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歷史軍事›沈先生你好甜
沈先生你好甜 連載中

沈先生你好甜

來源:外網 作者:肖綿綿沈薄承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肖綿綿沈薄承

他看到我眼前七倒八歪的酒瓶,一張俊臉黑如鍋底。「肖綿綿。」他走到我身邊,將我手中的酒瓶奪了過去,「你才多大就喝酒了,給我下來。」在KTV光怪陸離的燈光中,他那張勾人射魄的眼睛藏着意味不明的光芒,我的目光落在他濕潤的薄唇上,腦子一熱,貼了上去。在眾人的驚呼聲中,我聽到沈薄承沉重的呼吸聲,以及劇烈的心跳。下一刻,他便將我撕開,鐵青着臉道:「你在幹什麼?」...展開

《沈先生你好甜》章節試讀:

我逃避似地轉身要走,結果慌慌張張下被床腳絆倒,一個踉蹌,直接將沈薄承撲倒在床上。我向來都知道沈薄承有健身的習慣。但我不知道,原來他是穿衣顯瘦,脫衣顯肉的那一類。我的目光凝在他的腹肌上,隨着他的呼吸,胸膛微微起伏,在往上,便是他因為喝酒而更加紅潤的唇瓣。有什麼東西崩裂了。... 高考完的那年暑假,我有事沒事就往他家跑。 有好幾次去,他都不在家,我就蹲在門口等他。 有一次等太久了,等的都睡著了,迷迷糊糊中聽到腳步聲,抬起頭,便看到沈薄承站在我面前,清雋的面容在走廊的燈光下顯得分外迷離。 他蹲下,和我目光平視,寵溺地敲了敲我的腦袋:「在這裡等了多久了。」 我委屈噠噠:「一天了,而且我還沒吃飯。」 沈薄承在廚房煮水餃,我在客廳看電視,但整個心思都飄到他身上。 他換了一身居家服,簡簡單單的打扮就清雋逼人,讓人想到芝蘭玉樹,超塵脫凡這樣的詞。 吃餃子的時候,我不經意地問他:「沈薄承,你的女朋友呢,她怎麼都沒來找你?」我其實是故意這麼問,因為這些日子我來這裡蹲守,並沒有看到他所謂的女朋友。 「什麼女朋友?」沈薄承停下筷子,修長的雙手交握,「你這個小孩,大老遠跑過來,就是為了問我有沒有女朋友嗎?」 他那雙眼睛,看人的時候讓人無所遁形,我承受不住他的目光,,忙移開:「我……我也是為我爸媽問的。」 他愣了下:「為你爸媽問的?」 我開始滿嘴跑火車:「我爸媽說你年紀到了,差不多找個女朋友了,所以他們準備給你介紹對象……」 「我沒有女朋友。」他打斷我的話,「至少目前,我沒有戀愛結婚的打算,所以要辜負你父母的好意了。」 「哦。」我雖然嘴上覺得可惜,但心中暗爽非常。 我得拚命壓抑住嘴角,才不讓他發現我其實在「幸災樂禍。」 「明天你別過來了。」他突然說,見我一臉委屈,他補充,「我明天要出差。」 「可以帶我嗎?」我脫口而出。 回家的時候,我腳步是飄的,上樓的時候,我媽問我:「什麼事情那麼高興呢?」 我嘴角差點咧到耳朵邊了:「待會沈薄承會告訴您。」 我剛說完,我媽就接到沈薄承的電話,兩人說了幾句話便掛了。 掛斷之後,我媽點了點我的額頭:「你這小妮子翅膀硬了啊,現在還學會先斬後奏了。我跟你說過多少次,沈叔叔很忙,沒空天天陪你玩鬧,你倒是好,當做耳旁風,還天天去打擾人家,人家出差,你跟着湊什麼熱鬧。」 「孩子要去就讓她去唄,以後公司也要交給綿綿,讓她跟着薄承多學點也是好的。」我爸走過來,替我解圍。 翌日,坐在飛機的頭等艙內,我還覺得有些不真實。 沈薄承正在工作,修長的手指在筆記本鍵盤上飛舞,他工作的時候凝神專註,劍眉微擰,神情嚴肅,側臉英俊的不可思議。 