名女警一個高傲囂張的背影。

女警們面面相覷,氣氛尷尬而詭異。

楊維淮這幅德行實在讓人討厭!但他確實牛逼啊!

兩個女警對視一眼,都嘆息一聲,收起槍支望向凌思照。

「他是你弟弟?」

女警疑惑地問道。

凌思照瞥她一眼,不屑道:

「我跟這樣的人渣可沒有血緣關係。」

女警恍然大悟,然後憤憤不平道:

「那個禽獸!居然對你家人做出這種喪盡天良的事情!真替你不值!」

凌思照沒有回答,只是盯着窗外的夜景。

今晚的月亮很圓,皎潔如玉,散發出溫潤的銀輝。

「唉,你打算怎麼辦?」見凌思照沒有說話,女警又問道。

「你們認為他是兇手?」

凌思照抬頭望向兩位女警,目光銳利地問。

「當然,憑感覺就是他!」一個女警肯定地說道。

「是嗎?」凌思照垂眸,輕笑着搖搖頭。

「你什麼意思?」

凌思照笑而不語。

這件事雖然有些蹊蹺,但是凌思照絕不會認為是楊維淮所為。

他相信他的兄弟。

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人比他更懂他,更清楚他。

此次案件鬧得沸沸揚揚,**局方面不敢怠慢,特地召集專案組開會。

會議室里,燈火通明,所有人聚攏到一起,神情凝重。

會議的氣氛嚴肅壓抑,每個人都繃緊神經,不苟言笑。

根據目擊者的供詞和屍檢報告顯示,一部分女性死者死於暴力傷害、非正常猝死。

致命傷在內出血,屍體也有外傷痕迹,基本可以斷定是死於工人之手。

但問題在於,那些工人又如何死在掩埋死屍的坑洞旁邊的?

屍檢報告證明那些工人是死於突然心臟驟停,也就是心梗。

可是這個案子明顯不是意外致死,而是有預謀的犯罪。

據在凌思照那得到的消息,工人死者們都是被是一個女孩嚇死的,而這個結論的不靠譜程度可想而知。

第一時間報案的目擊者,已經處於精神崩潰的狀態,所提供的信息,讓人……

她反覆強調聖光降臨、惡魔蘇醒,並且稱那些工人都是死於惡魔之手。

然而警方對這些說辭並沒有採納,他們懷疑那名女目擊者有精神病史,或者是受到某些刺激,才產生幻聽。

信息不夠,只能暫時擱置這樁懸案,另闢蹊徑查詢其它嫌疑人的線索。

楊維淮的存在就像是一顆定時炸彈,誰都摸不透他的底細,也無從判斷他和這起案件有沒有瓜葛。

不過楊維淮倒是挺淡定的,除去他不務正業的毛病,他確實是一個難得的人才。

都市的夜晚,霓虹璀璨,城市的喧囂似乎與這裡隔着遙遠的距離。

一個穿着黑色風衣的男人站在街角抽煙,煙霧裊繞中隱約露出他堅毅的輪廓,深邃的五官透着冷漠和疏離。

他的眉頭微蹙着,眼睛盯着前方,像是在等待着什麼人。

終於,一輛車緩緩駛入他的視野,男人扔掉煙蒂,快步迎上去。

《詮釋:因為太過於冷漠而無敵於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