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擾龍
擾龍 連載中

擾龍

來源:google 作者:張匪石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劉循 柳輕裘

雲從龍,風從虎,寵辱枯榮塵與土數蒼生,眾相苦,天道殘缺匹夫補夫者,濁也,龍乃汲天地清氣度化而生,以濁御清,必禍之擾龍既御龍,相傳是由上古豢龍氏所創,並在龍冢之地留有不世之秘劉氏一族師承豢龍氏,學以擾龍,之後卻因王室迫害,不得已喬遷隱居劉循年少歷經厄變,受盡坎坷磨難,成年後探出身世淵源,卻又宿命般捲入上代紛爭遺留下的仇怨之中展開

《擾龍》章節試讀:

賴頭阿青雖是愚鈍,但此刻卻聽得明明白白,猶豫片刻,便鬆手起身,朝着樹林深處,逃命而去。

賴頭阿青逃命去後,劉循迅速起身,抓起地上一截段木,衝到晏瞳身後,狠狠的砸向他的後腦,

晏瞳翻過身來,捂着後腦罵道:「小畜生,我今天要殺了你!」想要起身搏命,但頭疼欲裂,最終癱坐在地,喘息不已,劉循拉起驚嚇過度的渙淺淺,慌不擇路的跑下山去。

兩人一路飛奔下山,跑回家中後,渙淺淺一頭扎父親的懷抱,泣不成聲。

渙天野臉色比平常更加陰冷瘮人,隨後掃了一眼劉循,便帶着女兒進房,問其原由。

劉循呆立原地,心中忐忑,心想自己沒能護得小姐周全,待會免不了要受一番責罰。

良久之後,門聲作響,渙天野走了出來,臉色陰沉,解下屋前馬韁,飛身上馬,在馬上稍作停頓,隨即回過頭來,用手指向劉循:「你也來。」

渙天野策馬疾馳,劉循在後面死命追趕,直到劉循跑的快續不上氣兒的時候,兩人一馬來到了一座屋舍前。

屋前早已站着兩人,兩人一高一矮,高個是一名滿臉鬍鬚的中年男子,矮的正是晏瞳。

中年男子見到渙天野,連忙賠聲作歉:「首領切莫動怒,是我管教無方,以至於讓犬子做出此等出格之事,我今後一定嚴加管教。」

渙天野不答話,只是冷冷盯着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眼看言語致歉未能奏效,便轉身伸手狠狠抽了晏瞳幾巴掌,回頭又向渙天野陪笑:「犬子年幼無知,還望首領寬恕,我已備好良駿十五匹,以作賠資,望首領笑納。」

渙天野坐於馬上,長嘆一口氣後,問道:「這就完啦?」

中年男子卑微問道:「那首領的意思……」

渙天野從腰間拔出一把匕首,扔在地上:「手或眼睛,選一樣。」

晏瞳聽得此言,嚇得抖若篩糠,中年男子也是一驚:「犬子雖是頑劣,但……」

「要我動手么?」渙天野厲聲打斷中年男子的辯解。

中年男子也不禁恚怒:「我晏兀眀跟着你出生入死十幾年,車前馬後竭力相輔,看在這十幾年的份上,你就不能放過我兒嗎!」

「這十幾年來我可曾虧待與你!若不是看在你的面子,這小子現在還能站在這兒喘氣兒!」

晏兀眀面色如土,終於頹敗下來,他深知渙天野的秉性,如果今天自己不給出個交代,兒子肯定無法活命,躊躇良久,顫顫巍巍的上前撿起匕首,又返身向著兒子走去。

「父親!不要啊,我是你親兒子呀!」晏瞳哭着,大聲向父親哀求,眼看哀求無用,轉身就想逃跑,不料卻被父親一把抓住。

「兒啊,爹我也是……」

晏兀眀明白兒子逃跑絕對自尋死路,便緊緊拽住他,兒子那張懼怕的臉不禁讓他老淚縱橫,抖着手舉起匕首,在兒子的眼睛手臂間來回晃,但終是於心不忍,下不了手。

一旁的渙天野卻早已等的不耐煩了,從馬鞍上取出弓箭,拉弦放箭,這一箭正中晏瞳右眼,隨即慘叫聲響起,渙天野掉轉馬頭,呼嘯而去。

夜裡劉循輾轉無眠,起身來到大廳里升起爐火,坐在一旁回想今天發生的種種經歷,內心跌宕難平。這時,渙天野悄無聲息的走到他的身旁,他連忙起身,卻被渙天野按了下來,隨後也坐在了他的身旁。

兩人圍着爐火,坐了半晌,卻呆默無言。

「這個是你的。」渙天野終於開口,從腰間取下一柄長劍,遞給劉循。

這劍正是五槐坡老猿相贈的彩吉,劉循一臉驚異,望向渙天野。

「謝謝你……今天救了小女。」渙天野說完起身便走,走了兩步又停住:「從此刻起,你不再是奴隸之身,你也是這個家的一份子。」

渙天野離開後,劉循內心五味雜陳,雖說自己是被渙天野虜來作了奴隸,可這其中一半是他為了讓母親解脫,甘願為奴的,為奴之後,也並未遭受欺壓**,這甚至讓他內心有了一絲感激。這感覺太過奇怪,讓他有些矛盾,他不願面對這種感覺,想要馬上離開這裡,去找阿姐,可自己身處蠻荒異地,加上年幼身弱,卻不知該如何去尋找阿姐。

春去秋來,兔走烏飛,一晃眼四年過去了,這日,劉循和渙望峻外出獵熊,下山回家時已是夜半時分,隔着好遠便望見家中屋舍星星點點似有火光升起,兩人怕有變故,便拋下手中獵物,急忙向家奔去。

待得兩人跑到距家七八丈外,發覺家外已被人團團圍住,渙望峻正要往前沖,卻被劉循一把拉住:「情況有些不對。」

兩人便俯身悄聲向前靠近,只見這些人手執長矛兵刃,大聲叱罵著,不住的往屋頂扔擲火把,為首一人坐於馬上,藉著火光劉循發現此人正是被渙天野射瞎一隻眼的晏瞳。

屋子濃煙滾滾,不一會火勢便起,這時從屋裡竄出三人,為首一人正是渙天野,他手握大刀向敵人衝去,卻還未近身便被亂箭射翻。

渙望峻眼看父親身中亂箭,勃怒而起,就要衝出去和敵人拚命,劉循抱着他的後腰將他按倒在草垛後,小聲說:「現在衝出去只會白白丟掉性命!」

渙望峻掙扎着哽咽着道:「我不能眼睜睜看着親人被人害死!」

「你得活着,活下來才能報仇!」

劉循的話讓渙望峻冷靜了下來,他抹了把淚,又向著火的方向看去。

只見母親伏在父親身上哀嚎了一陣,想要撿起身旁大刀,卻被晏瞳驅馬上前一矛捅翻在地,妹妹站在一旁早已被嚇得失了魂。晏瞳命人將渙淺淺綁起來,馱在馬背,就要率眾離開。

眼看父母頃刻間雙雙斃命,渙望峻悲痛難當,但仍按捺下心頭怒火,悲戚說到:「我們去找叔父召集人馬,救出小妹。」

「現在找人怕是來不及,你去召集人馬,我悄悄尾隨他們,沿路會留下記號,到時候咱們再作匯合。」

兩人稍作商議,便各自分頭行動,劉循一路悄悄跟隨晏瞳一干人馬,一路西行,待天明時分,已出了部落領地,但一隊人馬並未停歇,徑直向犬戎國的方向前行。

《擾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