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Re:五等分的花嫁五重人格
Re:五等分的花嫁五重人格 連載中

Re:五等分的花嫁五重人格

來源:google 作者:三十三位龔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三十三位龔 星野源一 穿越重生

第二次轉生,第二次人生這次絕對不會再讓任何一個人流淚!星野源一踏上了尋找其他人格的道路一年期限五人格和五胞胎的重逢風太郎和四葉的危機終一的陷阱這麼多的困難....那又怎樣!展開

《Re:五等分的花嫁五重人格》章節試讀:

隨着莉莉讀完信,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內心也有更多的疑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才會讓星野覺得現在這樣是一種解脫。

「大家,我有話說。」

眾人看着突然發聲的一花,眼裡滿是不解,誰料莉莉這個時候卻打斷了一花的發言,她走到一花身邊,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頭,說道。

「不用勉強,我來替你說吧。」

「莉莉...」

隨即莉莉當著眾人的面,說出了星野人格分裂的情況,五個人格喜歡五個人的事情也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大家,她知道一花也是帶着內疚才會說出來的,可這件事的錯不在她,倒不如自己來說,減輕點她的負罪感。

「五個人格,分別喜歡我們五個嗎?」

「等等等等!這個設定太荒唐了啊,你們也不會信的對吧...欸?一花。」

就在二乃有些無法接受莉莉所說的話時,一花卻保持沉默,顯然是默認了莉莉所說並非謊言。「都是真的,從我們小時候和源一君相處以來就一直是五個人格,造成火災的罪魁禍首,也是源一君最壞最惡劣的一個人格,我當時明明...」

「但是其他人格都是好的,終一的事情也有我的責任,一花你就別再自責了,木已成舟,我們應該想想接下來該怎麼辦。」

接下來的時間裏,莉莉和一花將更多的細節都告知給了眾人,從五個人格的姓名,到分別喜歡的是誰,七海的消失和終一的誕生也沒放過,因為現在所有人格莉莉都感知不到了,說出來也算是讓更多的人能夠記住他們,只要沒忘記,就不算真正意義上的死亡。

「我...我出去一下,三玖,陪我。」

「好。」

二乃和三玖離開了病房,四葉也想和五月單獨聊聊,便以買便當為由拉着五月離開了,此時的房間里只剩一花,莉莉和櫻。

「那個,關於星野君有多重人格這件事情,我有個疑問。」

櫻看着眼前的兩位知情人,提出了自己的一個問題。「如果說星野君有五個人格的話,你們是怎麼知道現在誰是誰的呢?」

「這個很簡單。」一花此時心裏的負罪感也因為莉莉的安慰減少了幾分,能夠自然流利的說話了。「每個人格都會有一個很明顯的配飾,健太脖子上會掛一枚勾玉,誠手腕上有一個護腕,悠會戴眼鏡,七海手上會有枚戒指,什麼都沒有的就是源一,至於終一,好像沒有什麼顯著的特徵。」

聽完一花的解釋,櫻回想起之前和星野在一起發生的種種,也明白了當時和自己交談的人格分別是誰,不過她回憶了一個點,那就是約會時拋棄自己的星野,手上戴着一個護腕,也就是說當時是誠,可是誠喜歡的是四葉...

想到這兒櫻明白了,四葉喜歡的是風太郎,所以誠的喜歡沒辦法化作現實,所以他才會找上自己。

「我是...四葉的替代嗎?」

......

走廊上,二乃和三玖也對於人格的事情有着許多的想法。

「三玖,你說如果我們早一些知道這個情況的話,去取悅喜歡我們的人格,是不是我們就可以和源一在一起了。」

聽着二乃的話,三玖覺得現在的二乃已經有些魔怔了,源一出事給她的刺激太大了。

「二乃...」三玖上前,一把抱住了二乃,一隻手輕拍後背,另一隻手撫摸着她的頭,想讓她好受些。

「想哭就哭出來吧,別硬撐着。」

「......嗚嗚~三玖!源一他真的喜歡我啊,哪怕只是五分之一,但他也真真切切的喜歡我啊,嗚嗚!」

二乃的哭聲回蕩在走廊,讓人心生同情,喜歡的人也喜歡自己,本是一樁美事,只可惜情緣還在,人已不在。

「我知道,我知道。」淚無聲的從臉頰滑落,砸在了地板上,三玖的內心又何嘗不是和二乃一樣的想法呢,只是一切都知曉的太晚了,太晚了。

兩人一個肆無忌憚的宣洩着自己的情緒,一個默默的傾訴着自己的真心,此時的月光和影子都陪着她們,讓她們在這個時候不再孤單。

......

