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盛唐劍歌
盛唐劍歌 連載中

盛唐劍歌

來源:google 作者:葉輕侯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葉輕侯 李璟

江湖朝堂權謀無系統大唐盛世已至頂峰,後面就是萬丈深淵,危機隱藏在繁華最深處,而所有人都不自知為私計,各方勢力你爭我奪,互不相讓,直至亂世悄然登場動亂前夕,廢帝之子跨海而來,在各方勢力的夾縫中,求生存、謀發展……展開

《盛唐劍歌》章節試讀:

「錢多多?」

李璟莞爾一笑,心道這名字夠特別的。

此時邊上的家丁阿福還沒走。

他驕傲說道:「我們家小姐可是幫主的掌上明珠,是我們銅錢會的大小姐,我們銅錢會你曉得吧。」

銅錢會?

李璟心道:「何止是曉得,簡直是如雷貫耳。」

他在扶桑的時候,經常通過情報密探了解大唐內外的江湖信息,所以對銅錢會很了解。

說起銅錢會,那可謂是大大有名,不過這卻不是啥好名聲。

銅錢會早在本朝太宗年間就已成立,因幫中上下愛使銅錢暗器,而幫主又姓錢而得名。

起初以護鏢,看家護院為生,後來逐漸走歪,逐步發展到坑蒙拐騙、打家劫舍,甚至是只要為了錢,什麼事都干。

充分詮釋了什麼叫:銅錢會,一切向錢看。

早些年,銅錢會與地鼠門、蝙蝠幫被江湖人稱為三大流氓勢力,那江湖人談起來吐口痰都算是輕的。

所以,知道錢多多就是銅錢會大小姐,他心中還是非常驚訝的。

實在是反差太大。

雖然他表情瞬間就收了回去,但還是被阿福注意到了。

「喂,你這是什麼眼神,我告訴你,我們銅錢會現在可不是什麼邪門外道,我們已經是名門正派了。」

「名門正派?」李璟表情差點沒繃住。

那阿福驕傲道:「是啊,雖說……雖說現在還有些許敗類,但是那也只是一小部分了,幫主這次回來就會把他們全部都驅除出幫的。」

李璟心中不以為然,但卻沒有反駁那家丁。

對銅錢會他還是了解的。

銅錢會現任幫主是錢南篆,十幾年前從他父親手中接過幫會後,就決心擺脫邪門歪道。

在他的苦思之下,尋到了一個方法,那就是經商。

當時大部分幫眾都反對,但是他一意孤行。

結果令人沒想到的是:錢南篆竟然是個商業天才。

他利用幫會關係往來販貨行商,黑白通吃,只用了不過短短十來年就創下了龐大的銅錢商會。

商會分會開遍了巴蜀,關中,西域,荊州,幽州等大唐各地,勢力直追傳承悠久、財富通天的四大商會,甚至隱隱有超過的跡象。

只是,他這邊商會發展起來了。

但銅錢會以前的老業務也並沒有丟棄,在銅錢會一些守舊的長老帶領下,什麼坑蒙拐騙,殺人劫掠依舊還在做。

所以,雖然錢南篆一力在打壓,但成效卻不大,而且隨着時間的推移兩派的隔閡也越來越大。

也許是怕李璟不信,阿福補充道:

