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人在大明,我一力扭轉傾頹國運
人在大明,我一力扭轉傾頹國運 連載中

人在大明,我一力扭轉傾頹國運

來源:google 作者:猴神大叔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朱由檢 王承恩

他是明代歷史愛好者,醉心程度達到了日以繼夜、廢寢忘食卻不想再睜眼,竟真的穿越到了大明,還獲得了召喚系統此時,大明正在受到外敵入侵,王朝岌岌可危,為了保住大明,他冒死入宮,一番操作之下,他化解危機此後深受皇帝器重,還被盛情款待請旨奔赴寧武,取得寧武大捷;冶鍊鋼鐵,研製的火藥不再作為煙花爆竹資本主義萌芽?他直接反手推動第一次工業革命,改變國運,將大明版圖擴至天下!展開

《人在大明,我一力扭轉傾頹國運》章節試讀:

次日早朝。

皇上駕臨奉天殿。

殿下,文武大臣分列兩排,三呼萬歲。

殿門外,更是站滿了黑壓壓的官員。

「皇上,周遇吉又發來緊急公文,請求朝廷出兵增援寧武關!」兵部尚書馮元飆說道。

「那還有兵可派嗎?」皇上問道。

「回皇上,昨年京師天災,死亡枕藉,十室九空,甚至戶丁盡絕。京軍三大營的軍隊也因天災死亡過半,京軍近三萬匹戰馬,僅剩一千匹可以騎乘,守城部隊徹底失去作戰能力。京城內外城牆十五萬個垛口,只有五萬名羸弱士兵據守。如果非要增援,最多能派出兩千人!」馮元飆一臉苦澀的說道。

「那兩千兵馬何時能出發?」

「最快也要明天!」

「那什麼時候能抵達寧武關?」

「回皇上,因為馬匹不夠,至少也要五天時間!」

「五天?周遇吉能堅守五天嗎?」

「怕是不行!周總兵說,他們糧草已經快用完了,守關士兵更是不到萬餘,可他們面對的大順軍有五十萬之眾!」

「那說了半天,遠水救不了近渴啊!」

皇上皺起眉頭,想了想,「那大同,宣武,居庸關的兵馬呢?他們離寧武不是更近?」

「皇上,這三處的兵馬尚不能自保,如何能分出兵馬增援?」

「那豈不是說了半天廢話?」皇上的臉沉了下來。

內閣首輔魏藻德又站了出來,「皇上,雖然寧武、大同、宣武各處的兵馬不多,但是,他們都據守着險關,可以一當十。如果大順軍要攻破這些關隘,必定損失慘重,要是他們真能打到京城來,那也是強弩之末。我京師守軍雖然元氣大傷,但是,以逸待勞,定能全殲大順軍於城下!」

「那愛卿的意思是,我們什麼都不用做,就等着李自成自投羅網?」

「皇上,老臣的意思就是一動不如一靜,等賊寇主力喪失,就是我們一網打盡的時候!」

皇上冷笑兩聲,「那率領大順軍左營,渡過黃河的劉芳亮呢?在他的前方可有天險可守?是不是你覺得,他們打到京城來也是強弩之末?」

「這——」魏藻德一時語塞。

這時,另一人站出來,卻是東閣大學士兼工部尚書范景文。

「皇上,賊寇兩路夾擊,合圍京師,形勢已經非常緊急,我們不能坐以待斃。現在趁運河還沒有被封堵,還請皇上移駕金陵,脫離險地。」

結果,魏藻德說道:「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這是祖訓,作為皇上,怎麼能棄城而逃?難道,范大人是想讓皇上給先祖丟臉嗎?你居心何在?

再者,崇禎二年,皇太極率領八旗大軍避開關寧錦防線,繞道南元,打到了京城下,結果如何?皇太極最後還不是退走了?

就算李賊打到京城底下,又何足懼哉?皇上,老臣願與皇上一起,死守京城!」

「哈哈!」

皇上一陣大笑,「魏愛卿忠君報國,一片赤誠,真是日月可鑒啊!」

「食君䘵,擔君之憂,是臣的本份!」魏藻德一臉得瑟。

崇楨大手一揮,「好了,南遷之事不必說了。諸位愛卿,昨晚,朕夢見一個仙人,倒是給朕指點了一二。說是,按照他所說的,定能拯救大明!」

范景文是個正兒八經的讀書人,素來不相信鬼神之說,於是,拱手道:「皇上,這夢中都是一些光怪陸離之事,怎可輕信?」

那魏藻德為了拍馬屁,正色道:「范大人此言差矣。皇上本來就是真龍天子下凡,這世上肯定是有神仙啊!這肯定是神仙給皇上託夢呢!皇上,你趕緊給臣等說說,那神仙都說了些什麼?」

說完,他露出一副期待的表情。

范景文搖了搖頭,這皇上怕是病急亂投醫了。

不過,他也沒法反駁魏藻德的話。

皇上清了清嗓子,說道:「神仙說,讓朕把『三餉』給免了,還免徵全國農稅三年!另外,山西、陝西兩地的土地重新分配,人均十畝地!」

眾人一聽,都驚呆了!