「這個哭聲,是二乃吧,她用情最深,真的太可憐了。」樓梯的拐角處,四葉和五月站在陰影里,買便噹噹然只是一個借口,現在每個人留一些獨處的時間是最好的,聽着二乃撕心裂肺的哭聲,五月有些感慨。

「五月,你其實也很難受吧,你的手都在抖。」

發現被四葉察覺到了,五月趕緊將手背到身後,但以無濟於事,自己還是暴露了。

「我並沒有二乃那麼傷心,但是我心裏也是有些不舒服,就算星野君五個人格分別喜歡我們,但不還是他一個人喜歡我們五個?他就一定會做出選擇,在他醒後誰知道他會選誰呢。」

聽着五月的擔憂,四葉也是有些吃驚,這很不像五月以前會說出口的話,星野在她心裏究竟佔了多大的位置,才會讓她產生危機感啊。

其實就連源一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之前和五月的互動,已經讓五月陷的很深很深無法自拔了,雖然她還是很努力的分清師生關係以及學業的重要性,並為之努力着,但是現在伴隨着這場火災,她還是按捺不住內心的情感了。

「五月...」

「話說四葉,誠不是喜歡你嗎?與上杉君無關,等到星野君醒後,你也要面對這份情感的啊。」發覺話題一直在自己身上,五月趕緊將話題轉到四葉身上,畢竟四葉上杉和星野這三人也算是三角關係了,四葉不可避免的要面對的。

「五月,你現在所說的一切都是建立在星野同學會醒過來的基礎上的,可萬一他醒不過來了呢?就連爸爸都不能確定具體時間,萬一...」

「沒有萬一,他一定會醒過來的,一定。」

......

就在女生們無法釋懷的時候,遠在家中的源一此時正坐在桌前,面前是時間表,他要為了接下來的發展制定計劃。

「寒假之後是第三學期,期末考試後是春假,溫泉旅行也不知道她們還會不會去,到時候如果搞好關係可以作為一個解開心結的契機,到時候可以向爺爺表明身份,不過他會不會相信還是個問題。」

春假後就高三了,到時候如果沒有讓五姐妹走出來的話,學業肯定會大受影響,這可不是源一想看到的,此時的他又在心裏罵了自己一遍,雖然沒有了多重人格的煩惱,可是這比當時的難度更是難了不止一個檔次。

「明天再去一趟醫院吧,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先去找四葉吧,以風太郎為話題,也能拉近一些距離,大概吧。」

......

「七海,你這兩天好像很開心啊,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莉莉從醫院離開後徑直回到了家,正好看到七海正在畫畫,只不過表情卻很是開心,完全不像之前,畫畫的時候死氣沉沉的。

「沒有,只是我覺得不能一直沉浸在悲傷當中,那樣的話,源一哥哥他們會不開心的,他們一定不希望我一直畫悲傷的畫。」

聽到七海這麼說,莉莉頓時覺得七海長大了,不再是以前那個需要哥哥們照顧的小孩子了,隨即摸了摸她的頭,讓七海小臉頓時紅了起來。

「莉莉姐姐,你呢?你走出來了嗎?」

莉莉為之一愣,摸着腦袋的手也停了下來,之前在醫院裏她一直像一個大姐姐一樣,去安慰一花安慰櫻,還出去和二乃談心,她在努力扮演源一之前在她們身邊的樣子,可是那真的是真實的自己嗎?

