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仙俠修真›聖王令最新章節
聖王令最新章節 連載中

聖王令最新章節

來源:外網 作者:江河於樂瑤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江河於樂瑤

創業成功的江河因得罪權勢而被關進精神病院,而這小小的瘋人院卻隱居着一位世外高人,江河拜師門下,練仙法,習醫術,學風水,鑒古寶,三年後,當江河出院,卻發現兄弟反目,女友背叛,父母靠吃鹹菜度日,妹妹被逼當了舞女......展開

《聖王令最新章節》章節試讀:

「終於到家了……三年了……」江河看着遠處家門,神情恍惚。

三年前,他因為得罪豪門大少被強行關進精神病院,不料因禍得福,認識了自己的師父,從他身上學了醫術、風水、修鍊等逆天手段。

師父見江河天賦異稟,甚至將聖門門主傳承給了他!

想到這裡,江河摸了摸自己的後背,那裡有一副虎血所鑄的『虎嘯山林』刺青!

這幅圖是聖門門主的身份象徵,有此圖在,天下聖門十二堂的數十萬弟子皆受他統領!

回過神來,江河走到家門前,顫抖的手,輕輕地推開了門。

推開門的瞬間,一股濃郁腐敗、酸臭的味道撲面而來。

屋內家徒四壁、布滿垃圾,牆上還有紅色油漆留下的一行大字:殺人償命,欠債還錢!

昏暗的屋中央,兩名白髮蒼蒼的老人圍坐在破爛的餐桌上,喝着清水稀粥,吃着發紅鹹菜,他們的腳下放着一些爛菜爛葉和發芽馬鈴薯。

「爸……媽!」江河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老人,難以置信的失聲開口。

他健碩強壯的父親和氣質姣好的母親,怎麼蒼老成這個樣子了?

江榮看到江河,蒼老的容顏一怔,方玲手中帶着豁口的碗猛然摔落在地。

「小……小河?」方玲顫巍巍地站起。

「家裡怎麼變成這樣了?」江河無法接受眼前的一切,他被關起來之前,好兄弟朱壯和女朋友於樂瑤都向他承諾過會照顧好自己父母的!

三年前,江河帶着自己兄弟朱壯創業,只用一年便小有成就,年入百萬!

可在慶功宴上朱壯與人發生衝突,被十幾人暴打,江河為了救他抄起酒瓶子砸了上去。

可他砸傷的人是馬家大少馬天放。

馬家經過運轉,便將他誣陷成為了精神病,將他封閉了三年!

「媽媽,就算是馬家報復我們,家裡也不至於變成這樣啊!朱壯呢?我不是把公司交給他了嗎?」江河眼睛都紅了。

江榮、方玲聽到這個名字,臉色微變。

江榮岔開話題:「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爸去買幾個好菜,咱爺倆喝幾杯!」

說著,江榮從口袋中翻出錢,都是一塊五毛的,面值最大的,也只是五塊。

江河瞳孔緊縮,他的父親曾經可是醫院的主治醫師啊,月薪上萬的人,他現在就變成這樣了?

「爸,於樂瑤呢?她也沒有來看你們嗎?」江河紅着眼睛,當初創業成功的時候,他可是每個月都給這個女朋友幾萬塊的零花錢。

「兒啊,瑤瑤人不錯,可能是她比較忙,所以很少來……」

方玲勉強笑道。

很少來?她怕是沒來過!

一時間,江河心中怒火中燒!

砰砰砰!

就在此時,一陣砸門聲響起!

「老東西!我知道你們在家!開門!」

聽到此聲,方玲與江榮嚇得面色大變,他們連忙把江河往裡屋拉!

「小河!你先躲躲!我們來應付!」

但,江河卻沒有動。

因為這聲音,他熟!

江河猛地將大門拉開!果不其然!門外,身穿名牌西裝的朱壯滿臉囂張地站在外面!

身後還跟着七八名拎着武器的小弟!

「朱壯?」

來者,正是江河三年沒見的兄弟!

朱壯見到江河,也是一愣。

但隨即,朱壯露出嘲諷的笑。

「呦!我當是誰呢!這不是精神病嗎?三年了,康復了?」

嘩啦一下!七八名手持鐵棍的小弟直接衝進了屋裡!

江河滿臉不可置信。

「你就這麼跟你大哥說話?」

朱壯可是和他從小長大的兄弟啊!在他最窮的時候,是江河拉了他一把,還給了他公司股份!

「大哥?你也配當我大哥?身無分文的窮鬼!我的大哥,現在是馬天放!」

這個消息,讓江河的腦袋嗡地一下,懵了!

當年,他就是為了救朱壯,才打了馬天放!

「你說什麼?」

江河滿臉鐵青。

「還用我再重複一遍嗎?我的大哥現在是馬天放!」

「還有!瑤瑤現在是馬少的未婚妻,他們馬上就要成婚了!」

「你知道馬少和瑤瑤在哪裡結婚嗎?鼎居一號!是你這輩子都沒資格踏足的地方!」

此時,抱着胳膊的朱壯傲然道。

又一個重磅炸彈般的消息在江河腦海中炸響!

三年前創業成功後,江河可沒少為她花錢,如今卻成為了仇人的女人!

「三年她都沒來看我,原來是跟了馬天放!」

聞言,高高在上的朱壯翻了個白眼:「看你?你有什麼可看的?」

「你的破公司,馬少一句話搞得支離破碎!」

「跟着你這麼個窩囊廢,還不如跟着馬少!馬家,可是十億級別的家族!你連馬少的一根腿毛都不如!」

江河怔怔地看着朱壯:「所以,我父母也是你坑害的?」

「嘴放乾淨點兒!什麼叫坑害?」

「房貸要還,你妹上大學也要生活費,你爹媽連個工作都沒有,拿什麼還!

他們可是心甘情願找我借的錢,也就我心善。」

「瞅瞅,白紙黑字的合同!」

只見朱壯揮舞着一份紙質合同,上面赫然有江河父母的簽名!

身後,方玲與江榮也是羞愧地低下了頭。

當初,他們知道朱壯是江河兄弟,所以根本沒有任何防備,簽下了合同。

但他們萬萬沒想到,那居然是高利貸!

利滾利,根本還不清!

朱壯抱着胳膊,一臉嘲諷。

「江河,看見我身後這些人了嗎?不覺得眼熟嗎?」

定睛一看,他們居然都是江河曾經的老員工,曾經都是一口一個河哥叫着。

「老闆,你現在怎麼混成這個樣子了?一身地攤貨,嘖嘖!」

「神經病,要不要回來跟着我朱哥混?朱哥幫人收賬,每個月能分我們好幾萬呢!」

「朱壯,你可真是個垃圾!從今往後就算你跪在地上求我,老子也絕不會再多看你一眼!」江河目眥欲裂道。

「求你?」

朱壯一臉不屑,拿起合同:「你還是先想想怎麼求我吧!」

「今天是還錢的最後期限!錢還不上,拿房抵押!」

瞬間,方玲與江榮慌了。

「這可是我們老兩口半輩子的心血啊!如今房貸還沒還完呢,可不能抵押啊!朱老闆,我求求您,行行好吧!」

《聖王令最新章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