「我跟你說,七秀坊的小七姑娘跟我們小姐都是好朋友。」

「去年小七姑娘斬殺平盧節度使安祿山麾下大將的時候,我們家小姐就在現場。」

「後來小七姑娘離開秀坊闖蕩江湖的時候,我們家小姐還專門去送行了。」

李璟真驚訝了:「小七姑娘為何要殺安祿山的部將。」

阿福憤然道:「那是他該殺,竟然在七秀坊公然調戲侮辱七秀坊弟子,小七姑娘為師門出頭就殺了他。」

李璟點點頭,據他這些年收集中原武林事迹得知,七秀坊的小七稱得上嫉惡如仇,能與她為友,看來銅錢會這些年轉變真的很大。

於是他端正態度道:「原來銅錢會已經是名門正派了,是楊某無知。」

「哼。」阿福挺着肚子驕傲不已。

……

李璟在清溪別院休息了一天,寒毒肆虐帶來的傷勢好了很多。

第二天天不亮他就悄悄起身。

他喬裝打扮一番,便找到了前幾日桑原森九嵐替他阻敵的附近。

雖然他知道以桑原的修為想走,凌雪閣的人攔不住,但就怕她為了替自己多爭取時間死戰不退。

要不親眼看一下,他心裏始終不放心。

到了地方,他先在外圍繞了一圈,確認沒危險之後才進去查看。

看得出來,那夜的戰鬥非常激烈,地面還殘留了不少血跡,周圍的高大樹木折斷倒下一片,現場是一片狼藉。

後來,他在戰場不遠處,發現了他們用來傳信的印記。

印記傳遞的信息是安全。

李璟這才放下心來。

等他重新返回再來鎮,已是傍晚。

他本想直奔神都的,但他怕路上再遭到凌雪閣殺手截殺,決定先在揚州休整一段時間,等養好傷了再作打算。

不過令他奇怪的是,揚州城周圍他竟然沒有凌雪閣的人,這讓他百思不得其解。

臨近傍晚,李璟回到再來鎮,見前面不遠便是清溪,正打算沿着清溪走到銅錢會的別院。

哪知他剛到河邊的竹林中,就聽到有喊殺聲從河對岸傳來。

李璟精神一緊。

暗道:難道是凌雪閣找到了清溪別院?

他悄悄摸近清溪別院,只聽偌大的院中慘叫聲不斷。

忽然後門打開,在一陣呼喊中錢多多和元寶慌忙地跑了出來。

有兩個侍衛打扮的人跟在她們身後,剛逃出門不久便被人追上先後砍倒在地。

接着後門陸續追出來七八個人,在為首兩人的帶領下,把錢多多和元寶團團圍在了河邊。

那為首的兩人,一個是三十多歲的精壯漢子,另一個是年齡相仿只是身材瘦小。

那瘦小的男子,一雙眼睛盯着錢多多主僕倆上下打量,眼神中充滿肆意。

那精壯漢子陰沉着臉說道:

「大小姐,交出各地商會的秘冊,我可以替你向陶幫主求情,否則別怪武某不念舊情。」

「呸,誰要念你的舊情,武良德你這個狼心狗肺的東西。」錢多多怒罵道,「以前你不過是個流落街頭快被仇家打死的小乞兒,是我爹好心救了你,收你入幫提拔重用,你如今竟然趁我爹不在幫着陶赤熊犯上作亂,你算個什麼東西!」

其他人紛紛看向武良德。

武良德臉上有些難堪,他眼神一翻厲色喝道:「住口,錢南篆倒施逆行,幫中上下怨聲載道,如今陶幫主撥亂反正,我,我這是棄暗投明。」

原來是銅錢會發生了內訌。

李璟心道。

「我爹倒施逆行?」錢多多氣得嬌軀顫抖。

「自從我爹執掌幫會以來,幫會一步一步擺脫下三濫的名聲,會中的生意做到了天下各州,如今就連名門正派中的七秀坊都對我們刮目相看。」

「反倒是陶赤熊那幫老傢伙,一直在拖幫會後腿,為了錢惡事做盡,要不是我爹一直護着,早不知道被名門正派砍了多少回了。」

「說我爹倒施逆行,你們也配!」

錢多多的話義正詞嚴,不過用處卻不大。

那瘦小的男子用戲謔的眼神看着武良德。

武良德瞥了他一眼,自知已上了賊船只能一條道走到黑,他硬着頭皮道:「大小姐,正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如今陶長老已經當了新幫主,你只要交出秘冊我保證你不會受到傷害。」

錢多多不理會武良德的話,反而繼續向周圍圍着她的幫眾繼續道:

「各位兄弟,陶赤熊趁我爹不在犯上作亂,等我爹回來一定不會放過他的。」

「你們只是受其一時蒙蔽,現在只要替我拿下武良德和劉七,我保證等我爹回來後不僅不會怪罪你們,還會對你們大加重用和賞賜。」

「我錢多多說話算話,從不食言,如違此言天打雷劈。」

周圍的幫眾有些遲疑,個別人低着頭互遞眼色,他們也是被上頭裹挾,並不是陶赤熊等長老的鐵杆。

那瘦小男子見狀,心中後悔沒有從城中多帶點心腹過來。

他忽然站了出來冷笑道:

「哼,等你爹回來?」

「實話告訴你吧,你爹回不來了,他已經死了!」

錢多多一愣,以為自己聽錯了:「劉七,你說什麼?」

劉七看着錢多多惡狠狠地說道:

「老子說,你爹錢南篆已經死了,識相的趕緊交出秘冊……」

聞言錢多多一愣,見狀,瘦弱男子心中大喜。他身形一矮立刻竄了上去,打算一舉拿下二女。

《盛唐劍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