「我...我當然走出來了,我可要好好照顧你,還要照顧她們六個啊。」

「可是...那天后你在我面前從來沒有提過源一哥哥他們的名字,全都是用他替代的,剛剛也是,全部都在說我和中野姐姐們...是不敢嗎?」

面對七海的質問,莉莉趕緊背過身去,不讓自己的表情被看見,她怎麼可能不難過,怎麼可能這麼輕易的就放下。

她對於源一,最大的情緒就是愧疚,比所有人都多的愧疚,因為她源一穿越過來人格分裂,因為她源一才會抵擋不住終一,因為她,源一才會消失不見。

「可是我不能自私啊,要是我一直沉浸在悲傷里,七海怎麼辦,櫻怎麼辦,五胞胎怎麼辦,這些問題都需要解決,有始有終,這些事情就由我一個人來解決。」

聽到莉莉的覺悟,七海很是心疼,她很想對她說其實有人也在努力解決這些問題,你不是一個人在戰鬥,可是話剛想說出口,就哽住了。

如果讓莉莉姐姐知道源一哥哥還活着,其他人格也都還活着,她一定會像復活我一樣去給每個人格一具獨立的軀體,這樣的話,莉莉姐姐的生命力...

想到這兒,七海忍不住看向了莉莉的頭髮,那如雪的髮絲不斷刺痛着自己的心,她不能讓莉莉姐姐冒這個險。

「七海怎麼了?」

看着七海突然盯着自己的頭髮看,莉莉也是有些疑惑。

「沒事,沒事,明天我出去寫生,中午不回來吃飯了。」

「好,給你點零花錢買午飯。」

「不用了,我最近畫的畫都會有人買,賺的錢夠吃飯了的。」

七海復活後經常去寫生,而且因為畫功很好,經常有人會出錢買下幾張,這也是七海想看到的局面,她要賺錢買一台電腦和數位板,這樣就能接單了,而且她也不想一直靠莉莉扶持着生活。

「這樣啊,那畫畫加油。」

「嗯!」

第二天,七海抱着畫板離開了家,走的時候還不忘跟奶奶打聲招呼。

莉莉的奶奶還是很喜歡這個小姑娘的,又聽話又有禮貌,平時就安靜的畫畫,還偶爾給自己帶些點心回來。

對於七海的來歷,莉莉說是朋友家的孩子,因為家裡出了事沒辦法照顧,於是自己便幫忙照看幾天。

可奶奶怎麼看不出七海的來歷呢?剛來的時候連一件合身的衣服都沒有,對一切事物都很好奇,就像一個嬰兒一樣,但奶奶選擇了沉默。

「這麼好的一個女孩兒,就算是妖精變得,也是個善良的妖精啊。」

來到河邊,七海熟練的支起了畫板,擺好畫筆和小馬扎,開始畫畫。

以前的七海畫的最多的是身邊的人,很少畫景,然而復活後身邊能畫的對象只有莉莉和奶奶,於是便開始畫景。

她喜歡在現實的風景基礎上增添一些奇幻的元素,比如比天高的樹,炫彩的天空等等。

就在她專心自己的創作時,身邊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也正是這個聲音,讓七海僵住了,畫筆掉在了地上,濺出的顏料暈在地上,宛如一朵鮮花。

「哇,你畫的好好啊!」

順着聲音的來源,七海回過頭去,眼前的少女身着紫色連衣裙,過腰的長髮,蝴蝶狀的髮飾,搭配上精緻的容貌,讓人看了都不願挪開視線。

「二乃姐姐。」

七海忍不住在心中驚呼,來人正是二乃,雖然內心有些激動,但好在沒有脫口而出二乃的名字,否則又要解釋不清了。

「謝...謝謝誇獎。」

「你叫什麼名字啊?」

「名字...名字...」因為作為人格時外人都叫自己星野源一,其他人格也只是叫七海,突然問全名讓七海有些手足無措。

「...滄...滄源七海。」

「那我就叫你七海咯,七海啊,我看你的畫有一種熟悉感,我有一個...朋友,叫星野源一,他畫的畫和你的很像,你們是不是認識?」

二乃原本是出來幫忙買早飯的,正好路上遇見了畫畫的七海,看到對方畫的畫二乃第一時間就想到了星野送給自己的話,這才上前和七海攀談了起來。

「星野源一...他和我是繪畫課的同學,我們都是一個老師教的,畫風才會有些一樣。」

「這樣啊。」

看着二乃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很明顯還有很多想問的,但是七海此時的心卻上躥下跳的,她雖然喜歡二乃,但是現在的自己還沒有做好準備直面二乃。

「好可怕!源一哥哥救我!」

此時手裡拎着許多禮物的源一,突然打了個噴嚏,差點把手裡的東西弄掉了。

「阿嚏,誰在念叨我啊。」

《Re:五等分的花嫁五重人格》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