『三餉』是明末臭名昭著的『遼餉』、『練餉』和『剿餉』的總稱,是壓垮明朝的最後一根稻草。

魏藻德馬上說道:「皇上,萬萬不可,萬萬不可啊!」

皇上問道:「為什麼不可,難道你不相信神仙說的?」

「皇上,現在朝廷已經入不敷出,連俸祿都發不出來了,要是把這些都免了,不用李賊打來,我們都自亂陣腳了!」

兵部尚書馮元飆也說道:「皇上,現在軍餉不能足額發放,士兵已經多有怨言,要是停止收稅,這局面難以收拾啊!」

「皇上,干係重大,三思啊!」

「皇上,這是自取滅亡啊,三思!」

「請皇上三思!」

「請皇上三思!」

殿上,大臣們齊聲說道。

皇上冷笑道:「你們反對朕這樣做,無非就是認為,朝廷本來就沒錢了,再免徵三餉和農稅,就更沒錢了,對吧?」

「皇上,臣等也是為皇上着想啊!」

魏藻德說道,「要是沒了錢,莫說朝廷官員的俸祿沒有着落,軍餉沒有着落,就連皇上的內帑也沒着落!大家怎麼活?」

皇上輕笑道:「要是,我有辦法籌得一筆錢呢?」

「皇上,你上哪兒籌錢去?」

「皇上,沒了稅收,哪裡還有錢?」

「行了,過不了多久,你們就知道了。」

「皇上,君無戲言啊!」

「皇上,慎重啊!」

「行了,不用再說了!」

皇上沉下臉來,「你們知道為什麼這些反賊越打越多嗎?你們知道他們為什麼造反嗎?」

大臣們個個默不作聲。

其實,他們心裏清楚得很,但凡農民有口飯吃,也不會冒着砍頭的危險造反。

半晌,范景文沉痛的說道:「皇上,就算這樣做,是不是太晚了?賊寇勢眾,恐怕這樣做也阻止不了他們前來京城的腳步啊!」

皇上說道:「這樣做,一來可以穩定其它地方的民心,免得他們效仿李賊,連成一片!二來,動搖李賊軍隊的團結,降低他們的士氣。畢竟,不用交稅,又可以得到十畝地,何必再拿性命對抗朝廷?

就算阻止不了李賊軍隊的腳步,他們的戰鬥力肯定會降低,可以為我們爭取寶貴的時間。」

停頓了一下,皇上又說道:「我會同時再發佈聖旨,只要農民軍自願放下武器,無論是官是兵,朝廷一律不追究,都可以分得田地。如此,對他們的士氣又是一個打擊!

李自成不願意,他手下的大將不願意,但是那成千上萬的小兵呢?有罪可免,有田可種,誰還願意給他們當炮灰?

正所謂,人心難齊嘛!誰沒有一點小心思?

另外,我會責成南直隸的兵部尚書史可法集結軍隊,渡過長江,阻擋劉芳亮,打破他們合圍京師的企圖!」

說完,皇上轉過頭來,看向王承恩。

「王大伴!」

「在!」

「稍後就按朕的意思擬旨,詔告天下!」

「喏!」

「皇上,三思啊!」

「皇上,慎重啊!」

「不必多言,朕決心已定!」

皇上大手一揮,「退朝!」

說完,他起身就走!

但是,他心裏卻很慌!

我都是按衛明的建議做的。

這樣真的有用嗎?

沒了稅收,這錢從哪裡來?

我得趕緊回去問問衛明,否則,朕就下不了台了。

剛走了兩步,他又想起一件事,一拍腦門,趕緊轉身,叫道:「慢着!」

王承恩一聽,趕緊大叫一聲:「慢着!」

群臣正要退朝離去,一聽這話,又趕緊回來,歸了原位。

皇上又重新坐上龍椅,說道:「朕還有一件重要的事差點忘了。這件事也是夢中那神仙指點朕的。

神仙說了,去年開始爆發的那場天災,並不是老天對大明的懲罰。而是老鼠傳播的一種疾病,叫『鼠疫』。」

群臣一聽,都小聲議論起來。

范景文就問道:「那神仙可說了破解鼠疫之法?」

皇上點點頭,說道:「要破解鼠疫,要做到以下幾點,大家給我聽清楚了,這可都是保命的法子。」

群臣趕緊豎起耳朵。

去年爆發的天災使得京師人口銳減四成,家家戶戶都有人死亡,有些是滿門被滅。京師的駐軍也遭到毀滅性打擊。

而宮內每天也有人死亡,弄得人心惶惶。

之前,馮元飆也說了這事兒。

皇上說道:「凡天災出現的地區,軍民都要大力消滅老鼠,然後,把鼠屍燒掉;第二,凡出現癥狀的軍民一律隔離處置,家人送飯也要保持距離,病人用過的餐具要用沸水消毒;第三,死亡的人員一律灑上生石灰,再深埋;第四,日常生活中,要勤洗手,勤洗澡,除掉身上的跳蚤——」

皇上一氣說了不少。

魏藻德一拱手,「皇上,這內容有點多,臣等記不住,也有點理解不了。」

皇上說道:「理解不了就先照着做,記不住的話,我稍後讓人寫出來。范愛卿!」

「臣在!」范景文一拱手。

「這件事情就交給工部處理,要及時昭告,嚴格執行朕說的內容,不得有誤!」

「喏!!」

「這下大家有救了!」

眾人個個面露喜色。

其實大家不知道,這場天災將會在李自成進入京城之前數日就會結束,也便宜了後金攻入京師,這也活該大明遭此一難。

《人在大明,我一力扭轉傾頹國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