要不是空姐過來送喝的,我會一直盯着他看到下飛機。 空姐「不小心」將飲料打翻在他身上的時候,我在一旁暗暗地翻了翻白眼。 這搭訕手段,我電視劇都不愛看了好嗎。 「對不起對不起。」空姐抱歉地蹲下,準備給沈薄承擦拭,我在旁邊瞅准機會,抓過她手裡的帕子:「還是我來吧,姐姐您忙您的去吧。」 沈薄承眼神疏離地看着空姐:「我並沒有叫水。」 空姐訕訕地下去了。 沈薄承的襯衫被潑了水,緊緊地貼在身上,隱約露出結實的胸膛,我只不過是盯了幾秒,一張臉便紅如番茄。 我俯身靠近他,鼻翼之間全是他身上的氣息。 他灼熱的氣息噴洒在我頭頂,我的目光落在他突兀性感的喉結上,隨着他的呼吸,喉結上下微動,而我的心也如小鹿亂撞一般。 就快跳出喉嚨口了。 時間彷彿凝固在這一刻。 不知道過了多久,沈薄承啞聲道:「我去洗手間處理一下。」 我抬頭,恰好與他四目相對。 他的目光似烙鐵一般,我被燙的收回了手,低垂着頭說了好就讓開了。 下飛機之後,沈薄承把我安頓好便去忙他的事情了。 我在酒店無所事事,睡了一覺,打了一會兒遊戲,直到晚上十一點多,我才聽到隔壁傳來聲音。 我飛奔下床打開門,便看到沈薄承站在門前,準備刷卡進去。 「你怎麼這麼晚才回來?」我聞到他身上的酒味,「你喝酒了?」 他臉上帶着薄薄的酒暈,眼角微紅,喝了酒之後,那雙本就勾人射魄的桃花眸更是流淌着瀲灧波光,吸引着人犯錯。 我壓下蠢蠢欲動的心,過去扶着他:「我扶你回去。」 他沖我一笑。 那一笑,簡直笑進了我的心底,像一隻手死命地撩撥着我。 我覺得我要扛不住了。 我將沈薄承扶着躺在床上,去浴室擰了毛巾,準備給他擦擦,等我返回的時候,他已經脫去了外套,此時此刻那雙漂亮的手指正停留在襯衫紐扣上。 可能因為喝了酒,視線模糊不清,所以他解了半天沒解開。 「我來吧。」我深吸口氣,走到他面前,伸手去解他的扣子,解到第四顆,我無法繼續堅持下去了,我覺得我都快要自燃了。 「怎麼了?」他啞聲問我。 「沒事。」我深吸口氣,繼續給他解扣子,終於扣子全部解開,他伸手脫掉,那充滿力量感的身軀毫無遮擋地出現在我面前。 我只覺得呼吸困難。 我逃避似地轉身要走,結果慌慌張張下被床腳絆倒,一個踉蹌,直接將沈薄承撲倒在床上。 我向來都知道沈薄承有健身的習慣。 但我不知道,原來他是穿衣顯瘦,脫衣顯肉的那一類。 我的目光凝在他的腹肌上,隨着他的呼吸,胸膛微微起伏,在往上,便是他因為喝酒而更加紅潤的唇瓣。 有什麼東西崩裂了。 我目光落在他的唇瓣上,慢慢地俯下身。 「綿綿。」 他叫我名字的時候,我渾身一震,彷彿被閃電擊中,那股酥酥麻麻的感覺從四肢百骸湧來。 酒後吐真言,他喝醉,第一個叫的是我的名字。 這代表什麼呢? 「綿綿……」他又叫了一聲。 我輕聲道:「沈薄承,我在呢。」 「真好。」他心滿意足地嘆息一聲,雙手攬着我的腰肢,灼熱的呼吸噴洒在我身上,「就在這裡陪我一會兒,好嗎?」 他望着我,眼底有難以抹去的脆弱和忐忑,我心頭一軟,剛剛那些旖旎想法煙消雲散。 這會兒,我只想好好陪他。 這晚上,我像哄孩子一樣,輕輕地拍着他的背,哄他睡着。 翌日,我是在沈薄承的床上醒來的。 床的另一邊已經空空蕩蕩,預示着主人早已醒了。 我蹭的起身,環顧四周,都沒有聲音,忙赤着腳下床,找了一圈,在茶几找到了沈薄承留給我的字條。 「你醒了之後,就打電話給酒店客服,我給你預定了你愛吃的早餐,吃完早餐先別亂跑,我中午十二點回來,帶你去吃飯。」 我捏着字條,笑的像一個傻子。

《沈先生你好甜》章節目錄: